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重明给顾客讲手表的情况。刘重明给顾客讲手表的情况。

  人物:刘重明 职业:修表师傅

  引言

  刘重明,今年65岁,在太原市义井综合市场里开了一家修表店。因为修表技术高,他赢得了很多顾客的信赖,再加上口口相传,不少市民都慕名前来,请他修表。

  “从以前机械表、自动表到现在的高档表,都修过。”刘重明说,他现在每月收入过万元,很多顾客都会前来找他,生意不断。尽管如此,他还是有自己的担忧:现在很少有人愿意下辛苦来学修表了。不过,也因为如此,他觉得,这门手艺将来会越来越值钱。

  老主顾一等就是俩钟头

  9月4日下午3点,山西晚报记者来到了义井综合市场修表店里,刘重明爱人在看店,因为刘重明养成了午休的习惯,每天中午12点到下午4点,他都会开车回家休息一阵。

  店里,60多岁的郭师傅拿着一块表在等刘重明。郭师傅说,手里的这块表是2000年买的,最近老是走不准字,时快时慢的。“老刘1984年在南堰修表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一直到现在,手表有啥毛病都过来找他,而且价钱还比市区里的优惠一些。”郭师傅说,他是下午两点左右过来的,不知道刘重明要午休的事,所以等了两个小时。

  店内摆放了各种修表工具,还有很多旧式的立钟。玻璃柜下,有很多手表和配件。

  下午4点,刘重明赶到了店里。一面跟郭师傅闲聊,递上一根香烟,一面打开自己的修表柜子,眼睛上戴了一个小设备,撬开表壳。不一会儿,桌面上已经摆满几十个小零件。

  “郭师傅,你这表里面是小毛病,这个零件旧了,换一个就行。”刘重明用镊子夹起一个小零件。在取得郭师傅的同意以后,他迅速更换零件,再将手表的所有零件组装起来。

  郭师傅询问价格,刘重明说20元,扫墙上的微信二维码就行。郭师傅告诉记者,其实,他在大南门和长风街两个地方都问过,人家一张嘴就是200元,远不如刘师傅这里实惠,而且放心。

  郭师傅刚刚满意地离开,一位30岁的男子急匆匆赶来,他说亲戚送了自家娃娃一个老式怀表,他跑了好几个地方,要不然人家说没有这个型号的电池,要不然说修不了,他听朋友说义井综合市场里有个修表店,所以跑过来试试看。

  刘重明拿起来一看,很轻松就把表盖打开,更换了电池,也不过15元。正说着,一个快递员将一个快递包裹送了进来。刘重明说,修表必须与时俱进,很多比较偏门的配件,他会在网店上购买。这样一来,自己这里的配件比较全,可以第一时间帮助顾客解决问题,不用多跑冤枉路。而且,如果是老顾客,一些手表上的小毛病他一般都不收钱,“收个3块5块的,意思不大。”

  一点一点积累技术,尽力把表修好

  趁着闲暇的工夫,刘重明跟山西晚报记者聊起自己学修表的过程。

  “我的父亲就会修表,那时候我也觉得修表很有意思,经常看父亲修。”刘重明说,父亲见他有这个兴趣,就一点一点教他。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慢慢长大,也慢慢学习修表的技巧。18岁时,虽然他在一家煤矿上了班,但修表这事儿一直没有放下。

  1972年,他第一次给人修表,赚到了第一笔收入,5元钱。刘重明说,当时的月工资也就是40到50元,5元钱可是不少了。当时觉得,一面在煤矿上班,一面自己给人修表,也算是双份收入了。在学修表的过程中,家里的旧表有满满一麻袋。也正是这些旧表,练出来他的手艺。

