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农民抱养弃婴19年后办下户口 曾被要4万罚款

A-A+2014年11月3日10:52南方都市报评论

  10月29日上午,叶村东在清理压在自家房子上的横梁。作为一个养子,他撑起整个家庭。 南都记者 梁清 摄  10月29日上午,叶村东在清理压在自家房子上的横梁。作为一个养子,他撑起整个家庭。 南都记者 梁清 摄

  20年前那个雨夜,在大街边捡到儿子叶村东时,叶明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孩子今后会真正撑起全家。叶明患有残疾,大儿子天生也是残疾,在捡到小儿子叶村东时,他第一反应就是老天送了个儿子给他养老。叶村东进了家门,烦恼也尾随而至,因为不符合收养政策,孩子一直上不了户口,读不了书,分不了红……直到2013年5月,时隔19年,“黑户”村东才终于办下户口,正式成为东莞市大朗镇佛子凹村的一员。

  捡来的孩子撑起残疾之家

  2014年10月27日早上11点,记者来到叶村东家时,他还在睡觉。他是村里的治安队员,头一晚值夜班,父亲叶明在收集废木材还没回来,母亲则去了附近一家工厂做清洁工。

  这间平房房龄五六十年,30多平方米,墙壁是泥巴堆砌的,叶村东一家4口就这样挤在里面生活了20年。“这一家在我们村非常困难,一下雨房子就漏水,幸亏还有一个正常劳动力,不然都不知道这一家怎么过。”村干部叶仲攀说,叶明有残疾,平时只能靠捡一些废弃的木料,卖给有需要的工厂赚点钱。生了个儿子是天生残疾,没有任何劳动能力。所幸的是捡了一个儿子,但因为政策问题一直无法入户。

  不过,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份的村东,跟父母不但没有隔阂,还很能干很感恩。还没有成年时,父母在外面挣钱,他就在家照顾哥哥、做家务,还时常帮父亲在外收木材、垃圾、玻璃瓶等,帮补家用。

  “虽然我们集体经济很一般,每年每户也能分点红。但村东没有户口,就无法分红。”叶仲攀说,考虑到叶明家的实际情况,村委会给他们申报了“低保”,在村东成年并正式入户之后,还为他安排了治安队员的工作,每月收入有1000多元,全家人勉强能够维持生计。

  20年前在村子东边捡到弃婴

  叶明今年50岁出头,因为身体原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很多。1994年秋天的某一天,夜里下起大雨,叶明回家时在村子东边看到一个篮子,走近一看,里面竟然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这是谁家的孩子,家人也太粗心大意了。”叶明以为是村里人的孩子,就提着篮子到附近几家询问,但大家都说不知道。不得已,他把孩子带回家,篮子里除了一个奶瓶、几件衣服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夫妇俩抱着孩子在灯下仔细观看,竟然是个男孩儿,一逗他就笑。“我们都很开心,家里一下就多了一丝生气,我当时就感觉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

  叶明夫妇婚后一年就生育了一个孩子,但未承想孩子竟然天生有智力障碍,后来他们从医生那里得知,这种病叫“自闭症”。因为根本没有任何治疗,大儿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存在语言障碍,智力也比正常孩子低很多,甚至一度连行动都无法自我控制,“原本打算再生一个,但怎么都实现不了”。

  无法入户 无法成为正式村民

  村东的到来,让叶明夫妇看到希望。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莞涌入大批外来务工人员,很多务工人员选择租民房住。大朗镇的毛纺织行业从这时开始起步,佛子凹村也涌进大批外来工。叶明夫妇推测,这个孩子可能是外来工夫妇生下来的,或因未婚先孕、经济困难甚至家庭反对等诸多原因,父母不得不将孩子遗弃。

  养儿防老,这是中国人固有的传统思想。叶明夫妇决定把孩子养大,并为之取名为“村东”。当时的想法是,孩子是在村子东边捡到的,如果今后孩子的父母前来寻亲,也好有个“印证”。叶明说,这20年来他都在想:“如果哪一天孩子父母真找上门了,只要DNA验证是亲生的,绝对可以送还。”

