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运城女子工作被砸毁容三年后获8级伤残鉴定书

A-A+2014年3月12日08:09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评论

  这是条触目惊心的伤疤—它横扫了大半个面部,鼻骨塌陷,左脸颊塌陷,它从鼻梁上蜿蜒伸展,直到脖子深处的衣襟里。2014年3月6日,运城市盐湖区一民居内,女工温丽平神情凄楚地掩了掩衣领,她不习惯将伤疤直示于人。

  三年前,车间里,一铁片迎面袭来,造成了今天温丽平面部近二十厘米长的疤痕。历时多年维权,2014年2月24日,一纸工伤8级伤残鉴定送到了温丽平手中,给苦苦等待的她,带来了新的希望。

  开启机床,一瞬间她被砸倒在地

  今年39岁的温丽平是运城市盐湖区人,2011年2月20日,经人介绍,她前往运城市盐湖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械公司)上班。这家企业正好位于温丽平家的马路对面,上下班格外方便,她很珍惜这份工作。

  2011年5月10日早晨8时,温丽平来到单位,随手开启了数控机床。“几乎就在一瞬间,一个坚硬的东西砸到了我的脸上,力量很大,把我砸得躺倒在地……”温丽平大叫一声失去了知觉。同事们闻声赶来,将机床关掉后,把她就近送到了运城市盐化二厂卫生所就医。“听同事说,医生一看伤口,说他们处置不了,公司老板就拨打了120急救车,将我送到了运城市中心人民医院。”随后,运城市中心人民医院以“颜面和颈部大型撕裂伤”的门诊诊断,收入该院骨病科。2014年3月6日,温丽平出具了当时医院的病历。病历上有这样的诊断:左面部大面积创伤,左臂丛神经损伤、下颌骨粉碎性骨折、眼眶粉碎性骨折、左肩锁骨骨折、左手没有知觉。

  据温丽平的丈夫郑红伟介绍,他赶到医院时,妻子情况危急,昏迷不醒,面部和颈部的肉向外翻,浑身是血,呕吐不止,“所幸最终捡回来一条命”。

  温丽平回忆,住院期间,第一次手术,她所在的机械公司给出了1万元的医药费用,第二次手术,该公司拿出6000元。“多次交涉,公司陆续付给医药费3万元,仅我个人就垫付了42000元。而且,公司也没有派人照顾护理我。我的家人放下手头的工作,照顾了我几个月。”

  因伤势较重,温丽平整个面部留下了明显疤痕。她咨询过医生,后期的修复费用无异于天文数字。出院后,她和家人到机械公司协商医疗费用的问题,而该公司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2012年,温丽平伤病稍有恢复,遂购买了大量法律书籍自学法律,尝试着通过法律渠道讨回公道。通过学习,她获知“尽管与公司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劳动合同,但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在此认知下,她边学边问,开始写材料申请劳动仲裁。

  2013年2月18日,温丽平的奔波有了回应,运城市盐湖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裁决申请人温丽平与机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温丽平继续走工伤鉴定的法律程序,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手了她的申请,介入了调查。

  名字之差,工伤鉴定遭遇波折

  在工伤鉴定的问题上,温丽平遇到了新的问题。在运城市中心人民医院当初入院的病历登记上,温丽平的就医名字为“温彩萍”。“我小名叫温彩萍,朋友、邻居包括单位同事都称呼我‘彩萍’,平时我签个名什么的,都习惯写‘温彩萍’,我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温丽平’。”对于法律而言,它只承认在户籍部门登记的居民名字,一个习惯性失误,让温丽平费尽了周折。

  之前申请劳动仲裁时,机械公司就曾辩称:“我公司从2008年成立至今,从来没有聘用过叫温丽平的人,温丽平不是我公司职工。”劳动仲裁部门取证后,认定两个名字为同一人。

  相较劳动仲裁,鉴定工伤程序则更为复杂,因工伤申请人“温丽平”与医院病历名字不符,之后长达半年时间,工伤认定拖而未决。“我到社区做了证明,劳动部门说社区证明没有法律效应;我到公安局户籍科去办理证明,户籍科说他们也无法证实两者为同一人。”温丽平的维权之路遭遇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这时,运城市盐湖区劳动局工伤认定科的一位科长很同情温丽平的遭遇,介绍温来到了运城市盐湖区法律援助中心。

  认定工伤的关键,是要证明医院就诊的就是温丽平。案件承办人孙晋林和温丽平多次到医院沟通,经过严格的核查,温丽平的主治大夫出具证明称:“当时受伤后工友报‘温彩萍’,后病人带来身份证姓名为‘温丽平’,特此说明治疗的人和身份证上的人为同一人。”该证明由医院医务处盖章,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科才予以采纳证明。

