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山西石楼小伙从深圳骑行两千公里回家 16天跨越五省

A-A+2014年8月3日10:28山西晚报评论

刘楠出发前在校园里留影刘楠出发前在校园里留影

 今年21岁的石楼小伙刘楠如今成了家乡的名人,用老乡的话说,就是“连小孩都认识他。”走在街上,总会有陌生人对刘楠微笑;在饭馆吃饭,也会有人过来对着刘楠竖起大拇指,“好厉害呀!你是咱石楼县的骄傲!”

  两年前,刘楠考取了深圳大学师范学院,在艺术系学习音乐表演,开学上大三的他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然而,自从今年7月放暑假后,他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这是因为刘楠这次回家,既不是坐火车也不是坐飞机回来的,而是骑自行车回来的。而刘楠一路上的见闻和经历,都被石楼县团县委编辑整理,定期发布在“青春石楼”上,人们纷纷转发点赞,昔日平静的小县城里掀起了一股“骑行热”。

  出发,去征服2200多公里

  从深圳到石楼,跨越广东、湖北、湖南、河南、山西五个省,共计2200多公里,刘楠用了16天骑完全程。而这段路程对于一般骑行爱好者来说,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7月26日,记者看到,刚刚结束长途跋涉的刘楠除了皮肤晒黑了些,几乎没什么变化,“好多人都担心我的身体,不过我一点儿都不累,一路上挑最简单的快餐吃,晚上选便宜的旅店住。”

  去年8月1日,石楼县团县委举办了一次“重走东征路”的活动,召集了一批志愿者组成骑行协会,以骑行的方式从石楼来到了黄河边。刘楠就是这批志愿者中的一员,第一次真正接触骑行的他立刻爱上了这项运动。活动结束后,刘楠和其他志愿者一起组建了骑行协会的QQ群,大家经常在群里交流经验,策划骑行活动。

  开学后,刘楠回到深圳继续上学,渐渐地,他产生了骑行回家的念头。“我天生就是个不安分的人。”刘楠说,“所以决定挑战一把,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回一次家。”之后,他开始了漫长的准备工作:定期跑步、练习单双杠,骑自行车。除了锻炼身体,他还积极了解关于骑行的各种知识。随着各项准备逐渐充分,刘楠决定给自己来个测试。今年4月,他独自从深圳骑到了东莞,来回170多公里。

  “有了这次锻炼,觉得自己骑回家应该没问题。”刘楠说,他随即跟父亲讲了这个想法,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持,“你应该做你想做的事情。”在父亲的资助下,刘楠在深圳买了一辆2500元的自行车。因为怕母亲担心,刘楠和父亲说好,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母亲。

  刘楠把出发的日子定于7月学校刚放暑假,并把骑行计划发在骑行协会的QQ群里,立刻得到了同在群里的石楼县团县委副书记温建明的支持,团县委书记韦立军决定等刘楠出发之后,在团县委微信公众账号“青春石楼”上同步推出刘楠千里骑行的进程。

  7月11日,刘楠踏上了回家的路。比起专业的骑行爱好者,刘楠的装备甚至称得上有点简陋:除了必备的修车工具,墨镜、头盔、手套外,几乎没有别的专业装备,连导航都是他在手机上下载的百度地图代替。他觉得装备什么的无所谓,因为他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信心,

  “我的速度比较快,是一般人的两到三倍。”

  路上,险些丢掉性命

  开始骑行的头几天,除了南方偶尔的阴雨天气外,刘楠的进程十分顺利,平均每天能走160公里左右,状态好时甚至能达到200公里以上。在路上,刘楠遇到了很多骑友和热心人的帮助。有的为他带路,有的用好饭好菜来招待他,刘楠和很多人成为了朋友。

  因为旅程异常顺利,刘楠发自内心地感到喜悦,他觉得,只要再坚持几天就可以到家了。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太简单了。

  骑行第六天是一个阴天,天空黑沉沉的,似乎要下雨。刘楠出了浏阳市,很快来到了一个名叫“蕉溪岭”的隧道,他没有犹豫就骑了进去,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差点儿在隧道里丢了性命。

