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户特殊的农村家庭,父子两代同为 “行医人”。40年前,父亲坚持服务于偏远的乡村卫生事业,从未间断;40年后,他把心爱的儿子从城市拉回乡村,接过他未完成的事业。他们用行动诠释了新时代医务工作者的济世情怀,用深情的付出和热情的服务赢得了村民的信任。

  他们,就是山西省壶关县店上镇寨里村陈保龙父子。

  病人的感激是医生荣耀

  寨里村位于店上镇东北30公里处。过去,由于这里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村民们自嘲的说:莫患病,患病无人医。

  1976年,作为村里一名“文化人”的陈保龙,经上级卫生部门指定成为这个村的卫生员。这一干,就是40多年。

  为了把这份工作做好,陈保龙认真向县里来下乡的医生们学习常用的医疗、卫生防疫常识,学习农村中常见病、多发病、季节性疾病以及流行性疾病的防治知识和处置方法,并在实践中摸索、积累和运用。认真研究医学技术,通宵未眠是常有的事。为了学针灸,他不知在自己身上扎了多少针,遭了多少罪,才练就了今天的手到病除。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由于农村卫生条件落后,麻疹、大脑炎、结核等疫情常在农村肆虐,为了提高村民的免疫能力和健康预防意识,陈保龙夜以继日地做好村民预防工作。除了按照上级卫生部门的指导开展诊疗工作,他十分注重学习,翻看医书,请教同行,探寻为百姓治病的良方,把一个个经过实践的土方法送给百姓,使村民们改变了以往那种“生死由命,预防多此一举”的错误观念。

  几十年间,陈保龙不知治好了多少山民的疾病,免费送医送药、上门问诊的次数更是多到数不清。可是,当他看到关帝村一位小儿麻痹症患者在自己坚持了八年治疗后,如今已经娶妻生子过得很好时,心里特别知足,“因为我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尽了一个乡村医生应尽的职责。”他说,病人的感激是医生的最大荣耀。

  其间,陈保龙既可以到城市去发展,又可以到店上中心医院拿起铁饭碗,可看到村民期盼的目光,他始终踏踏实实地辗转南岭和寨里两个村做他的乡村医生。他说:“看到乡亲们备受病痛折磨,因处置不及时而延误病情,因救治不及时而离世时,我的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和哀伤。古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做的不就是这种好事吗?”

  几十年弹指一挥间,陈保龙在乡村医生这个平凡的岗位上,从满头青丝干到鬓发斑白,直至2011年因劳累过度得了脑梗塞,才不得不从医疗一线退下来。

  “如今丈夫一月只领着100元的退休金,还不够他吃5天的药,但他从不后悔,这不,病情稍有好转,就又开始下床帮儿子行医看病。”妻子申建英心疼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