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苹五姐妹(前排)与李苹现在的家人一起合影

  ▲李苹五姐妹,讲述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3月21日10时许,在省城武宿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出站口,一早从朔州市平鲁区赶来的43岁的李苹电话响了,来电者是“贵州姐姐”。

  “姐,我在出站口,你们在哪儿?”李苹边接电话边四处寻找着。不远处,“贵州姐姐”听到李苹的声音,招手示意,并向李苹走来。

  看到姐姐,李苹也飞奔过去,姐妹俩抱头痛哭在一起。30年了,当初被人贩子从贵州拐卖到山西的李苹做梦也盼着有这么一天。30年了,一直在找妹妹的贵州人李江带着父母的遗愿,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了一起。

  A 30年前,她被人贩子从贵州拐到朔州

  记者当天提前来到机场2号航站楼出站口,李苹由25岁的儿子陪同着,娘俩已经早早赶到,在等待“贵州姐姐”的间隙,李苹跟记者讲述了当年的情况。

  时隔多年,有些情况她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有一个细节,她牢牢记得,就是她被拐走那天所发生的事。“那天是1987年农历二月十二,我爸爸的生日。”李苹说,当天下午,她在同学家写完作业,想出去玩,晚上再回家给爸爸过生日。

  出去玩的途中,李苹和同学们遇到了四个陌生人,三男一女,女的貌似还大着肚子。这四个人哄骗他们说,能带他们去山西玩。李苹不知道,这四个家伙正是人们所说的人贩子。没有丝毫防备的李苹和同学一起上了那四个人的车。

  “当时想的就是出去玩玩,等反应过来时,我们已经到了山西。”李苹说,辗转多次,她被带到了朔州的一个村子里,在那里,被十几个人看守着,等待附近邻村的男人去挑选,被相中的女孩就会被买走。李苹说,当时她不听话,因为不喜欢前去挑选的那些男子,因此她总是挨打。看守他们的人不仅用手打,还用皮带抽打她。

  疼痛难忍,哭也解决不了问题,于是李苹决定先保护好自己。有一天,来了一名大自己15岁的男子,李苹哀求男子把她带走,“当时我几乎就是那种乞讨的样子。他花多少钱把我买出去,我回了家都会再还给他。”李苹说的大自己15岁的男子,正是她现在的老公张某。

  当年,张某四处凑了4000多元钱,将李苹从人贩子手里“接走”。

  B 感激张某救了她,两人结婚并生下两个孩子

  到了张家后,张家一家人待李苹如亲生女儿一般。

  “那个时候,家里还有其他孩子,但是爸爸妈妈只护着我,给我吃米饭、面条等好吃的。”李苹说,自己不幸遇到了人贩子,但有幸遇到了待她不薄的丈夫及他的家人。两年后李苹做了一个决定,她要跟张某白头到老,永远在一起。1989年,李苹与28岁的张某“结了婚”。

  张某对李苹也是很疼爱,处处护着她。1990年,他们的女儿出生,1993年,他们又生了个儿子,一家四口幸福生活在一起。虽然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但李苹依然惦记着远在贵州的父母和兄弟姐妹。1997年,李苹凭着记忆里的地址,给家里人写了一封信,信中还带着一张他们的全家福。

  李苹说,信寄出后,她一直盼着有回信,但一直没有等到。这么多年,她一直想着能跟父母报一声平安。

  直到2016年,李苹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宝贝回家”的志愿者。李苹并不知道,这么多年,家里人也在如大海捞针般苦苦寻找着她。其间,因为父母过世及搬家,李苹的信件和照片都不慎丢失。

  2016年6月,李苹的大姐李江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登记了寻找妹妹李苹的信息,内容为“失踪地点:贵州省六盘水市水钢巴西南路体育场;失踪经过:李苹在水钢少体校读书,失踪当天晚上出门去同学家玩,后被人带走,1997年李苹来过一封信和一张全家照片,说她被人以4160元卖给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离石乡连家窑张某家。”

  C 志愿者几经寻找,终于见到了被拐走的李苹

  根据登记人提供的资料,“宝贝回家”志愿者分析李苹极可能还在朔州市平鲁区,所以2016年6月6日向山西地方群寻求帮助,在线索组小迪的帮助下找到朔州志愿者“幸福宝贝”“佛缘”等人组建了李苹案例讨论组。

  大家研究决定先私下打听看看情况,根据李苹信里提到的丈夫的情况,网站管理“梦”请志愿者丁超帮助在当地了解一下张某的情况。根据丁超反馈的信息,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高石乡确实有张某这个人,但是没有查到配偶信息(后来才知道因为李苹是被拐卖的无法上户口)。巧在“幸福宝贝”单位一个同事是张家窑的,离连家窑只有三公里。“幸福宝贝”就和同事说了这件事,并于6月15日去张家窑问了几个同村人。有人说连家窑确有李苹这个人,老家是贵州的,不过没有联系方式。