  提起当时的表,刘重明如数家珍:上海牌120元、东风牌120元、梅花牌290元、飞鸽牌247元……都是名牌表,都是国产表,谁能手腕上有这样一块表,也是很威风的。

  除了自己闭门造车,他也经常跑到解放大楼、五一大楼、亨得利等一些老牌的修表店去学习“偷师”。“那可是门手艺,人家不会让你看怎么修的,”刘重明几次偷学艺未果,心里暗暗下决心,非要超过这些老师傅不可。

  在1981年左右,自动表进入了太原市场,刘重明经过精心钻研,在修自动表的技术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让他高兴的是,一位当时非常有名气的刘姓老师傅,专门找他给修了一块表,这也说明他的修表技术赢得了认可。“那种感觉,真是美滋滋的……”刘重明说,那种被认可的感觉,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修表技术过硬了,他就和爱人商量,开个修表店吧,就这样,1981年,刘重明和爱人在太原南堰附近开了一家修表店,3年后搬到了义井,一直经营至今。

  “咱这就靠着一句话,以质量求生存,只有你修得好,人家才会来找你。”刘重明说,这么多年来,不管给谁修表,都是本着良心做事。如果表是一些小问题,他一般就不收费。对于手表大修的,他都会在表里做个记号,如果下次再坏了,他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郭师傅说,他是老主顾了,以前也在其他地方修过表,但他觉得还是刘师傅修得好。刘师傅每次修表,会把整个表都考虑进去,避免再发生其他问题,或者把小问题提早解决。有一次,他拿着一块刘师傅修过的表,去另外一个地方修,“人家一打开表盖就夸,给你修表的是个厉害人,里面小零件上连个印儿都没有,可见用心、谨慎、细致了。毕竟手表是个精细的东西,稍微一用力,可能小毛病就成大毛病了。”

  他感慨:教了8个徒弟,都干了别的

  “郭师傅这个表应该是1500多元买的,你这块表应该在3500元上下。”刘重明看了一眼山西晚报记者左手腕的手表,就说出价位,跟记者买的实际价格相差不多。看到记者惊讶,刘重明说,对于外行来说,感觉不可思议,对于他来说,他看过、修过的表太多了。经过综合估量,心里就有个数了。就跟现在年轻人看车一样,一看上去,这辆车价值多少钱、性能怎么样是一样样的。

  刘重明说,2005年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市民的收入增加,各种名表也走进了他的视野。他多次在修名表上下工夫,毕竟动辄几万元、十几万元的表,万一给人家修不好,自己也说不过去。

  他翻出来自己的手机,里面有各种名表的维修记录和照片。“这块表,费了4个多小时才修好,别人收3000元,我收1600元。”虽然说是修名表收入高,但同时要费时费力,有时候他也会考虑,这表到底给不给修。举例来说,对于普通表,小毛病,可能十几分钟就搞定了。但一块名表,可能一下午三四个小时都弄不完。而且,天色一黑下来,就不能修了,心里不得劲,没底了。也正因为他的负责任,很多人都慕名而来。

  “手表越贵,它的科技含量越高,修起来也就越费劲,也带来新的挑战。”刘重明说,其实从性格来说,他是急性子,跟修表这个慢工细活不合拍。不过,在修表的时候,他就能做到沉下心来,认真仔细给人家修好。也正是这种性格,才能让他坚持40年,从不懈怠。

  采访中,刘重明有些感慨,现在不少年轻人都是,什么来钱快就去干什么,不愿意沉下心来,一点一点学习修表这门手艺了。他曾经教过8个徒弟,但都没有坚持下来,都去干了别的行业。

  刘重明说,他每个月大概能修90到100块表,月收入应该过万了。山西晚报记者给他算了一笔账:每月能够修90到100块表,那么从1984年搬到这里营业至今,他已经修过3.6万块表了。

  说到未来,刘师傅说还是要好好为顾客服务,“把修表店一直开下去”。

  本版采写/摄影:记者 宋俊峰

  原标题: 修表师傅感慨没人下辛苦学手艺

责任编辑: 郭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