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法制现场>正文

太原母亲丢下孩子失踪 保姆又恨又怜欲亲自抚养

A-A+2014年7月15日09:06生活晨报评论

  7月11日,在省城双塔西街双塔商城附近小区居住的天佑找不到妈妈了,只能继续在保姆家中住着,这之前他已经在保姆家住了5个月。保姆高燕萍不知道该拿这个一岁的男孩儿怎么办,为了找到男孩的妈妈,她到迎泽派出所报了案,高燕萍说:“如果天佑的父母真找不到,按流程孤儿肯定要被送到福利院,我不能让孩子成了没有妈妈的孤儿,要是送不到别的地方我就自己养着。”

  目前,太原警方已经开始寻找天佑的父母。如果天佑的父母明白为人父母的责任,就应及时纠正错误,赶紧来接自己的孩子,不要等到一切无法挽回之后,才追悔莫及。

  妈妈要将40天的孩子托管

  7月11日,在省城双塔西街双塔商城附近居住的高燕萍家中小天佑正开心地玩耍,他不知道妈妈已经找不到了。

  “天佑现在一岁,来我这里已经五个月了,但是他妈妈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来看他了。”高燕萍无奈地说,“当初把孩子放我这里的时候,也没告诉我孩子姓什么,只告我叫天佑,天空的天,保佑的佑。”

  高燕萍从单位下岗后靠在五一大楼站柜台维持生活,因为年龄的增大她辞掉了工作开始回家帮人带小孩。从始至终她的雇主全部都是小区附近的邻里、熟人,直到2013年9月的一天,一个陌生女人突然出现在她的家中。

  陌生女人表示,自己已经提前休完产假,准备上班,可孩子刚出生40天没人照顾,在58同城网上看到高燕萍的电话,就抱上孩子来看看环境。由于当时要照顾的孩子多,再加上天佑年纪太小,高燕萍没同意接收这个孩子。

  渐渐地高燕萍将这件事淡忘了,可没想到,今年3月,这个女人又来了,并告诉高燕萍她叫唐糖,在省公安厅上班,因为经常要出差不在家,希望高燕萍能帮忙带孩子。此时的天佑已经7个月了,看到天佑妈妈如此执着,高燕萍同意带天佑。

  双方商定天佑住在高燕萍家,唐糖每周末来接一次孩子。

  孩子生病妈妈不闻不问

  虽然定的是周托,但高燕萍发现唐糖跟其他家长不同。“第一周挺正常的接走孩子,可是第二周唐糖没有来,第三周还没来,她说由于出差办案所以没有在家。”高燕萍回忆,“其他孩子的家长都不放心孩子,时不时地就来瞧一瞧,可唐糖从第二周开始就不按时接孩子了,有些想不通,当时还开玩笑说她玩儿失踪呢。”

  高燕萍见唐糖和孩子在一起不亲密,每次离开都没有表现出不舍,天佑自然对唐糖也不亲。“第一周带走天佑往回送的时候,孩子就不跟她,只跟我和我老公。”高燕萍回忆,“我当时真的只是以为唐糖工作忙,但她后来的行为却越来越诡异了。”高燕萍说,“有一次天佑生病了,我给唐糖打电话,可她总是上午不来下午来。我有她两个手机号码,这中间我再给她打电话,打第一个是关机,第二个是呼叫转移。后来我还说她,万一有人找你办案,有着急事情怎么办,她告诉我她用的是她们单位的小号。”

  听着唐糖的解释,高燕萍又一次放下了疑虑,仍然一如既往地照看着天佑,周末等着唐糖来接孩子,可还不到一个月,就又出事了。

  电话单现妈妈真名

  “4月5日起,唐糖一个星期没来看孩子,又隔了一个礼拜,天佑的纸尿裤没了,我给她打电话,她说在朔州老家办事,爷爷不在了。刚开始发短信她还回,后来短信也不回。”让高燕萍更难以置信的是,唐糖家的事儿似乎没完没了,“如果平常不来六一节总会来,可是当天唐糖也没有现身。”

