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太原男子67万被无故冻结 向公安支队申诉9月无果

A-A+2014年6月23日08:21生活晨报评论

  我的生意没法做了,67万元不知道多会儿才能解冻。”在省城九丰路做二手车生意的市民王强,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近9个月的时间都在忙着接受警方调查、写申诉材料,太原、忻州两地往返跑。从银行查询的结果显示,控制王强这笔钱的不是别人,是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姚吉星回应:冻结王强的67万元,属于办案需要,他与非法集资的嫌疑人资金来往多。

  突然——

  警方要求去酒店配合调查

  2013年9月16日,一位陌生男子给在省城做二手车生意的市民王强打电话,说自己是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民警,需要他配合工作,去某酒店接受调查。

  接到电话后,王强纳闷:“自己从事的是本分生意,平日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这段时间更是没有去过忻州,肯定是开玩笑或是诈骗电话。

  王强当即表示:“不去,如果需要配合警方工作,那就请警方来太原找我。”对方回应,会通知太原公安与他联系。

  挂断电话后,等了近一个月,王强既没有接到任何警方的电话,也没有任何人前来调查。

  就在日子逐渐恢复往日平静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去年10月份的一天,王强突然接到银行打来的电话:“您的银行卡已经被冻结。”接到电话的王强匆忙赶往银行卡开户行,一问才知道,冻结卡的不是别人,正是一个月前打过电话的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

  奇怪——

  莫名其妙被牵连成嫌疑人

  “卡里67万取不出可咋办?”王强急忙赶往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询问原因。

  王强被调查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叫米丽娟的女人。米丽娟,山西忻州人,由于欠别人的钱还不了被人告了。警方从银行流水发现,王强之前与她有过较大金额的经济往来,所以怀疑他涉嫌非法集资。“我和米丽娟是2010年年初认识的,她从我这里购买过五辆高端二手车,其中有一辆是奥迪A8,总价值大概是230万元吧。”王强委屈地说,“我俩就是通过买卖车认识的,只知道她是个做机电生意的,并不了解她,而且在交易过程中并不知道她有这样的违法行为,也未协助她犯罪。要说受骗,米丽娟现在还欠着我22万没还。”

  在录完口供后,王强赶回太原拿出了米丽娟给他打的欠条。欠条上显示最后一次向王强借钱的时间为2012年2月25号,摁着手印。

  等待——

  半年后银行卡居然被续冻

  既配合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录了口供,也提供了相关证据,还陈述了所有的事实,王强想,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到半年期限之后能将银行冻结的67万元解冻的。在这半年当中,警方未调查王强,而王强也没有被法院和警方传唤。可没想到在今年4月份王强的银行卡被续冻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查询、冻结和扣划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的银行存款的联合通知》,冻结单位存款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个月,有特殊原因需要延长的,人民法院应当在到期前向银行办理继续冻结的手续,逾期不办理继续冻结的手续的,视为自动撤销冻结。“如果说之前冻结资金是为了调查取证,可这次续冻就难以理解。”随即,王强又去往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询问原因,警方却表示,“因为你和米丽娟打过交道,这中间的关系说不清,反正银行卡是续冻了。”

  2014年4月20日,他找律师写了一份申诉书,并将这份申诉书递给了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希望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着急——

  赶紧讨个说法把钱解冻了

  按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适用查封、冻结措施有关规定第五十一条,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对于公安机关及其侦查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同时受理申诉或者控告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进行调查核实,并在收到申诉、控告之日起三十日以内作出处理决定,书面回复申诉人、控告人。

  可没想到,这一等又是一个多月,5月底,王强着急了。“我做二手车,本身就是小本生意,现在冻结了我67万,那是我的本钱呀,不能经营养家糊口都成问题。”

  6月初,王强再次来到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当初办理此案的两名刑警刘小枫和韩林并不在单位,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姚吉星接待了他。

  姚队长表示:“我知道此事,但也只是听办案的两名民警提起过。据说是因为当时警方叫你调查,你没去。”

  听完姚队长的话,王强表示自己当初并不是不配合工作,可能中间出现了误会。但对于续冻账户的情况,他有些不解。2014年4月25日,他已经将申诉书交给警方了,可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他始终没得到一个书面答复。“书面回复可以给你,现在这个案件已经移交法院了,必须得等法院判决。”姚队长说,“目前你的银行卡一时半会是无法解冻的。”

  争执——

  冻结银行卡有无道理

  虽然姚队长对此事做了简单的解释,但是王强却并不满意,也不认同。王强说,“冻结我的银行卡是因为我触犯法律了?警方是不是有证据?”

  王强始终觉得,自己在申诉书里已经将自己与米丽娟的关系以及事情的经过、相关的法律条例都写得十分详细和清楚,如果警方办案有理有据,那就应该在规定时间内给他一个合理的答复。

  王强说:“如果自己与此事有关联,案件都已经移交法院,一审也已经结束。为什么在一审的过程中,法院没有传唤自己?”

  姚队长表示,“王强和米丽娟之间有经济来往,有些事王强一人是无法证明的。另外,警方之前找过你,而你在不相信对方是警方的情况下,既没有去核实警方的身份,也没有主动去解释,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冻结银行卡是因为警方在侦查期间有必要采取的措施,不是因为王强是否犯法,如果王强犯法了,早已经被警方逮捕了。而且刘小枫现在在定襄,只能等他回来才能给予答复。”“我在半个月前给刘小枫打过电话,已将申诉书、后面的一些文件以及我和米丽娟打交道的有关材料移交姚队长。” 王强说。

  姚吉星回应,“自己并未看到这些材料。”“本该一个月给你答复,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如果你要维权可以起诉,公安也会应诉的。”姚队长说。

  最终双方协商无果,在王强坚持要书面回复的条件下,姚队长表示在6月13日前给王强一个回复。

  截至到6月22日,又过去将近10天,王强仍没有看到这些材料、得到回复。“我就想知道在没有违法的情况下,我的钱怎么就拿回来了。”

  对于此事,我们将继续关注。

  生活晨报记者 韩尚洁 整理

(原标题:自己没犯事 67万元却被冻结)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