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正每天坚持颈吊、怀抱妻子,帮助妻子站立。李秉正每天坚持颈吊、怀抱妻子,帮助妻子站立。

  二十年来,太原市杏花岭区的退休教师李秉正坚持照顾植物人的妻子要学英,喂水喂饭、端屎端尿。为了保证妻子的病情不再加重,他除了每天帮助妻子翻身、锻炼、吃饭、方便外,还独创了帮助妻子站立的“奇招”。

  “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不用说夫妻。”说起李秉正二十年与妻子的相守,邻居们感慨。让人叹服的是,二十年来,李秉正始终都在为妻子能够苏醒而不断努力着。他甚至每天颈吊、怀抱、背负百余斤的妻子,一次次帮着她站立、挪步。

  “你不醒,我不敢老”,最让人感动的是,为了不让妻子因为自己的病痛等原因而受罪,李秉正每天还持续锻炼四个小时,确保自己有足够的体力和精神来照顾妻子,他说:“如果我要老,也得等你幸福地离开我之后”。

  他的妻子已瘫痪在床20年

  他拿起两条宽宽的长布带,拽过一根厚实的环形“绷带”,向只会说“啊……啊……”的妻子走去。几分钟后,他便把妻子从胸部到腰部再到腿部都绑好,腰部的环形“绷带”则正好套在他坚韧的脖子上。随着一声“起”,他一边喃喃地叫着妻子的名字,一边喘着粗气,把她抱向旁边的“站立床”。

  他叫李秉正,今年80岁,家住太原市杏花岭区胜利街胜景天地,是太原市三十五中的一名退休教师。他的妻子要学英,今年77岁,已瘫痪在床20年。

  李秉正出生在武乡县。在他还小的时候,父亲便因病去世,年少的他和母亲、三姐一起生活。他的其他几个姐姐和家人,则都因革命需要南下做了干部。

  李秉正读完中学后,考入山西大学,经人介绍认识了要学英。李秉正大学毕业后,进入清徐县徐沟中学任教,与要学英做起了同事兼夫妻。那个年代的人,几乎是清一色的先结婚后恋爱,“浪漫”对于他和妻子,也自然成了“奢侈品”。小两口相敬如宾,过得贫穷却有滋味儿。李秉正的几名学生谈及:他们至今记得李老师、要老师的恩爱。

  1998年,李秉正老师光荣退休。他人退心在,当年便与一名教育界的大咖一起,筹划着建立一所民办的优质中学校。这一年的4月5日,北方的春天来临的时节,李秉正一家却经历了“寒冬”。

  这一天上午,李秉正外出办事后,回到家里休息。听着屋外呼呼的风声,李秉正正感叹清明节里的天气多变,忽然听到妻子在另一个屋子里连连敲打窗户的声音。他急忙冲到屋里:水杯倒在一边,妻子歪倒在床上,已经失去了知觉。

李秉正在喂妻子喝水。李秉正在喂妻子喝水。

  他最终选择了回家全职照顾妻子

  那些年,要学英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医生说是高血压。

  按时服药,加强锻炼,注意休息,李秉正叮咛着妻子,并力所能及地多分担家务,能够日常注意的都注意了。但1993年、1997年,妻子还是先后因突发脑出血、眼底出血,住进了医院。

  这次脑梗,已是第三次大病。打120、叫家人,李秉正和女儿把要学英送到医院,精心照料,但最终医生还是宣布:“她可能从此就是个植物人,剩下的就看有没有奇迹了。”

  妻子倒在了床上,自己的民办学校梦才开始,当时已经60岁的李秉正,婚前婚后都没与妻子说过一句情话,这时却深深感觉到了“爱”的沉重和责任。他拼命回忆着婚后的每一个细节,力所能及地讲着曾经一起走过的路、历经的感动,但一次次的耳前细语,换来的还是妻子沉重的“呼呼”声。

  他也想过,服侍好妻子的同时,不能把事业荒废。他和女儿轮番照顾着妻子,又雇来专职的护工,一段时间的尝试后,他发现:一勺勺喂食、一遍遍翻身擦洗、每天收拾大小便,靠雇人是做不好的。在妻子的需要和事业的打拼面前,李秉正几次犹豫,最终选择了回家全职照顾妻子。

  脑梗后遗症病人,要想彻底唤醒并逐渐恢复四肢的功能,最好的办法是不断的语言交流和持续的按摩、四肢锻炼。为了妻子,李秉正买来了一部部的小说,开始了六旬男人的“情话”学习。他把书本上学来的暖词暖句,一次次地讲给妻子听,读累了、讲累了,就买来录音机、单放机,给妻子放音乐、故事听。但收效甚微。

  为了锻炼妻子的四肢,让她尽可能早些苏醒、尽快站起来,李秉正每天早早起床,给妻子喂过饭后,就一遍遍地帮她活动、按摩双腿、臂膊。妻子一点都不会动,他就找来宽宽的布带,结成长长的带子,慢慢地把妻子侧过来,固定好后绑在自己的背上,弯腰顶起她一点点地挪动着让她往起站立。