  过了一个月后,志愿者“幸福宝贝”和“佛缘”驱车一百多公里去到同事老家张家窑,同事的哥哥说认识张某,他给打电话问问。张某在电话里并不反感他们帮自己老婆李苹找家,并欢迎他们到家里去了解情况。

  在张某家里,两名志愿者终于见到了李苹本人,四十多岁的李苹已经抱上了孙子,当上了奶奶,看到志愿者非常高兴。“幸福宝贝”和“佛缘”详细了解了李苹当年被人带走拐卖的经过并与寻亲人李江提供的信息认真比对,得到情况如下:

  第一,李平所记忆的父母以及大姐二哥三哥的名字,跟寻亲帖子描述的高度一致;

  第二,李苹在1997年给家里写过信,信里有一张全家福照片,这一点和登记人提供的线索也是吻合的;

  第三,张某的名字,跟当时李苹写给家里的信中所说一致;

  第四,李苹说自己当年在贵州市六盘水水钢少体校上学,因轻信人言,在一天下午五点左右和几个同学一起随别人出走,最后“卖”给了现在的老公。寻亲帖里描述的李苹失踪经过和李苹所说完全相同。

  据此,理论上可以肯定李苹就是寻亲人李江所找的小妹。

  在网站管理“梦”的协调下,8月9日,李江到六盘水当地医院免费采集血样并寄达“宝贝回家”总部;8月11日,志愿者“佛缘”和“幸福宝贝”帮助李苹采集血卡并于同日寄出;2016年9月21日,好消息传来,李江和李苹DNA比对成功。

  D 姐妹俩团聚,抱在一起不愿分开

  21日10时许,姐妹俩在省城武宿国际机场相见,两个人抱头痛哭久久不愿分开,姐姐李江念叨着:“找了你30年,可算是找到了,爸爸妈妈不在了,也没机会再见你一面。”妹妹李苹一直趴在姐姐肩上不说话,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看着这对分离30年的姐妹再次重逢,在场的好多人都流下了眼泪,有人感慨:茫茫人海,能找见真的太不容易了。

  李江说,妹妹李苹被拐后,父亲因为想女心切,每日茶饭不思,一年后就抱病离世;父亲去世后,母亲听说当时李苹在贵阳火车站出现过,为了寻找李苹,母亲在贵阳火车站蹲守了一个星期等女儿,“都不敢上厕所,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女儿”。后来,家里人又听说看到李苹往成都方向走了,母亲又去成都的火车站找了好多天,但没有一点音讯。四五年前,母亲因为身体原因也离开了他们,临终前,母亲拉着李江的手,还念叨着一定要找到李苹。

  姐妹再次重逢,姐姐说,妹妹这是不幸中的万幸。而今,她们两个人能够团聚,她终于可以给九泉下的父母一个交待了:被拐走的妹妹找到了。

  E 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

  3月21日下午两点多,李苹终于把亲人们接到了自己在朔州的家。

  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里,一条小黄狗摇着尾巴跑来跑去,好像也在分享着主人的喜悦。厨房里摆满了各种蔬菜水果。

  李苹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带了好多东西回家,小姑子在厨房里切菜、煮肉,下午4时多,厨房里已经飘出炖羊肉的香味。憨厚老实的张某一会儿去厨房里打下手,一会儿逗逗小孙子,一会儿又进屋看看李苹姐妹们是否需要添水加水果,忙碌不停的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李苹女儿告诉记者,“从小到大,每逢过年,别的孩子都会跟着父母回姥姥姥爷家,我们只能看着,也不敢提,怕妈妈伤心。现在,妈妈终于找到了娘家人,我们全家人都替她高兴。”

  里屋里,李苹姐妹五人讲述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李苹说,“当年人贩子把我带到朔州,找不到婆家就天天打我。后来遇到老公,是我求他把我带回家的。公婆一家人对我都挺好,不把我当外人,有好吃的也先紧着我。”听到这些,大姐李江抹起了眼泪,“这些年真是苦了我妹妹了,幸好她遇到一家好人。”姐妹五人拉着手,想要把这闷在心头30年的思念一下子都从嘴里倒出来。

  自从志愿者联系到李苹后,她小半年的时间瘦了近20斤。“整晚整晚睡不着,想家,想亲人,止不住地想,白天想晚上想。”李苹说。

  李苹告诉记者,此生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送他们最后一程。现在,二爹年近80岁、三姨已经90岁,她很想回家看看长辈。“马上快过清明节了,我想回去给爸爸妈妈上次坟,活着见不到,死了也要见见他们。”“我这一辈子遗憾太多,现在二爹和三姨岁数大了,我不想再给自己留遗憾。”

  至于“被拐卖”的后续处理,因为李苹的家庭很幸福,已经舍不得离开这个家庭,警方也不再追究。

  山西晚报记者 徐麦丽 王晋飞 实习生 张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