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11月23日下午,山西儿童医院病房,8岁的赵劲旗刚做完化疗,光头、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望着外面的天空,单薄的身体罩着一件病号服,身旁他的父母眉头紧锁,忙碌着打水准备给小旗旗擦洗。

9月的一天,他被查出患了急性髓细胞白血病,需要移植骨髓,父母或直系亲属配型成功率较高,让他父母愁眉不展的原因是,小旗旗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而是8年前捡到的一个弃婴,没法给孩子配型,现在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让他们救孩子一命。夫妻二人提供了当时捡到孩子的一些信息,望好心人看到后能一起帮忙寻找小旗旗的亲生父母。 

  武乡男孩上学第二天被查出患有白血病

赵劲旗是山西长治武乡故县一位普通的小朋友,9月份刚升上三年级,然而上学仅2天,突然发高烧被家人送到山西长治沁县人民医院检查,医院做了血常规后告诉他的父母,孩子情况不太好,需要赶紧转往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建议他们去太原的三甲医院确诊。

9月4日,小旗旗的父亲赵卫平和母亲李素萍带着孩子来到山西省儿童医院,当天给孩子做了血常规等系列检查,并于9月5日做了骨穿,得出的结果是,孩子患了急性髓细胞白血病,为了进一步查出病因,医院把给孩子做的系列检查样本给北京一家医院寄去一份,十几天后,得到的结果与省儿童医院一样,最好的解决方案由孩子的父母或近亲为孩子提供适合的骨髓进行移植,成功的几率会大一点,听到医生这样说,赵卫平与李素萍面露难色,医生很不解,一再询问下,赵卫平说出了原因,原来小旗旗是8年前,夫妻二人捡来的弃婴,自然无法给孩子提供配型成功的骨髓。

  8年前一个清晨夫妻在长治捡到被遗弃的小旗旗

11月24日上午,在山西省儿童医院附近的一家出租屋里,见到了这一家人,环视这个出租屋,这是太原上世纪的筒子楼,被房东把单元楼分成2家,他们租住的这家不到30平米,只有一个卧室、2平米的小厨房和卫生间,只有卧室能采到一点光,孩子戴着口罩躺在床上,一见有外人进去,孩子很高兴地一边打招呼一边叫着“阿姨好、阿姨好”。

赵卫平使了个眼色,李素萍把我带到她家不足2平米的厨房里,告诉我说,小旗旗非常聪明懂事,目前,他只知道自己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们也不想让孩子知道,接着她讲述了孩子的身世,那是2006年12月14日的一个清晨,李素萍接到丈夫的电话,她丈夫在长治出差,早晨在过马路的一个丁字路口时,听到一个纸箱内传来婴儿羸弱的哭泣声,赵卫平循声过去打开纸箱一看,纸箱里有一个用小被子包裹完好的婴儿,看到这个孩子,他心软了,马上给妻子打电话说了此事,俩夫妻没多想,就把这个孩子收养了。

回家后,夫妻二人慢慢打开襁褓看孩子,皮肤较白,背部有很多青一块紫一块的斑块,全身没有什么明显的胎记和印记。只在襁褓最里面一层,有一个小纸条写着孩子的出生年月:2006年12月9日,其他再没留下什么。 

夫妻二人为孩子取名赵劲旗,希望他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变得刚劲有力成为生活中的佼佼者,虽然他们家住在武乡故县,但自从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他们就把小旗旗送到了教学条件较好的武乡县太行小学,如果不是这场病,小旗旗已经上课快3个月了。

  养父母急寻孩子亲生父母 望其现身

赵卫平和李素萍当年收养孩子后,就把孩子是抱养的消息封存起来,“我们一辈子也不希望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就是我们的亲儿子。”李素萍很激动,但9月5日从山西省儿童医院的大门走出来,她的脑里还想着刚才医生说的话:白血病要想根治很难,药物化疗只能控制病情,若想根治只能移植,直系亲属提供骨髓手术费大概20万,如果通过中华骨髓库配对,费用大概要50万,而且移植后还有3-5年的排异关口很难过,这笔费用同样是不能小觑的,而且如果通过中华骨髓库配对,一来需要等待合适的资源,这需要时间;二来移植后的排异性复发很高,手术费用也较高,目前,对孩子来说,争取最短时间配型成功就是挽救孩子。

虽然本想着把孩子身世的秘密死守到底,但为了救孩子,考虑过后他们决定先找孩子亲生父母,让他们来救孩子,但茫茫人海怎么找呢?他们带孩子来太原看病,9月20日开始拜托自家亲戚在长治各大街巷张贴寻人启事,并在当地贴吧、朋友的微博上发布信息,开始寻人。

  寻人两月没有音信 夫妻二人表示决不放弃孩子     

如今,2个月过去了,长治方面并没有传来好消息。“这样坐等孩子亲生父母太被动了,大人可以等,孩子等不起了啊!”李素萍很着急。11月23日,李素萍带孩子做完第三期的化疗,医生告诉她,目前孩子的情况比较稳定,再持续做三个疗程的化疗,就可以接受移植手术。

孩子的病情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没有资源这一切都是枉然。

从孩子9月3日被查出患病开始,李素萍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在看病期间,他们曾回武乡住过几天,因为孩子的奶奶去世了,夫妻二人带孩子回去看奶奶,让老人家能够安心地走。之后孩子情况不稳定,他们又回到太原,加上手头没什么钱了,便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先租了3个月,缴了4000元钱,比在医院便宜。

这个家庭从孩子生病到现在已经花了14万元,李素萍是一位乡村教师,她爱人是一位乡政府工作人员,每个月两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不到5000元钱,他们的女儿在北京上大学,每年的学费生活费加起来需要15000元钱,家里已经掏空了。全家人陷入了极度痛苦和绝望之中,但夫妻二人表示绝不会放弃孩子,他们会继续寻找也会更好的照顾孩子。

如有好心人找到赵劲旗的亲生父母,可以与孩子的母亲联系,姓名:李素萍,手机号码:13633552172 如有意救助的好心人可以将善款汇至开户行:山西省农村信用社武乡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姓名:李素萍,卡号:6212804810000029038

新浪山西出品 文字\图片 闫淑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