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了,就不再遭那个罪了。”11月1日,山西一农村,88岁陈琪芳注视着老伴的遗像,神情变得沮丧起来。

  陈琪芳的老伴王厚谱因为年老体衰早年患上了肺气肿,住院吃药全靠儿子。然而,去年肺气肿病重,考虑到儿子年过六旬,加上适婚的孙子还没娶下媳妇,王厚谱不愿再和儿子伸手要钱治疗。一次病重得呼吸不上来,一头栽在水缸里,从此再也没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