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盂县,一个典型的煤炭资源大县。在经历数轮煤炭起伏之后,当地煤炭企业主动跳出煤炭依赖路径,布局生态观光、现代特色农业等新兴产业,逐渐走出转型之路。

60年老矿经历几轮跌宕起伏

      8月30日,在盂县石店煤业华北奕丰生态园内,淅沥的小雨中,往来游客穿梭、新鲜的农特产品引人驻足。目力所及,绿色是这里的主基调。不过,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土地塌陷、灾害频发的煤矿采空区。

      山西晋盂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石店煤业董事长张志生介绍说,在上世纪90年代、2008年、2013年等多个煤炭周期中,石店煤业经历了煤炭行业的起伏跌宕。上世纪末,石店煤矿曾经建立了以采煤——洗煤——炼焦——炼镁等为一体的工业经济循环链条。2008年以来,随着主焦煤坑口关闭,企业的循环经济链条被迫中断。此后,受经济危机影响,大批员工下岗,企业发展陷入困顿。2009年11月,石店煤矿改制为石店煤业公司。面对困境,企业采取以退为进的办法,一方面关停炼焦、炼镁等亏损产业,切断出血点,一方面组织部分下岗职工组建金地公司,转型从事绿化、园林等项目。

      对于过往的煤炭寒潮岁月,石店煤业的煤矿工人记忆深刻。石店煤业旗下金地公司负责人侯吉全说,2009年,受主焦煤资源枯竭影响,公司循环经济板块负债累累,洗煤、炼焦、金属镁等链条产业工人700余人下岗。侯吉全说,从昔日受人艳羡的国企职工一朝变成自谋职业的下岗失业人员,大家内心极度失落。也就是从那时起,这些煤矿工人深刻认识到“单一煤炭经济”带来的产业后遗症。

跳出煤炭圈子谋新生

      痛定思痛,也就是从那时起,石店煤业开始谋划治理采空区、修复生态,并借此布局转型产业,焕发生态价值。

      石店煤业旗下金地公司负责人侯吉全说,2009年,大批职工下岗。在经历一年的谋划、准备之后,石店煤业召回下岗员工700余人,组建金地公司,从此开始从“地下到地上”“从采煤到播绿”的转变。

      2010年,700余名煤矿工人脱下工装,背上器械,走进荒山秃岭的东寨。彼时,这里山石破碎、植被稀疏。从煤矿工人到造林先锋,适应了新身份的国企职工凿石挖坑、下山取土、上山植树。短短数年,盂县东寨的山沟荒坡已从一片荒山变成满眼绿色。

      30日,在盂县东寨,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松柏、国槐迎风起舞。穿行林间,此地仍有100余名造林人员从事后期管护工作。侯吉全说,除了上述100余人继续管护林木,剩余人员全部分流到“华北奕丰生态园”项目,从事种植、养殖、生态旅游等工作。

      如今,阳泉当地,华北奕丰生态园已是远近游客休闲、度假、亲近自然的新地标,而它的缔造者正是石店煤业。

      山西晋盂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石店煤业董事长张志生介绍,2010年,因为常年采煤,盂县郭家坪村周边土地塌陷严重。出于承担责任和修复生态的考虑,石店煤业果断启动整村搬迁、采空区治理。在此基础上,2014年,石店煤业投资建设山西华北奕丰生态园,并进入山西省级转型综改重大项目序列。

       据介绍,华北奕丰生态园作为采煤塌陷区生态修复治理、发展农业生态旅游投资兴建的产业转型项目,自成立以来,已建成圣仙乐生态酒店、农业科技观园、花卉智能温室、散养鸡场、鑫睿游乐场、自由滑草场、植物迷宫、草坪广场、奕丰马场、奕丰钓鱼台、散养猪场、采摘园等多个景点。 

      在华北奕丰生态园内,此前整村搬迁的郭家坪村民和煤矿下岗职工在此实现二次就业。从昔日地质灾害频发的采空区到如今生机勃发的生态园,从靠天吃饭的村民到就近就业的旅游从业者,石店煤业的转型实践回答了产业转型、修复生态的课题。

      张志生说,在煤炭行业工作30年,我们对这个行业感情深厚,但煤炭寒潮和产业升级带给我们的冲击倒逼我们重新审视资源观。目前,在规划面积1.35万亩范围内,石店煤业已经完成大部地区的采空区治理、生态修复,包括现代农业展区、生物质能源区、生态观光区等在内的二期工程正在实施。

      张志生说,采空区修复治理和开发的实践告诉我们,跳出单一的煤炭资源束缚,审慎及时地布局新兴产业,修复后的生态资源也能焕发产业价值。

责任编辑: 申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