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从五六岁就开始爱上面塑,并多年执著学艺,练就一手精湛的面塑绝活。其作品多次获全国大奖。他还创办了“晋韵博艺面塑传承工作室”传承传统面塑文化。

  〖核心提示〗

  3月16日下午,在太原市新西实验小学一个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小朋友们一个个专注地揉着手里的彩色面团,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着讲台。山西省一级民间艺术家、非遗传承人王博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上面塑课,坐在后面的孩子们可以从投影仪放大的幕布上看清楚老师捏面塑的每一个细节,王博一边耐心讲解,一边细致地教学生们动手捏面塑。90分钟很快过去了,孩子们笑眯眯地用小手托起自己刚刚捏好的白菜,争先恐后地让老师看。王博说:“孩子们特别喜欢面塑这个传统项目,他们动起手来兴趣浓厚。这学期计划学习各种蔬菜、水果面塑课。”这是新西实验小学将非遗项目列入常态化教育的第一堂课。王博对优秀传统文化面塑绝技能在学校得以传承感到特别欣慰。

  执著学艺

  王博出生、成长在太原市上马街,大约五六岁时爱上面塑,在太原塑料厂食堂工作的奶奶,是捏花馍的好手。新春佳节蒸花馍,要捏制枣山、佛手、石榴、羊头、猪头等花馍;寒食节要捏燕子、蛇、鸡娃娃等各种动物的花馍。小小的王博总是守在奶奶跟前要一块面团玩,童年时的王博心中播下了面塑的种子。

  长大后的王博到餐厅当过厨师,做起面点、面塑来得心应手。1997年,19岁的王博开了一个小店,动漫、游戏光盘、书籍租赁,一半为了玩儿,一半为了赚钱。后来又与朋友合开了网吧,然而,在眼花缭乱、闹哄哄的网吧里,王博觉得浮躁不安,他心中放不下那些花馍与面人。忙里偷闲,钻在自己的小屋里,看书、上网查资料、琢磨捏面人的技艺,屋里到处摆着他的面塑作品。网吧与面塑,他在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里穿梭着。

  一日,偶然路过文瀛湖公园,王博看见一位慈眉善眼的老师傅在捏面人,跟前围了两三圈孩子。师傅的箱子上,插着用竹签挑着的孙悟空、猪八戒、黑猫警长、蜡笔小新等彩色面人,孩子们用期盼的眼睛盯着老师傅的双手,有的说要唐老鸭,有的说想要米老鼠。王博静静地在孩子们身后站了1个多小时,看着许多孩子拿着自己喜欢的面人炫耀着离去。王博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广告:有一小孩在家正玩耍,突然听见窗外有人叫唤“牙膏皮换面人哎”,小孩赶紧将家里的中华牙膏挤满了牙刷,然后拿着牙膏皮跑下楼去,换了一个竹签挑着的孙悟空。广告的本意是宣传中华牙膏的久远历史,而王博从中悟到的却是:面塑艺术带给孩子们的乐趣与竹签面人的商机。

  回到家,王博兴奋地给父亲讲述着公园的偶遇,父亲满有把握地一拍大腿:你说的是“面人张”张振明!明天我带你去他家,让他教你。他的父亲王福生是太原市民间艺术家协会的老领导,许多民间文艺家都是他的老相识。父亲最清楚儿子的心思,王博从小就有捏花馍、捏泥人的天赋。

  就这样,王博成了张振明的徒弟。在张老师的徒弟中下岗女工居多,王博是最年轻的一个,也是一看就会、一点就通的徒弟。学艺第二天,王博扛着一大袋面粉回家。他根据师傅教的配方,反复试制,王博知道,要想面塑色彩鲜艳、不开裂,并能长期保存,配面很关键。他每天撸起袖子揉面,糯米面、白面、蜂蜜、盐……按照比例配料,家里的客厅被他的工作台与摆件架占去一大半,阳台被他的材料堆满了,每天练习十几个小时,揉面揉到臂膀酸,捏制捏到手抽筋。生意不做了,网吧不开了,王博一心一意做起面塑艺术。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天资加上天道酬勤,王博总算捏出了名堂。他捏出的古代四大美女各具特色、风姿万千,关老爷立马横刀、须髯飘飘,生肖动物形态逼真、憨态可掬。王博开始参加太原动物园庙会、晋阳湖端午节民俗文化节等民间艺术展演。靠着精湛的技艺,30岁出头的王博赢得了“面人王”的美誉。他创办“晋韵博艺面塑传承工作室”被列入太原市“十一五”期间重点文化产业项目。

  艺无止境。2009年夏,王博决定拜国内最高端的面塑工艺大师萧占行为师,继续深造。他风风火火地跑到北京,萧占行不在北京,他找到萧师傅带过的徒弟,被告知:师傅在深圳,他不收徒弟。回到太原后,王博没有灰心,托在深圳的朋友帮忙打听。时隔半年后,朋友说深圳罗湖口岸有个民俗艺人,又说在锦绣中华民俗村见过。王博动身去深圳,怕人家不收徒弟,王博不得不带上自己的各类获奖证书。在锦绣中华民俗村找到了萧占行面塑大师。王博拿出自己的各类证书毛遂自荐,师傅才答应接收这位年轻又有一定功底的徒弟。师傅果然名不虚传,不断有香港、台湾等地客人来定制他的面人,生意红火,效益可观。王博怀着一颗崇拜的心认真学习,师傅只做不讲解,徒弟只能自己观察、照相、摄像。王博交了8000元学费,借住在朋友家,学了1个月,萧占行把自己最拿手的水浒一百单八将、关公、钟馗、达摩的面塑手艺都教给了王博。

