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政府在2015年1月2日首次提出要将汽车总量控制在110万辆以内。然而2014年9月,当地机动车总量已突破百万。这意味着,今年太原机动车相对增长量不能超过10万。那么太原是否也会像深圳、天津、杭州一样使用“闪电式空降”机动车限购政策?如果实施机动车限购政策会不会采取这种方式?“城市治堵”一个如此长久的课题,真的能“一限了之”?

调查:超七成网友不支持为治污而限购汽车

1月8日下午,新浪山西发起“太原宣布控制机动车数量你怎么看”的调查,截止1月10日8时,共有4579名网友参加投票,其中超七成网友认为限购解决不了污染的根本问题。

太原平均4.245人有一辆机动车 停车位缺口14万个

如果按照太原市常住和外来人口总和535.7万计算,停车场面积应该为428.56—535.7万平方米,而太原市现有停车场面积仅占应设置面积的3.18%-2.55%。

你有车吗?
没有
你是否有购车的打算?
没有
你认为拥堵是限购的重要原因吗?
是,高峰段车流拥堵严重,限牌势在必行。
否,合理优化城市交通路网,仍可以解决拥堵问题。
你支持为治污而限购汽车吗?
支持。
反对,限购解决不了污染的根本问题。
  • 太原首提汽车总量控制目标将控制在110万辆以内
  • 山西省太原市政府日前表示,为缓解机动车污染等问题,到2015年底,该市机动车保有量将控制在110万辆以内。这是该市首次提出机动车保有量控制目标。据了解,目前太原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百万辆。2015年,该市将加速淘汰黄标车和老旧车辆,严格限制机动车保有量增长速度。
  • 太原宣布控制机动车数量部分市民现恐慌性购车
  • 太原市几家4S店的电话,工作人员均表示近期确实传言要限购,并且近几日店内顾客流量明显要高于以往,多数消费者都是听了限购的传言,然后纷纷购车“占指标”。“去年底深圳闪电式的限购给消费者都敲响了警钟,何况现在政府已经提出要限制机动车数量,大家还是相信限购是十有八九的事儿。”一家4S店销售人员谈到。
  • 上海

    1994年,上海开始对中心城区新增私车额度通过投标拍卖的方式进行总量调控,为了控制新增机动车总量,缓解交通拥堵。上海有关部门曾表示,这是上海目前交通现状下,暂时且有效的管理方式。这一做法借鉴于新加坡模式。

  • 北京

    北京市政府以政府令的形式发布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自发布之日起实行。规定指出,小客车配置指标将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市政府确定2011年度小客车总量额度指标为24万个(平均每月2万个)。指标额度中个人占88%,营运小客车占2%,其他单位占10%。 车辆上牌需通过摇号,个人买车每月可摇号一次。

  • 贵阳

    贵阳市政府发出第5号令,决定对车牌号分段管理。该市初期将购车摇号总量定在每月1800辆。《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专段号牌并不额外收费,且实施时间暂定两年;和北京的摇号上牌也不一样,它并非不让人买车,只要你不把车开进贵阳市一环路,普通拍照的车购买、上牌都与过去一样。

  • 广州

    广州为交通治堵推出了限牌新政《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试行办法》,试行期为1年,按规定将于2013年6月底到期。

  • 天津

    自2013年12月16日零时开始天津实施无偿摇号与有偿竞价相结合的限牌措施,具体的小客车调控总量管理办法将于2013年12月底另行公布。天津市机关、事业单位不再新增公务用车。

  • 杭州

    2014年3月25日7点,杭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杭州市交通运输管理局局长范建军宣布,从今天零时起,杭州行政区域内小客车实行增量配额指标管理,增量指标须通过摇号或竞价方式取得。

  • 太原

    太原市政府在2015年1月2日首次提出要将汽车总量控制在110万辆以内。此消息发布后,部分市民出现恐慌性购车。

  • 限牌偷袭让政府公信力丧失殆尽
  • 大量网民对政府突然宣布限行的行为表示不理解个,更有网友说“政府你的节操去哪了?”从辟谣到“精辟的谣言”,政府的公信力已经薄如蝉翼了,需要政府抱着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言慎行态度处之了。
  • 多地依赖限车治污治堵 被指忽略公众感受
  • 限购政策没有依据,拥堵是多因素导致,并剥夺了消费者的公民权利,国外并没有限购这种政策,这表现出政府执政者的懒政行为。解决拥堵和污染问题应从根本原因下手,例如公共交通建设、道路规划、油品和工业排污等,而不是简单一限了之。
  • 人大代表支招治堵:“疏”比“限”更管用
  • 盛国民表示,一些城市采取摇号限行的做法,其实是一种“懒政行为”。他认为,很多地方的交通拥堵不是路不够宽,而是由于管理不善造成的。为此,他呼吁从娃娃开始培养交通意识,提高全民素质方是交通拥堵“治本之策”。
  • 城市治堵合理规划比限行限购更有效
  • 在马志武看来,如果规划问题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即便从其它方面进行补救都不能在根本上解决问题。他举例说:“限购限号都没有太大作用,也不符合规律,是拆东墙补西墙。有些城市发展公交的力度不能说不大,但还是很难解决拥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