  蕉溪岭隧道长约7公里,进入隧道后,刘楠一直在行车道的白线外靠边骑行。很快,他身后来了一辆卡车,卡车后面还跟着3辆大型拖车。看到前方的道路被卡车车灯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为了留出安全距离,他又尽量往右边靠了靠。突然,在3辆大型拖车之后有一辆小车开始超车,于是拖车和卡车都被这辆小车逼到了右边。几乎与此同时,卡车和拖车一起对着刘楠鸣笛,震耳欲聋的喇叭声在隧道里回荡着,刘楠后来回忆,当时就像听到了“死亡的钟声”。他开始觉得不对劲儿,猛地刹车,一脚跨上了人行道,又回身把自行车提了上去。1秒之后,卡车像一道迅速移动的高墙,从刘楠刚才站立的地方重重地轧了过去,3辆大拖车紧随其后,离人行道上的刘楠只有30厘米的距离。

  一切发生得太快,前后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刘楠站在人行道上呆了半晌,冷汗浸透全身,紧接着,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从开始筹备骑行至此,刘楠头一次感到了害怕和动摇。“当时我就对自己说,‘你说你一个人跑这么远,命都快没了,你到底还行不行?’”

  到达,成了县城的明星

  刘楠出发的第一天,石楼县团县委公众账号“青春石楼”上发布了关于刘楠骑行的第一篇日志——《深圳-石楼,长途骑行回家记之出发篇》,第一天的浏览量就达到了3600,这让韦立军惊讶不已,因为“青春石楼”之前发布的文章浏览量都在100以下。随后,刘楠在结束每天的骑行任务后,用手机写好游记,连同照片一起发给温建明,再由温建明编辑好,连夜发布在“青春石楼”上。从7月11日到7月28日,“青春石楼”共发布了15篇游记,记录了刘楠一路上的经历和见闻。

  有个小伙子要从深圳骑自行车回来?这个消息在只有11万人口的石楼县渐渐传开了。大家纷纷转发刘楠的游记,也开始习惯每天在“青春石楼”上了解刘楠的最新动态。人们纷纷在游记下留言、点赞,鼓励刘楠坚持下来。刘楠偶尔因为旅途劳累没有及时更新游记,就会有人给温建明打来电话,“为什么今天没有发游记,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刘楠的名声越来越大,有熟人碰到了还蒙在鼓里的刘楠母亲,对她直夸刘楠,“你儿子太厉害了!”刘楠的母亲这才知道儿子的这次行动。

  在大家的关注中,刘楠的归期逐渐近了,7月26日下午,刘楠已经到达了石楼县的郊区。在团县委的组织下,骑行协会的成员们组成自行车队到郊区迎接刘楠,还有很多老百姓,有的开车,有的骑摩托车,也自发去迎接刘楠。看到这么多人专程来迎接自己,刘楠有些受宠若惊,“刚开始根本想不到这件事情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每当我在路上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看看大家给我的留言,就觉得没什么。”刘楠说。

  韦立军在谈到刘楠时感慨不已,“这让我记起了崔健的一句歌词:‘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这真是他这段日子的写照啊。”谈到为什么全县会有这么多人关注刘楠时,韦立军说:“现在人们生活好了,内心就开始追求一种健康的、积极的生活态度,但是大多数人只是有这种想法,还没有真正做到,而刘楠恰好把这种想法付诸实践了。”

  记者 姚杨

  ○对话

  骑行让他明白“坚持”的意义

  记者:这次骑行,你觉得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刘楠:我在石楼县长大,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去了趟太原,让我回味了好久。我们这个县城比较闭塞,交通也不方便,有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出县城。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这样,我一定要往出走!骑行回家让我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坚持”的意义。一个人要做成一件事,必须坚持。

  记者:路上一个人骑行,有特别难熬的时候吗?

  刘楠:骑行到最后四五天时,因为太长时间没有与人交流,我开始自言自语。当时我就跟自己说:你累不累啊?你还行不行?能不能爬上去?你可以的!哈哈,这也是追求自由的代价吧,就是有时必须体会孤独。

  记者:遇到险情时,想到过放弃吗?

  刘楠:那次在隧道遇险后,感觉很后怕,我推着车向隧道口走去。隧道很长,我好像走了很久,穿过暗长的隧道,出去那一瞬间,我看见了天边彩色的霞光,颤抖的身体被彩霞和黄昏的微风裹住了,像是大自然对我的抚慰,我突然有一种感动,一下子觉得自己又有了力量。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把自己的骑行和家乡联系起来呢?

  刘楠:做了决定以后我就在想,是不是应该让这次骑行变得更有意义一点儿?家乡人给我的感觉很纯朴、很善良,但是我总觉得缺少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那我这次的举动能不能影响到家乡人呢?我把想法发到群里,没想到大家会这么关注。

 (原标题:从深圳到石楼 刘楠:用喜欢的方式回一次家)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