  温丽平是否为工伤,用人单位机械公司这样认为:“温丽平的工作不是车工而是勤杂工,她在操作人员没有到来之前开动机床造成事故,系个人原因所致,不能认定为工伤。”

  对于工伤认定,孙晋林有足够的把握:“根据仲裁委的裁决书温丽平和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受到的伤害也是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为工作造成的。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所以说,温丽平事故应该是工伤。”

  2013年11月5日,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发了工伤认定决定书,认为温丽平受到的伤害,符合工伤认定第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范围。2013年12月30日,运城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温丽平做出劳动能力鉴定,鉴定为工伤8级。

  对于工伤认定,机械公司不服,并向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申请了行政复议,目前,还没有下发复议结果。

  等待复议,一个家庭期盼“一米阳光”

  要想维护温丽平的利益,可以遵循的法律有《劳动法》和《侵权法》,因温丽平的事故属于明显的工伤事故,案件承办人孙晋林在工伤认定下发后,立即申请了劳动能力伤残鉴定。“机械公司认为温丽平不属于工伤申请复议,最终工伤复议如何,和伤残鉴定并不冲突。伤残鉴定级别,为温丽平的赔偿数额提供了一个参照物。如果按照该8级伤残,温丽平可以讨要到10万元左右的赔偿费用。”孙晋林阐述。

  成立了4年之久的该机械公司生产各种钢管、离心泵、螺旋泵等产品,部分产品出口到了土耳其。2014年3月9日,经多方联系,该公司负责人朱某对温丽平的工伤事故如此解释:“我们事发后积极安排救治,并且支付了三四万元的治疗费用,我还劝说家人积极地向温丽平一方提供了住院单据,配合对方办理了出院手续。正是因为我的配合,他们才办理齐备申请工伤认定的手续。我一直在配合协调处理此事,从来没说过咱不管。开始,正是因为温丽平的嫂子态度蛮横,才导致了双方没能谈成的场面。”

  朱某认为:“你不能说你们就有了理了,这不是谁有理没理的事情,你对操作不懂,就去违章开动机器?对方提出要赔偿十几万元,我们是一个小厂,只有几个车床,几单土耳其的业务还是从温州转回来的,每年发两三次货,规模也很小,我们承担不起高额的赔偿费用。”

  朱某提出,温丽平认定工伤的时间,已经超出《工伤管理条例》中相关规定一年半的时间,存在程序上的问题,“我们的律师写了一个函,申请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行政复议。我们在等这个答复,这需要有个时间过程。之前双方协商,他们一会儿变了,一会儿又变了,我觉得还是按照程序走,法律程序下来赔偿多少算多少。这个结果还没下来,但无论复议结果是撤回来还是其他情况,我们还是打算通过劳动部门出面,双方坐下来谈谈,妥善处理这件事。”他强调,希望记者如实客观地报道此事,不要打击企业生产的积极性。

  温丽平的丈夫是长途司机,工作需要常年出差在外。为了供养两个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就没有请假休息。事发后,只有温丽平的哥哥嫂子去找公司领导要医药费,因家人情绪激动,有过几次争执,“他们想花最少的钱处理最大的事情,我也理解,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他们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我也希望他们能站在我的立场上,为一个弱势的女工想想。”

  这场飞来横祸彻底打乱了温丽平的生活,她原本很喜欢逛街,在毁容之初的一年间,她几乎不出门,自卑得不敢面对任何人。几十年来,她和丈夫两人一直依靠打工维持家中生计,今天的温丽平,已无法正常工作。

  因粗大的疤痕所致,她只能直视前方,不能扭头也无法回头,若要调整视角,还需要扭转整个身体才能办到。“而且,我的面部神经受损严重,左脸和左手发麻发胀,基本没有感觉。现在我年迈的父母过来照顾我生活,我除了会走会说话,基本是个废人了。”温丽平低头叹息。

  3月8日,这天是妇女节,温丽平走出家门,来到了一健身器材处做扩胸运动。迎着春日的阳光,温丽平对记者说医生让她多锻炼手臂,防止神经萎缩。自从开始为自己维权,难得有这么好的心情,加之还有一周就是3·15消费者权益日了,温丽平心里有了更大的希望,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然而,周围的人一注视着她的脸,温丽平急忙低头躲闪。她哽咽着:“一个女人,还有比遭遇毁容更痛苦的事吗?”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