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生活晨报记者采访太原出租车行业发现,出租车司机怠工现象的出现,表面上是因为“滴滴专车”与他们争夺同一块蛋糕,实际上却另有隐情:不满出租车行业内的层层盘剥。

  “滴滴专车”出现后出租车司机赚钱更难了

  “17年了,每天拼了命的干上12个小时,一个月也只能赚3000多元,甭说买房买车了,连养活一家老小都成问题。”1月17日10时,记者见到出租车司机杨润宏时,他满脸愁容,一直注视着分布在“滴滴打车”软件上星星点点的“专车”,惆怅不已。

  30年前,杨润宏从老家太谷只身来太原谋生,最终选择了当一名出租车司机。但在出租车行业混了17年的他,至今似乎也没有闯出什么名堂来。

  杨润宏家里共有5口人,74岁的母亲常年患病,爱人是一名环卫工人,每个月工资最多只有1400元。为了节省家庭开支,杨润宏一家在远离市区的西山租房子居住。由于出行不便,杨润宏每天都得摸黑去市里跑出租。

  自从“滴滴专车”开始与出租车分切蛋糕后,出租车司机们的生活更艰难了。杨润宏说,太原市场上乘客的需求量是一定的,自从滴滴“专车”上线后,他们一个月只能收入2000多元,这无疑让一家老小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各项费用让出租车司机叫苦不迭

  被“滴滴专车”分切了“行业蛋糕”,但高额的份子钱却丝毫没有减少。“每个月向车主交6300元的份子钱,雷打不动。”杨润宏告诉记者,他是一个大包司机,按照太原市出租车行业的规则,经营权在车主手里,车主将车包给大包司机,每天收210元的份子钱,其他一切开销皆由大包司机承担。“每天早上一睁眼已经欠了车主210元的份子钱,再加上120元的加气钱以及二三十元的饭费、停车费等开销,每天至少要花销350元,之后赚的钱才是自己的钱。每天从早上7点30分出发,到晚上22点回家,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才能换来150多元的收入。”提起自己的收入,杨润宏顿感心酸。

  目前,太原市共有8292辆出租车,这些出租车全是2008年以前更新的,每辆车行驶里程达到了八九十万公里,已经接近报废。由于车很旧,很多部件已被更换多次。从2008年开始,太原市开始施行出租车油改气。杨润宏回忆,当时气比油便宜很多,而且政府答应改一台出租车会给司机1万元的补助,于是他就花费8200元进行了改装。但是没想到,现在油价一直在跌,气价却贵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燃油的车改装成燃气的车后,气的燃点特别高,对车的损害特别大,维修成本更高了。至今仅维修一项就已经花费2万多元,再加上两次换气罐,共花费将近3万元。“如果明年再不更新出租车,维修成本将会更大,而维修费用都是由包车司机来承担的。”杨润宏说道。

  份子钱、燃气费、维修费已经让出租车司机叫苦不迭。而每年两次审车、一次审气罐的钱也需要出租车司机掏。杨润宏对此很无奈,“每次审车需要花费400元,审气罐需要花费400元。审车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如果赶上网络不好,第二天还得接着审,每审一次车至少耽误一到两天的时间,这就相当于又损失了2000多元。“谁开车谁负责是行业规则,若出了事故,超出保险之外的钱,全由包车司机承担。照这样算下来,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微乎其微,为了能多挣钱,司机只能一刻不停地跑车。”杨润宏表示,按规定司机每开4个小时的车必须休息1个小时。但是为了挣钱,出租车司机每天最少需要工作10个小时。由于长期的劳累,肩周炎、颈椎病等疾病已经成为出租车司机的职业病。

  出租车行业现状让“专车”乘虚而入

  2000年,政府将统购出租车的经营权和牌照公开转让给了个人和出租公司。他们在花费9万元买到车后,只花费3000元就买到了经营权。拥有了出租车的经营权,就等于分得了行业“垄断”的一杯羹。

  多年来问题的累积,终于因“滴滴专车”的出现,成为了出租车司机们的爆发点,他们把对行业垄断的不满发泄了出来。

  据了解,车主每年向出租车管理公司交5700多元的挂靠管理费和5000多元的保险费,算下来每天有30元的开支。但车主将车转包给大包司机和托管公司以后,每天都会收取210元的份子钱。除去每天的管理费和保险费,车主每天坐在家便可净赚180元,一年就可净赚65000多元。而包车的司机从早忙到晚,每天也只能赚到150元。

  如果大包司机和托管公司不想自己营运,又可将车继续转包给小包司机。小包又分为整包和分包两种。对于整包,大包司机和托管公司会向小包司机收取230元左右的份子钱。除去交给车主的钱,从中可赚取20元的份子钱。“加上每公里燃气费中多收取的四五毛钱,大包司机每天可从小包司机手中获得至少30元的利润。”杨润宏告诉记者,分包则是采取白班和夜班双班制,大包司机和托管公司将车包给小包司机时,会向早班和晚班各收取120元左右的份子钱,再收取每公里燃气费,“小包司机跑一个班也只能挣不到100元,一年才能挣不到3万元。”

  杨润宏表示,利用经营权,将出租车市场垄断,然后进行层层剥皮,这就是目前出租车行业的现状。出租车公司、车主、托管公司、大包司机的所有利润,都产生在一线司机身上。一线司机虽付出了辛苦,但是收入、生活质量仍旧很低,更没有养老、医疗、保险等方面的保障。因此产生了为多赚钱而宰客、不打表等现象,从而让“专车”乘虚而入。

  明年太原将完善出租车营运环境

  对于”滴滴专车”,太原市客运办相关人士认为,“专车”虽然方便,但是在安全、交通事故赔偿等方面的体制很不健全,没有专门的部门来保障,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乘坐“专车”发生事故后由谁来赔付,也没有相关规定。

  该相关人士表示,出租车司机一年要经过180多个学时的培训,包括车辆安全、服务、技能等方面,而“滴滴专车”司机缺乏培训。另外,出租车五年以内每年审,五年以后一年审两次,而滴滴专车需不需要审验、多长时间审验一次,都没有专门的部门来管理,这都存在一定的隐患。而且专车的定价也存在一定问题,价格没有经过物价局审批,只是由滴滴公司和租赁公司商量着定下来的。另外,出租车有服务监督卡,包括公司、本人相片、本人名字、客运办监督电话。但是滴滴专车却没有这些信息,乘客只能看到一个车牌号,对司机的信息全然不知。

  对于如何继续改善出租车的营运环境,太原市客运办相关人士表示,今年年底,太原市出租车将会全部更换新车,并且会提高出租车的档次,增强舒适度,达到政府满意、出租车司机满意、乘客满意的效果。下一步,太原市会根据交通部的要求继续出台一系列政策,逐步完善出租车营运环境。

  晨报记者 李晓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