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男子杀死好友获对方父亲求情保命 当庭下跪谢恩

A-A+2014年6月20日09:20京华时报评论

被告人尤洪湧给被害人家属下跪。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被告人尤洪湧给被害人家属下跪。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相依为命的独子被同村的青年尤洪湧扎死,作为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的老父亲郑德富却请求法官留凶手一命,“我的儿子没了,不想别人也失去儿子,希望法官宽恕他。”“法亦容情”,昨天,市一中院综合考虑案件具体情况,对杀死两人的尤洪湧从轻处罚,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被告人长跪磕头谢恩人

  “我对不起您!”尤洪湧昨天长跪在法庭上,哭着向坐在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席上的被害人家属连连磕头。这个年仅25岁的男青年,因酒后冲动,杀死了两个同村的朋友。而本应被判处极刑的他,却因死者父亲郑德富的宽容,保住了一命,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面对凶手的悔过,52岁的郑德富含着泪重重地点了两下头。而另一位死者的家属则将头转向一侧,不愿看向尤洪湧。此时尤洪湧的父亲坐在旁听席上,身边的后老伴已老泪纵横。

  这起案件的本身并不复杂。尤洪湧,25岁,北京市人,家住延庆县香营乡后所屯村。两名死者郑某和侯某是他的同村好友。2013年7月26日晚,尤洪湧和几个朋友一起到郑某家吃饭。席间,因为侯某给尤洪湧倒酒他没有喝,侯某心中不悦,就开始言语相激,已经有些醉意的尤洪湧面露不悦之色,开始有些生气,朋友聚会不欢而散。

  大约晚上10点多,在郑某家中,尚未离开的尤洪湧帮郑某收拾,一旁的侯某仍在不停埋怨尤洪湧不给面子拒绝喝下他倒的酒。两人因此争吵,尤洪湧还曾冲向厨房要拿菜刀,后被郑某拦住。尤洪湧被劝回了家,气仍未消,摘下挂在屋内墙上的一把东洋刀,回到郑某家。他先是用刀朝劝架的郑某身上乱刺,又朝侯某身上乱扎,两个好朋友随即倒在血泊中。眼前的惨状让尤洪湧酒醒了许多,他赶紧打电话报警,并帮郑某按着伤口止血。但为时已晚,侯某当场死亡,郑某也因伤势过重在4天后死亡。

  凶手父亲“让儿子报恩”

  昨天宣判,尤洪湧的父亲一直坐在旁听席上。尤洪湧的父亲说,尤洪湧和郑某、侯某认识已经有10多年了,几个孩子在一起上学,关系都不错,平时尤洪湧也喝酒,但不酗酒,性格不是冲动型的。

  出了事情,尤洪湧的父亲想得最多的还是后悔。出事以后,他因为觉得没法面对,而没有去找过死者家属,只是东拼西借凑了10万元赔偿。

  对于郑德富的宽容,尤洪湧的父亲觉得郑德富能做到这步很难,“谁儿子死了心里不难受啊,如果换成我,我能不能做到这步,还真不好

  说,他真是一般人比不了。”他说,今后无论如何,家里能尽多大力就尽多大力,“如果孩子还能出来,我一定会告诉他,让他报恩。”

  离开法院前,尤洪湧的父亲走向郑德富说:“感谢你!对不起!”

  郑德富回应说,“对不起的话不用再说了,你儿子办了傻事又不是你的过错,我能理解你,他最对不住的还是你。我就是想着你跟我情况一样,我给你保住这个家,不管怎么样,你以后还能看见你儿子,我是看不见了,多的别说了,面对生活,面对现实吧。”说起在庭审的最后,尤洪湧过来磕头,郑德富说,他只是对尤洪湧点了

  几下头,“当时太难受了,说不出话,点点头只是想告诉这个孩子,你最对不住的是你自己的父亲,如果真是死刑,你爸爸谁来养老送终。”说到这里,郑德富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心里就是难受,这些事赶紧让它过去吧”。

  法官释案

  死者父亲求情凶手得以保命

  2014年4月1日,尤洪湧被以故意杀人罪公诉到了法院,主审此案的郑文伟法官表示,她从1991年开始审理可能被判处死刑的恶性案件。郑文伟告诉记者,此案的庭审过程中和她此前对其他案件的审判过程并没有太大区别,但到了民事部分的调解程序时,死者父亲郑德富的表现令她动容。

