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交市河口镇三羊沟,距离西山煤电古交水泥厂不远,有一处铝矾窑。这处数层楼高、非法烧铝矾土的土窑,在12月8日“并州环保行”记者采访团抵达时,依旧在冒着热气。“平常冒着白色的烟气,前些天刚刚熄火。”现场工人说。奇怪的是,这座冒着烟气的土窑,竟在当地国土等部门监管的眼皮子底下,非法生产至少两年之久。

  为何土窑已熄火,而窑口依旧在冒着热气?一位在土窑工作了两三个月的工人解释说,窑得慢慢晾,火得慢慢散。他承认,前些天,土窑刚刚装下了一批铝矾土,“每个窑口大概装了100吨”,“烧八九天就可以陆续出窑”。不过,约两个星期前,由于古交市环保、国土等部门来查,土窑就熄火了。让人没想到的是,土窑的老板到达现场后,把工人的说法全部推翻。他说:“近一年就没动过窑。”当记者问及“为何窑口热气袭人”时,该老板说“火就一直蒙着了”。“火能一直蒙一年?”面对记者的提问,该老板话题一转,一个劲儿强调“货生产出来也没人要”。

  经过烧制的铝矾石熟料,堆放在土窑的一旁,泛着灰白的颜色。从成色上看,应该是刚刚出炉不久。记者现场看到,该土窑共有3口窑,有两口窑内仍堆存着大量的铝矾石。一份古交市环保局《关于古交市河口镇两家非法企业的移交函》,也证明土窑老板在说谎。这份移交古交市国土局、落款日期为2014年12月1日的函,明确写明该铝矾窑“正在满负荷生产”。该老板坦言,该土窑啥手续也没有,建起来已有两三年时间。运行时,一天可以烧制铝矾石3至4吨。

  该土窑的安全问题十分突出:3个露天的窑口,没有任何围挡。如果有人不慎掉入该竖窑,很难爬出,因为窑深至少两米,更何况窑内还烟熏火燎。据介绍,该土窑直接用煤炭土法烧制铝矾石基料,其烧制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烟尘和二氧化硫,环境污染突出。土窑建起并投入使用至少两年的时间,为何如此长的时间能够逃避监管?或者监管部门有意屡禁不停?偌大的土窑,当真难以拆除而让违法者得以继续非法生产?

  职能部门良好作风,需要通过一个个扎实而有效的强硬执法行动方能树立起来。如果监而不管,那一个个土小企业,污染的不仅仅是我们头顶的一片蓝天。本报记者任晓明

  原标题:非法土小企业藏匿山沟 运行两年竟没关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