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前,写过一篇《“香水拍黄瓜”吃不得》,意在规劝那些强行在河南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内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进行锻炼必须要讲规则,因为那是体育的应有之义。

 然而,那些大爷大妈们似乎并没有在意舆论的倾向,依然我行我素,从篮球场“转战”羽毛球场,又令那些羽毛球爱好者无所适从。

  广场舞诞生以来,时与争议相伴,获得有关部门正名和规范后,仍有少部分舞者不顾约束,一意孤行,其中“霸占”王城公园篮球场和羽毛球场的大爷大妈们具有一定代表性。

  身为长者,理应在遵纪守法、维护规则、诚信待人等方面成为儿孙辈的楷模与榜样。然而,个别跳广场舞的人为使个人或小群体的意愿得到满足,置规则于不顾,使得一个很好的群众健身项目进一步被“妖魔化”,倘若继续这样,岂不是要把广场舞跳成“二百五”?

  体育是讲规则的,它如同契约,让人们在运动中规范行事。无论竞技体育,还是群众体育,它对待每个人、每支队伍都是公平的。博尔特在100米比赛中不管跑得多快,他必须老老实实地在起跑线后听到发令枪响才能冲出去,否则就会被取消比赛资格;梅西球踢得再飘逸,比赛中也必须受裁判“管控”,不会因为他是明星就把他的越位进球算作有效;同样,跳广场舞的爱好者们大多会寻找合适的场地,而不会站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扭来扭去……

  规则在人们心目中并非缺少位置,只不过当事者有时不能一视同仁——对己过宽,对人过严——这样会引发问题,如同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在洛阳王城公园内侵占场地事件。

  由陈忠实先生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白鹿原》刚刚结束首播,其中不论是白嘉轩购买鹿子霖的土地,还是白孝文向鹿子霖出兑地产和房产,不仅要书写地契和房契,还要请“中人”见证。可见几十年前,人们对规则已相当重视。

  延伸至体育,规则是确保运动活力的基石。为什么每年会有数以亿计的人投身或接近体育,因为体育使人与人、队与队之间的关系变得简单明了,规则之外的东西在竞技场上被无限弱化,它最大限度地展现出公开、公平、公正,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规则保障。

  上周,上海上港队外援奥斯卡因与广州富力队的比赛中在与对方争抢球时,以非道德方式侵犯他人,被停赛8场,罚款4万元。显然,这并非凭空而断,而是依据规则处罚。

  现在,体育越来越强调规则意识,与教练签订执教合同、判别比赛胜负、处罚违规行为,这些都有“法”可依,否则今天一个规矩,明天一个说法,岂不成了体坛的笑话?

现在,那些在河南洛阳王城公园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无法获得舆论同情,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遵守相应规则。而这,恰恰不是体育的应有之义。

(来源:中国体育报 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