  高燕萍觉得事态严重,此时,再拨打唐糖的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为了联系到唐糖,高燕萍专门去给她的电话交了费,而这次的交话费,却让高燕萍大吃一惊。

  原来唐糖不是天佑妈妈的真名,唐慧娟才是她的真名,“隐瞒名字肯定有问题”,高燕萍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而眼看天佑到了打疫苗的年龄,可孩子之前的疫苗接种情况自己却一无所知,想到孩子的健康,高燕萍非常着急。“我发短信问她要孩子的打针本,可是最终还是没要上。”高燕萍说,“她只是告诉我孩子6月18日要打预防针,她估计10号回来。”唐慧娟不现身,高燕萍只能给天佑办了临时预防接种证,左等右等,到孩子打针的18日当天,唐慧娟仍未现身。

  几番联络孩子妈回短信了

  之后,高燕萍有时间就给唐慧娟发短信打电话,有时拿自己的手机,有时拿邻居的手机。终于在6月19日晚上,唐慧娟给高燕萍回信息说,“阿姨,真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今天才彻底把事情处理完,孩子现在是我的命根儿了,明天我收拾一下,后天下午准时去接宝贝,这么晚我不打扰您了,这些天真的谢谢您,那个手机在他手里,我不是有意不管孩子的,等我去了再聊,刚和父母谈完话。”

  可是答应来的唐慧娟,最终没来。“我不知道那个‘他’是谁,唐慧娟以前只告诉我天佑的姥姥、姥爷都是做买卖的,条件挺好,但是没时间带天佑。”高燕萍说,天佑来的时候唐慧娟只给孩子带了两身衣服,邻居们看到如此可爱又可怜的孩子,就经常给天佑送些衣服,而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天佑身边却没妈妈,高燕萍又心疼又气愤,每天都要拨打唐慧娟的电话无数次。

  无奈之下保姆选择报警

  “您拨打的用户已转至来电提醒平台,说明这个电话她用,可就是不接。”7月11日,高燕萍再次拨打电话后无奈地说,“全是来电提醒,我就想见她,我给她交过话费,看过她的话单,她一个月的话费还挺多的。”

  高燕萍边说边拿出来唐慧娟的电话缴费单。从电话缴费单上可以看到唐慧娟仅一个月的电话费就要400多元,可电话却总是打不通,很明显唐慧娟的手机仍然在使用,只是不想接高燕萍的电话。唐慧娟如此明显的躲避,让高燕萍更加确定,她肯定有问题,可能是准备遗弃孩子,于是高燕萍选择了报警。

  报警后根据唐慧娟声称的自己在山西省公安厅工作的说法,警方也进行了调查,但却是查无此人,最后只在人口信息网中调查到了唐慧娟的个人信息。根据人口信息网的登记,高燕萍确定那个所查到的唐慧娟就是带着天佑来的女人,但是人口信息上并没有关于天佑的任何信息。

  医院不能泄露病人隐私

  高燕萍回忆:“我记得唐慧娟跟我说过天佑是在二六四医院生的。”

  为了帮助天佑找妈妈,高燕萍联系上了二六四医院,试图寻求帮助,希望可以找到更多的关于唐慧娟的信息。

  根据医院方介绍,孕妇生产前会签订生产协议,上面必须有家属的签字,所以只要唐慧娟确实在二六四医院生产的话,就可以通过病例档案查询到一些相关的家庭信息。不过,医院方表示因为病人档案涉及到个人隐私,所以只有警方才可以进行查询。

  无奈之下,高燕萍再次来到当初报案的迎泽派出所请求民警帮忙。

  从派出所出来后,高燕萍说出了她的想法,“如果天佑的父母真找不到,按流程孤儿肯定要被送到福利院,我不能让孩子成了没有妈妈的孤儿,要是送到别的地方我就自己养着。”

  7月14日,截至记者发稿时,高燕萍得到回应,迎泽派出所民警已经与二六四医院取得了联系,并开始着手调查唐慧娟,高燕萍说:“不论结果怎样,我就是想让天佑找到自己的家人。”

  晨报记者 韩尚洁根据7月14日视频整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