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芮城退休老人带领全家人绿化荒山14年(图)

A-A+2014年8月25日08:11山西晚报评论

高文毓老人站在绿树丛中高文毓老人站在绿树丛中

    8月20日上午,芮城县南卫乡东山底村,村口路边站着一位穿戴整洁的老人,头戴蓝色棒球帽,上身穿蓝色T恤衫,下身穿黑色长裤,一副眼镜让人更显得斯文。他叫高文毓,今年78岁。他确实是一个文化人,1964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学院水土保持专业,在位于吕梁市的省林业厅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工作了一辈子,高级工程师职称。1999年,高文毓退休,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东山底村老家。

  东山底村背后有一片荒山秃岭,回到家不久,高文毓就带一家老小上了山。14年后,这里变成了一片绿。“走,咱看看山,看看树去。”高文毓说着转身就走。步行到山顶需1小时,下山需40分钟,这是他多年来练就的速度,村里好多庄稼汉都比不过他。

  种树这事让他牵挂半辈子

  一路上山连山、沟连沟,险要处悬崖峭壁云遮雾绕,看着让人眼晕。终于站在一个石砌窑洞式单间建筑的废墟处,高文毓说,这是一座庙,叫虎庙,日寇入侵时,一个炮弹把庙给毁了,只留下虎庙山。虎庙海拔高度1300多米,虎庙山最高的地方海拔1500多米。

  放眼望去,一排排小树整齐排列,还遮不住山体。高文毓说:“从我记事起,这山上就没长过树,水土流失严重。”高文毓记得,小时候有次雨后村东涧槽里聚起了水流,同村孩子过去玩,他也在其中,一股激流下来,洪水带着的一块石头把他撞倒了,幸好几个大人眼疾手快救了他。这一经历让他刻骨铭心。水里怎么会有石头、泥土?懂事后他明白了,泥石流能形成就因为山上没树没草。高文毓每次看着村子后面的这片不毛之地,就有种树的冲动。

  1959年,高文毓考上北京林业学院水土保持专业。大学毕业到退休,高文毓在吕梁山工作,干的活儿就是学的专业。高文毓有专业知识,工作很出色,获得各种荣誉。只是身在吕梁山,高文毓经常想着家乡中条山,怎么才能让老家那片山也绿起来?

  高文毓的妻子是在芮城老家娶的,农村户口,两人生育四儿一女,都是农村户口。上世纪80年代,按照国家政策,除大儿子高立星已结婚外,妻子和其他3个子女都办了农转非,跟高文毓在吕梁市离石区生活。“孩子们都是临时工。要不真还不能一家人都回来跟着我种树。”高文毓说。

  1997年退休后,高文毓又被返聘了。但是在1999年,高文毓坚决要回家种树去。“国家培养了我,退休前的时间听国家安排。老家生养了我,剩下的时间我想给家乡做点儿事。”高文毓说。

  一家人随他回到老家住山上

  高文毓做通了一家人的工作后,1999年11月,他回到老家,和南卫乡政府签订合同,将乡辖区的荒山承包一半给他,就是村子后面的虎庙山,1万亩面积,承包期70年。第二年,他带着一家人在山上建了3间房,吃住在山上,开始种树。“当时村里人听说我包了山,说啥的都有。我的主意是,你说你的我干我的。”高文毓说。

  最难的还是和村民有争执。

  二儿子高普星是高文毓2008年选定的第二代接班人,已是一个绿化专家。高普星说,山上原本是村里人放羊的地方,很多家户都养羊,包括他自己跟着父亲回到家后也开始养羊,在2002年之前都繁殖到近400只羊了。“羊就是一个小型的推土机,羊蹄子到哪里,哪里的土就松了,风一刮就吹走了。这山上土薄,架不住折腾。另外,为了让次年春季的草长得更好些,一到冬天,放羊人就把山上点着了,老草全烧掉。不是山上一点都不长树,是自然长出来的树苗都被啃了,啃不完的都烧死了,几十辈子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让放羊,谁听你的?何况自家的羊为啥就能在山上?”高普星说。为了堵住村里人的说法,高普星把自己的羊全卖到了陕西的屠宰场。

  上山只有一条路,很难走,树要运上去,只能靠三轮车。太危险,太辛苦,村里的司机谁也不愿意干这活儿,只有高普星一个人干。14年下来,光是三轮车就开废了5辆。

  为了省钱从不舍得吃点好的

  最难的还是钱。高文毓一辈子也没有攒下钱,回家种树原本就是要靠自己每个月2000多元的工资支撑。“我一开始就是想着,我所有的退休工资一年能种100亩树。孩子们支援一些,一年能种到200亩。”高文毓说。