  然而,大度的叶明不会想到,过去20年真正困扰他的是孩子的户口问题。因为是私下抱养,叶村东一直无法成为佛子凹村的正式村民。在2000年时,佛子凹村委会曾通知叶明,让其缴纳4万元罚款即可入户。“但以我们家里的经济条件,哪里拿得出4万元?!不得已啊,只得放弃入户。”

  因没钱缴罚款,只能继续当“黑户”

  没有户口,这意味着孩子无法正常享受村里的福利待遇,甚至无法正常读书上学。因家境困难,叶村东读完小学就辍学。在佛子凹村,像他这样的被收养者还有6个,叶小玲就是其中之一,“爸爸,为什么我的户口还不能办好?高中学业考试、高考怎么办?”她常常这样问养父叶初,后者只能无言以对。

  跟村东情形类似,小玲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被遗弃的。“当时那些小孩看着挺可怜的,村民也没想那么多,碰到了便会把婴儿带回家收养。”叶初说,附近几条村村民在那个年代捡到的小孩,加在一起共有50个。孩子小时候,大家并未觉察到其中的问题,孩子上学了,大家逐步发现没有户口的苦痛,于是四处奔走,“但按照国家政策,我们这种就不给入户,东莞市政府、大朗镇政府管理得太严格。”

  叶初也表示,14年前国家政策放开,只要缴纳4万罚款就可以办理入户,他因为没钱,养女小玲只得继续当“黑户”,而别的经济条件好的家庭,孩子顺理成章成为“本地人”。2009年,佛子凹村委会又通知叶初、叶明等收养者,说有政策入户,于是村里很多孩子都去填写申请资料和验DNA。据叶仲攀介绍,当时全村一共有7户。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资料提交上去后一直未见动静。

  已超法定的14岁 一直难入户

  多年来,这7户家庭长期奔走在东莞市民政、公安等部门,得到的答复是:“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4月1日出生后被人捡到的孩子,由于他们是被父母违法抱养,不能入户的问题一直都存在,常平、虎门、厚街、大岭山等部分镇街都存在这样的现象。由于国家政策对这部分孩子的入户问题没有相关规定,因此很难解决入户。”

  东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科相关负责人曾告诉这些养父母,民政部门只处理14岁以下儿童的户口问题,超过14岁由公安部门或公证部门处理。2008年12月1日,国家下发文件提到,1992年4月1日前收养的和当年未满14岁即1995年4月1日后出生的非法收养儿童集体上户,当时未达到标准的孩子很多都未予以处理。

  根据《收养法》,这批孩子被收养后,其养父母本应在他们不满14周岁时就向民政部门登记,从而确立收养关系。可直至2009年,这些孩子已经16岁了,超过了《收养法》规定的14岁年限,已不属于民政管理,应去公证部门办理公证书。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2008年民政部等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解决国内公民私自收养子女有关问题的通知》,1999年4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修改决定施行前国内公民私自收养子女的,要依据司法部《关于办理收养法实施前建立的事实收养关系公证的通知》、《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和公安部《关于国内公民收养弃婴等落户问题的通知》的有关规定办理。

  不过,东莞市相关部门在2009年办理集体入户时规定,1992年4月1日前出生的非法收养儿在找不到生父母的情况下,且已建立事实收养关系的,可持有关材料到住所地公证机关办理事实收养公证,然后办户口,而在2009年未达到14岁的儿童也可凭证办户。

  19年后终于“转正”加入集体户口

  直到2013年初,佛子凹的领养家庭再次接到村委会的好消息,通知他们去办理户口问题,并且是分文不收。“这剩下的7户人,确实家庭困难,且都是抱养遗弃的孩子,当时我们将这些实际情况汇报到大朗镇政府,经过政府协调,终于在去年办下来了。”叶仲攀说,最终在去年5月以“集体户口”解决了这些孩子的户口问题。

  已是村里治安员(现被公安机关收编为辅警)的叶村东刚过完20岁生日,谈到自己的成长路,他苦涩一笑。内向的他不太擅长表达。叶仲攀代表他向记者提出了一个请求:“报道时可否不要写真名,家境确实很穷,女孩子知道了都不会嫁给他。”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除村干部外,其余均为化名。)

  (原标题:“黑户”叶村东19年曲 折入户路)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