  艺惊海外

  2011年的7月24日,法国留尼汪圣丹尼市的街头热闹非凡,当地华侨商会与关公协会举办的“关公节”,请来了关帝老家山西的客人——山西民间艺术家协会和太原市歌舞杂技团。关帝庙所在的唐人街,锣鼓喧天、雄狮舞动。步行街上挤满了各个种族的人群。在距离关帝庙不远的街头,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一位年轻的面塑大师。在这些金发蓝眼、黑皮肤厚嘴唇的人眼里,这位身着大红色唐装,长得虎头虎脑的黄皮肤大师倒成了“外国人”。当地人没见过中国面塑艺术,王博手持彩色面团,熟练地搓条、拨花、展片、润色、压滚珠,并借以简单的工具——梳子、剪刀、毛笔、竹签等,捏出生龙活虎的动物和惟妙惟肖的人物肖像“面人”。现场的大人小孩,一个个瞪大眼睛盯着他手中的面塑,王博台桌上摆着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面塑作品,人们最喜欢他捏的关公像、十二生肖中的龙和足球明星人物肖像。虽然语言不通,欣赏艺术的心是相通的,当地人用他们的语言对着王博竖起大拇指,一位男士说着蹩脚的汉语:“哇,好神奇啊,这是用什么做的?”王博从国内带去的几十件成品,除了赠送部分,其他很快销售一空。一位脖子上戴着工作牌的摄影师手里举着钱要给孩子定制肖像,王博只收了40欧元。王博知道还有一些主办者要定制肖像,多了做不出来,他现场只收订了6位。因为捏人物肖像是慢工细活儿,需要安静的环境,他给6个人一一拍了照,准备回酒店后慢慢捏制。

  夜晚,劳累了一天的王博要赶制人物肖像,还要准备第二天现场活动的材料,一口气忙完,已是凌晨4点了。现在的中国,老百姓出国访亲探友、观光旅游早已经不稀罕了,可像他这样作为太原民间文艺的代表之一被邀请出国表演的却不多。这是他第一次出国表演,没想到,太原的民间艺术在国外这么受欢迎。

  进军“非遗”

  2013年2月,太原市迎泽区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在开化寺举行。“老鼠窟元宵”“庙前高跷”“铁匠巷高跷”三组大型面塑都是太原市民最熟悉的传统食品与传统绝技,3组作品共有近20个人物,从垂髫幼儿到耄耋老者,个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老鼠窟元宵”从石碾子磨面、配料做馅到滚元宵、煮元宵、吃元宵等一系列场面,人物活灵活现,场面生动,趣味盎然。人们热切地引颈观看,饶有兴趣地议论纷纷。有人说:人家老鼠窟的元宵做工精细,用料讲究。有人说:馅大皮薄,香甜可口……有位老汉津津有味地为众人讲解庙前文高跷,铁匠巷武高跷的特点。人们好像不是在参观面塑作品,而是在感受着太原历史文化底蕴和传统民间绝技的独特魅力。然而,热闹的展览现场背后,是王博30多个日日夜夜的辛劳与汗水。

  1个月前,迎泽区有关部门邀请他制作一份特殊的“非遗档案”,来反映“老鼠窟元宵”“庙前高跷”“铁匠巷高跷”这3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前王博做面塑不用设计图纸,只是构思、打腹稿、按腹稿捏塑。这次不同了,得设计场面、人物造型。他查资料、找照片、看录像、拜访老艺人,从中了解挖掘绝活的艺术特点,再进行整体设计、艺术加工。高跷是流行于迎泽区庙前街、铁匠巷及其周围的民间表演艺术,表演者要在小腿部位捆绑上高1米左右的长木跷进行表演,内容又多以古装戏中的一些人物情节为主。王博仔细考察研究,几易其稿,反复修正,没日没夜地专心捏制,精细雕琢,终于创作出“上扁担”“骑骆驼”“跳板凳”等高难度高跷动作。展示传统高跷中蝎子倒钩、鹞子翻身、金鸡独立等绝活动作的人物最难制作,王博在工作台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不说场景道具,就20多个人物形象,一个一个根据三庭五眼的标准定出人物的五官位置,再压出眼部位置、鼻梁和下巴,按眼窝,抬眉骨,根据年龄做出皱纹或眼袋。手里的工具剪子、梳子、拨子、滚子、竹签等不停地换来换去。深夜,累得东倒西歪的王博,趴在工作台睡着是常有的事。妻子赵淑霞放弃了会计工作,协助王博,学习面塑技艺。用了1个月时间,王博如约完成了这3组非遗专题面塑作品。

  近年来,王博很乐意参加太原市优秀文化艺术进校园“双百工程”暨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活动,他先后走进太原市聋人学校、新建路第二小学、小返乡小学等为师生们传授太原传统面塑制作技艺,很受欢迎。对于传承问题,王博说:“传承并弘扬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必须从娃娃抓起,现在的非遗进校园,只是一项趣味活动与互动形式,讲一次课、搞一次活动,活动结束就完了,传承下去不容易。”王博的心愿是,政府与教委将非遗进校园办成公益性的、常态化的课堂。然后发现苗苗,重点培养,让三晋文脉、晋阳文化代代相传。

  〖相关链接〗

  王博微档案

  王博,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一级民间工艺家、山西省民间文化遗产杰出传承人、太原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2010年,其面塑作品“神威钟馗”参加第八届中国民间艺术节并荣获金奖。2012年,其面塑作品“武圣关公”“文圣孔子”在第36届国际博物馆日暨山西民俗专题展中均荣获金奖。2013年,其面塑作品“四大美人”荣获第十一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作品银奖。

  山西日报 王灵仙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