  长时间的搬动、搀扶,李秉正发现,这不仅自己费力气,还容易把妻子摔了。于是,他又想方设法,把妻子绑在胸前,把她的脚底固定在自己的脚面上。这样,他既能稳稳地抱住妻子,又能随时关注妻子身体的倾斜与否。半个多小时的折腾后,他才能将妻子固定好,然后一寸一寸地带着妻子,靠着墙往前挪动。

  来看望他的学生、邻居、亲友们看到他的执着和艰辛,都为他掉泪。大家商量后,与李秉正的家人一起商量说:“还是把要学英送到养老院吧,那儿有专业的护理”。李秉正不同意,他说:“再好的护理,我想都没有我的认真和责任,还是让我一点点地把她扶起,让她站立,帮助她醒来吧。”

  他要陪护好妻子 也要锻炼好自己的身体

  岁月在悄无声息中过去。李秉正一天天地老了,妻子却除了能睁开双眼,会发出“啊啊”的声音之外,再无好转。

  一次感冒过后,李秉正意识到,妻子躺在床上,如果自己再倒下了,这个家就完了。因此,从65岁起,李秉正给自己制定下了严格的作息时间,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陪护好妻子,也要锻炼好自己的身体。

  2018年8月21日,这是李秉正家普通的一天。早上5点刚过,李秉正便起床,躺在妻子的旁边,双脚向天,做着空蹬自行车的动作。一个小时后,他起身开始帮助妻子揉腹、排便,收拾床褥。吃饭、喂药、打扫家,两个小时后,李秉正找见那三根宽绷带,两根拴在妻子的胸前和腿部,一根连同自己的脖子拴在一起,颈部用力、全身使劲儿,将妻子边吊、边抱,慢慢挪到床边的轮椅上。

  把妻子安顿好,推到阳台边的晨光下后,李秉正走出家门,到楼下的院子里,开始了他一天第一次一个半小时的锻炼。

  上午大约十点,回到家的李秉正,把妻子再次吊着、抱着放回到床上后,开始做午饭。午后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李秉正再次找来绷带,颈负妻子,将她放到特制的站立床上。

  站立床长一米八、宽一米二,是前些年,一名亲戚帮他专门定做的“疗养床”。李秉正颈负妻子,把她放到床上,分上中下三条绑好后,便可以将妻子连床扶起。床脚自动卡住后,瘫痪的要学英就可以直直地站立着,看看窗外的风景了。

  妻子在屋内站着,李秉正则第二次来到小区,这次,他需要锻炼两个半小时。多少年来,从七十岁的古稀,到八十岁的耄耋之年,李秉正一天最少背负、颈吊、怀抱妻子四次。晚上,他还要调好温水,把妻子的身体整个擦洗一遍。同时,李秉正还会挑每周、每月风和日丽的时候,推了轮椅,带妻子到周边的公园转转。

  正是这样的坚持,亲朋好友惊奇地注意到,要学英瘫痪在床二十年,身上从来没有过褥疮、伤口。不仅如此,原本重病后只有九十多斤的要学英,如今在李秉正的照料下,达到了120斤的体重。

  二十年来,除去小小的感冒,李秉正没得过大病。“你不醒来,我不敢老去。”这是李秉正一次次重复的普通话语。山西晚报记者眼前的李秉正,鹤发童颜,额角明亮,伸出来的胳膊和腿,更是粗壮有力。他说:“你不醒来,我不敢老去。这句话,在于别人也许是情话,在于我更多的是责任。我和妻子的爱情,也没喜欢到死去活来过,也没讨厌到眼中钉肉中刺过,正是普通的爱和责任,让我觉得,她一天不醒,我一天不敢生病,更不敢先她老去。”

  就在前不久,李秉正在清徐徐沟任教时的一批学生聚会,会上同学们感慨于老师的为人,纷纷为李秉正点赞。同学们一致认为:李老师是男人的榜样,女人的偶像,是我们身边的佛。李秉正面对生活的磨难,保持乐观的心态,积极的生活态度,坚强的意志品质以及战胜困难的勇气都值得学习。学习、感悟李老师面对生活中遇到的苦难和不幸表现出来的从容、淡定、勇气、责任和担当。学习、感悟他对爱情的忠诚,对家庭的责任,对家人朋友的宽容。

  采访结束时,李秉正又一次拿起绷带,准备带妻子一起锻炼挪步。“你失明了,我就是你的双眼;你躺到了,我就是你的双腿。”他说,年轻时,他没给妻子说过情话,现在他能做的也就是用实际的行动把普通而又真实的情书一次次送达。

  眼前的李秉正和妻子要学英,没有沈从文式的浪漫,但他却用自己厚重的肩膀,每日扛着属于一个男人的所有责任和对妻子的爱与忠贞,用一天天的辛苦和劳碌,用生活的真实切合了沈从文的那句经典:“我走过了许多地方的桥,唯独与你,这边是青丝那边是白发。”

  记者 任俊兵

  原标题:八旬翁告白植物人妻子:你不醒,我不敢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