  郑文伟说,在她进行民事调解过程的时候,由于当事人双方当庭均表示在附带民事赔偿的问题可以调解解决,于是她在庭后便与被害人郑某的父亲郑德富电话取得联系并沟通此问题。但郑某父亲并没有急于答复具体的赔偿数额,而是为尤洪湧求情。“他当时对我说‘希望法院留尤洪湧一命,其实这孩子还挺好的,平时也老实,跟我儿子关系也不错,虽然我的儿子被他害了,但我不想让他的父母也失去他,毕竟他还年轻,才20多岁’。”郑文伟说,在她工作的20多年来,只遇到过一次类似的情况,而其他的死者家属即便同意赔偿,也没有任何人会为凶手求情。

  郑文伟告诉记者,尤洪湧虽然具有自首情节,但是毕竟杀死了两人,按照法律规定是应该被判处死刑的。然而如今郑德富的宽容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因为法律规定,除了自首之外,得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也是可以从轻判处的理由之一。因此,合议庭在综合考虑了尤洪湧有自首情节、其家属赔偿了部分损失、尤洪湧无前科劣迹、酗酒后自我控制力下降等案件的具体情节,认定可以对尤洪湧判处死刑,但不立即执行。

  判后寄语

  他是令人尊重的伟大父亲

  在昨天宣判的现场,郑文伟法官在宣判程序结束后,还用判后寄语的方式,表达了法庭对郑德富的尊敬。

  “这是一位多么令人尊重的伟大父亲啊,他的悲悯、宽容、仁爱之心,他的求情、宽恕、善良之举深深地打动了法庭和所有在场的人,从他简单、淳朴的语言中,我们感受到了他那宽广的胸襟和博爱的人性。郑德富的善行和义举正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体现,其身上散发的真、善、美的人性光辉值得我们尊重和大力弘扬,法庭感谢这位慈爱的父亲传达出的道德正能量”。法官们同时也希望“尤洪湧能够真诚悔过,珍惜郑德富的慈爱之心,体恤他的丧子之痛,怀揣感恩之心去回报社会和善良的郑德富,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家庭有用之人,不要辜负被害人父亲和法庭的期望”。

  人物聚焦

  回忆房塌了,是儿子救了我

  昨天上午,记者见到了52岁的郑德富,消瘦的他皮肤黝黑,他说自己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长年在家种地,不善于表达。

  郑德富是一个普通农民,也是一个单身父亲。据他讲,儿子8岁那年,因为连下暴雨,家里的房子坍塌了,一家三口都被压在了废墟下面。当时儿子因为身材较小,跑了出去,并喊来村里人将自己和妻子救了出来,但不幸的是妻子已经死亡,“房子塌了,是儿子喊人来救了我。所以说,我的命是我儿子给的”。妻子去世后,郑德富独自抚养郑某,种田是家庭的唯一经济来源,郑德富说一年的收入是几万块钱,但孩子很懂事,经常帮他干活。“我们爷儿俩就一直这么凑合过的”。

  大约在郑某12岁时,他带着郑某从河北老家来到了北京延庆县香营乡后所屯村,随后再婚,老伴带过来一个女儿。郑德富说,他挺过了最艰难的日子,一家人的生活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他也开始琢磨着该给24岁的郑某找个对象了,却没想到会发生这起惨案。

  煎熬守4天,儿子还是走了

  郑德富说,尤洪湧、郑某以及另外一名死者侯某是三个好朋友,都住在延庆县香营乡后所屯村,平时经常在一起玩,而他与尤洪湧的父亲也认识。事发当时,郑德富并未在家,在得到消息后,他马上赶回家,看到儿子躺在血泊中。“我就想着快救他的命。”郑德富把尚有呼吸的儿子送进北医三院,在医院里守了4天,“孩子当时还能说话,一直跟我喊疼。”郑德富说,他虽然心里知道孩子已经撑不过去了,但是一直在安慰儿子“没事,很快就会好起来”。最终,儿子还是离开了人世。

  郑德富说最初的几天,他除了伤心难受,心里也是恨的。“要说实在话,真应该让尤洪湧偿命,搁谁当时想法也是这样,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给我弄死了,谁心里能舒服。”郑德富说,但是到了后来,他看到尤洪湧的爸爸和妈妈,觉得他们也都“怪可怜的,我一下也就转变了”。

  释然留条命,就是保住个家

  郑德富口中的“一下”,其实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他说,在这期间,没有人劝他,也没有人来给他道歉,他就是一个人呆着,突然改变了想法,“如果说什么让我转变了,就是良心。”郑德富说,他知道带大一个孩子多不容易,“尤洪湧家和我家一样,老伴老早就没了,他一个人把孩子养大。”

  郑德富说,他体会了失去独子的滋味,所以不想别人再重复这份痛苦,“给尤洪湧留条命,就是保住了一个家。”在拿定主意后,郑德富告诉了老伴,“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是做父母的,老伴也同意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保他的命,让他的父母也有个奔头。”郑德富说,他心里这么想,也是这么跟法官说的,而往后的生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