  为省钱,高文毓和老伴在山上种树,从不舍得吃好的,出门带凉馒头、凉开水。因长期将就,高文毓得了胃病,2012年的春节都是在医院过的。

  光靠自己一家人干活还是不行。一方面确实需人力,还有就是想让村里人支持,高文毓雇村里人干活。“2001年到2003年是我父亲最难的时候。可是,每到开工钱,一定准时兑现。到现在这么些年,没有欠过村里人一分钱。”高普星说。

  2001年,国家开始进行退耕还林补贴,之后几年扶持生态建设的项目政策不断出台,高文毓逐渐获得了国家支持。“国家给我插上翅膀了,这些年,每年都能种1000亩以上的树。”高文毓说。高普星说,因虎庙山原始生态恶劣、土壤稀薄,树就是在石头缝里种,成活率很低,几乎每棵树都补种两次以上。目前,1万亩山地已绿化8600亩。

  说起遇难的大儿媳老泪纵横

  高文毓一心在山上植树,几乎和外界不来往。老同学李成学说,1999年之前,他们一些同学总要在芮城聚几回,高文毓也参加。之后近十年间,同学中几乎没人知道高文毓去哪里了。到2010年,直到另一个同学专门打听,才了解到高文毓就在芮城老家,从没在县城街上碰到过。“我没时间上街。”高文毓对老同学解释说。

  为了种树,高文毓拼了命了。一次,他失足滚下山坡十几米,幸亏一块大石头拦住才幸免坠崖。2001年,大儿子高立星开着三轮车下山时翻了车,好在没大伤。山上林密后野猪多了,家里人几次遇险。但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2002年农历九月的一天,一百多个村民跟着在山上种树,这天是开工钱的日子,高立星顾不上去信用社取钱,就让妻子去。回来路上,高立星的妻子搭了辆摩托车,谁知和一辆卡车遭遇,她不幸遇难。3个孩子,两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就这样没了妈,高立星悲痛欲绝。高文毓至今说起大儿媳,也是老泪纵横。

  有生之年几乎得不到回报

  虎庙山上的土壤最适合生长的就是侧柏。为了保证成活率,高文毓14年绿化种的最多就是侧柏,达到70%以上,还有少量是刺槐,剩下的才是核桃、皂荚、仁用杏等经济林。

  柏树是百年才能成材的树,刺槐至少也得30年,而且国家不允许采伐。经济林一来采摘困难,二来高文毓每年都把收获送给了村民。他有生之年几乎看不到获得回报的一天。图啥呢?“我就是要让家乡美起来。原来国家不补贴我都干,现在国家补贴了,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我更没有理由不干。”高文毓说。

  站在一片高坡的树荫下,高文毓指着山上的杂草灌木说:“你看,以前山上下雨流下来的都是浑水、泥水,现在都是清水,植被起作用了,土留住了。”

  高文毓植树的行为获得村民们的理解和支持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但是全县干部对他的支持是一贯的。从引导村民配合到资金政策支持,大事小事只要高文毓有困难,总有干部或者单位出面解决。

  而高文毓植树造林留给这些干部的其实除了责任,没有利益。

  高文毓说,“以前山上没树,没森林防火任务,干部们没责任。现在一到防火季节,不要说我一家人,村乡县干部们都睡不成个好觉。这些树种了十几年,只要一根火柴全部弄完。森林防火没干部们组织预防,靠我们家,根本弄不成。”

  干部们又图了啥?这个同样的问题,记者问到了东山底村、南卫乡,芮城县三级干部。“对村子好,环境美了,空气都不像以前那么干了。”村委主任张铁兵说。“老高植树,村民们上山打工,能挣到钱,对村民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山上的经济林也能让村民们有些收入。对国家也好。”村委副主任赵盈房说。“芮城县没有资源,能开发利用的就是生态和文化。搞生态建设,是对全县的老百姓负责,就是给芮城子孙后代留资产。”南卫乡党委书记赵创国说。

  在芮城县委组织部组织下,有运城市组织干部参加,芮城县组织干部在虎庙山上种下了一片“组干林”,种树的认真程度和成活率都得到高文毓的称赞。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杨建庭大会小会、走到哪里就把高文毓的事迹讲到哪里。他说,芮城是个穷地方,芮城要发展,需要高文毓这种榜样,这种精神。

  记者 胡增春

    原标题:高文毓:要让家乡美起来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