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女性朋友到妇科问诊,看到男医生,总是“条件反射”地想要回避。然而,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妇产科内,身为妇科男大夫的王伟大夫,情况却截然不同:许多女性朋友为看他的门诊,甘愿排长队等候;有的病人到其他医院就诊后不放心,特意来挂他的号,求个权威说法。“粉丝”众多的王医生,俨然是病人心中“妇女之友”。

交班、查房、门诊、手术这些都是一个医生每天必备的工作,说特殊是因为王伟是一名男妇产科医生,不特殊则因为他与众多医生一样,为患者服务别无二样。2007年,研究生毕业后,王伟正式成为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妇产科大夫,刚开始会有孕妇对他的男性身份非常介意。他说“你的任务是生孩子,不是选医生,而且医生眼里只有病人,没有女人。”孕妇最终接受了王伟。

  9月11日8:15

王伟刚下夜班又开始了一天的新工作,与医护人员交接班,了解新进病人的情况,以及住院病人有无新病症,吃药情况如何。虽然洗了一把脸,难掩一夜未睡的疲倦。今年34的王伟笑称,哎,不行了,老了,以前通宵值班第二天没这么累。                                    

  8:30

开始查房,这是一项繁琐而无限循环的工作,跟随他来到产科的门诊间,一些大月份的孕妇在进行产前检查。

检测胎心,量腰围,查血压等等,每位患者都想跟医生多说几句,听到一句“孩子挺好的”,孕妇和在旁陪伴的妈妈和婆婆就很满足,但若听到“孩子心跳太快,你需要吸点氧”等话,孕妇面露难色,这时孕妇的妈妈和婆婆就会把王伟叫到边上,询问情况,注意事项等,这一个人就是5分钟,王伟表示:“我会尽量表示给每位患者多说一些,情况好的,我就告诉她保持心情愉悦,情况不太好的,尽量告诉她的家人,让她在饮食、休息以及情绪方面多照顾孕妇,不直接跟孕妇说也是怕影响她间接影响到胎儿。

由于他耐心讲解,获得患者家属的一致好评,患者由最初排斥男医生看病到来了找王大夫看病,放心。王伟很满足。看过一圈,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10:00

所谓“产科喜事多、妇科悲事多”,在妇科摸爬滚打的这些年,看完产科看妇科,他要整理一下情绪,昨晚值班时他接到一位疑似患有宫外孕的患者,病房内患者躺在床上,为了今日的检查,她还没有进食,王伟查看她的情况后,让护士带她去做B超,并让她的家人去给她买点吃的。如果确诊是宫外孕,马上需要手术。

王伟自从上班以来,经常能接到从各大医院转来的患者,他表示,一些小病在地方医院或者二甲医院都可以治,但患者还是选择从县市区转院到太原三甲医院,这无形中增加了医院的病床周转率,而且耽误患者最佳治疗时间。不可取,但又无法跟患者讲清楚,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11:15

转完科,他回到办公室开始写病历,今天没有什么意外情况,中午可以早点去食堂吃午饭,还可以与同在妇产科当助产士的妻子王红媛见一面,夫妻俩已经24小时没见面了,昨天早晨上班后,晚上夜班,直到现在没有见面。聊起家人,王伟的眼中写满愧疚,两人虽然都在妇产科工作,但平时见面时间很少,妻子大多时间都在分娩室,而他奔波在妇产科各个科室、病房以及手术间,时间总对不上。

趁着现在有时间,他给妻子打电话说中午可以“约个会,一起吃饭”,透过电话都能听到王红媛开心的应答。

刚挂了电话,一个电话打来,手术室的同事打电话说妇科有个癌症手术需要他去帮忙,放下电话,他就向手术室奔去,顾不上给爱人打电话解释一声。

  11:30

王伟走进手术室。

……

  14:25

王伟来到产科病房,他来查看接生没多久的婴儿,孩子刚睡醒,他轻轻抱起孩子,查看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让护士准备给孩子沐浴,按摩。一个个孩子看过后,我们回到他的办公室等待下午另一台手术。

上班多年,他已记不清接生过多少孩子,抱过多少孩子。但他自己的孩子,今年已经6岁的女儿,迄今为止,他没抱过几次,从孩子出生到上幼儿园、上小学,他没出过一点力,都是妻子与丈人丈母娘在照顾。

他记得,女儿幼儿园3年,他只接过一次孩子,那次的情形他记忆犹新。

一天回家较早,女儿磨着不肯睡觉,已经晚上9点多了,孩子略带委屈地告诉他:爸爸,你能不能去幼儿园接我一次啊,小朋友们都是爸爸妈妈轮着接送,我只有妈妈和姥姥接送,小朋友都说我没有爸爸,你去接我时,我要告诉小朋友,你们看,我有爸爸。

王伟讲述时眼眶红了,他说那一刻他才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第二天他特意与同事调班去接孩子回家,他在幼儿园逗留了一会,听着女儿骄傲地向小伙伴介绍自己的爸爸,大声说我爸爸是医生,他接生很多小朋友。第一次有时间看看女儿的幼儿园是什么样子,女儿每天念叨的好朋友是谁,第一次审视自己的女儿,从嗷嗷啼哭的小婴儿变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16:20

开始第二台手术。

换衣服、消毒、进手术室、准备工作、开始……

太原下了一天雨到现在也没停,夜幕降临了,他们还没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