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秀云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家庭成员关系较为复杂。从四川嫁到石桥村的近30年时光里,她没有享受过一天安逸,瘦瘦的身子骨,却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和丈夫种着200多亩地,照顾着自己一家,兄弟一家,丈夫叔叔一家,公公,丈夫的舅舅。脚上像安了“风火轮”一样,一刻也不得闲。但也因为有了她的不辞劳苦和辛勤付出,为这个大家庭撑起了一片天,让孤苦无依的孩子能得到母爱般的温暖,让疾病缠身的老人能安享晚年,让有困难的邻里乡亲能得到她的帮助,感受到她无私的大爱。

  每天天未亮,已年过五旬的车秀云就一骨碌爬起床,先给瘫在床上十余年的公公穿衣、洗脸、按摩,接着又风风火火抱柴做饭,照顾着丈夫患有智障的舅舅吃饭。忙完这些,她顾不上喘口气,就又开始为年仅十岁的小堂弟上学张罗着。然后等着在外干活的丈夫回来和其他一大家人吃早饭。。。。。。

  而这些,只是车秀云平凡日子里的一个生活写照。

  早年婆婆疾病缠身,作为长媳的她,一进门就扛起了家中的大梁。然而老天弄人,过门的第三年,病魔就带走了车秀云的婆婆,留下了还未成家立业的弟弟妹妹。此时的车秀云是又当媳妇又当婆,一双手操持着一个家。可是好景不长,一年后,二弟媳不堪忍受家庭的重负留下了三岁的侄儿离家出走了。看着侄儿柔弱的小身板,车秀云内心无比酸涩,同时也触动了她刚失去婆婆痛楚的心。“我一定要让我的侄儿继续享受母爱”,于是她毅然把侄儿接过来进行抚养。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二弟媳离走两年后,丈夫的婶婶也因病辞世,留下了一个十二岁的妹妹和一个年仅三个月大的弟弟,车秀云又动了菩萨心肠,把堂弟堂妹接到了家里。堂弟还小,她把屎接尿,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备至。其时,车秀云家孩大娃小六七个,又都是“半大小子、吃塌老子”的年龄,加上几个大人,每天中午,三大笼馒头一上桌,就被抢食一空,及至车秀云安顿好上了炕,就只剩下残汤剩饭了。到了晚上,车秀云更是飞针走线,缝烂补破,盖被展褥,不到12点根本躺不下来。好在现在孩子们都大了。就连最小的堂弟也已10岁,长得聪明伶俐,对车秀云,他不叫嫂子,叫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