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人类绘画史,是以壁画拉开序篇的。

       壁画是中国画的主干和精华,是人类生产和生活的需要,是人类文明在不断演变和发展的过程中文化艺术成果的直接反映,体现着不同的历史阶段文化发展的演进过程,是人类思想的艺术结晶,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经过二千余年的发展,形成了它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与大众的生活习俗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各地遗存、保留的古代壁画,无论其题材内容,还是其艺术表现形式,都清晰而深刻的折射出各地丰富而浓郁的地域文化色彩。对于我们研究当地文化有着重要的参考与借鉴作用。

       古代壁画亦可作研史的补充材料,因画中呈现的古代建筑、服饰、舞乐、生产、车马、兵器等各种有关生活的形象,这就为史学家提供丰富的历史数据。

       中国壁画源远流长。观文字记载, 远兴于商、周、秦、汉;考出土文献, 风行于魏、晋、隋、唐。历代巨匠大师,争相面壁挥毫, 彩绘功德于殿堂、图解教义于庙宇。先有曹不兴、陆探微、顾恺之等辈,发扬于前;继有吴道子、阎立本、李公麟诸贤,光大于后。——成教化、叙人伦、测幽微、穷神变,业伟于当世,德泽于后代。虽经历代战乱,诸公大作多被毁灭,然遗风流韵承传于民间,至宋元未衰。

       鲁迅先生在论及中国画的优良传统时,特别强调要学习汉刻“深沉雄大”、唐画“佛画灿烂,线条流动如生”、宋画“周密不苟”等,这些都是中国壁画的优良传统。宋元以后,文人写意水墨画大发展,纸张开始广泛用于绘画,中国画由墙上转移到纸上,这才逐渐形成了我们今天所谓的国画,可以说源远流长的中国画的优良传统主要在墙上。

       唐代是中国古代最辉煌的时代,世人为之向往。唐文化在世界文化史上也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唐代的诗歌发展到高潮时期,美术也是昌盛阶段,“盛唐”的绘画、雕塑都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据着绝对重要的地位。元代是中国历史上疆域最广大的一个朝代,宋、辽、金长期动荡和分割的局面至此一统。被称作元朝“腹里”的山西,保存下来的元代木构建筑共有350余座,寺观壁画面积约1800多平方米,数量之巨,艺术之精,冠于全国。

       寺观壁画是中国壁画的一个主要类型,绘于佛教寺庙和道观的墙壁上,内容有佛、道造像、传说故事、图案装饰等等。这种绘画形式是随着道教的产生和佛教的传入而逐渐发展丰满起来的,是中国绚丽多彩的民族艺术史上的重要篇章。吕梁现在的壁画主体就是寺观壁画。

       明代以后,文献典籍当中几乎见不到记载壁画的痕迹,就全国范围来讲,寺观壁画艺术已走向尾声,画面构图和人物造型已开始程序化,其工艺水平较宋、金、元时期大为逊色。山西明代的壁画有2300平方米,有的仍保留着金、元壁画的风韵,继续向清秀、俊逸方面发展,其中不乏优秀之作,汾阳圣母庙的壁画则是其中之一。

       山西吕梁是中华灿烂文明的源头之一,是人类最早生存繁衍的地方,这里是农耕文明与草原文化交会的区域之一,其历史久远,文化艺术积淀深厚,历史文物和艺术遗迹众多。在吕梁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中,其特有的地域特征和人文历史条件,使得壁画艺术精彩纷呈。纵观吕梁壁画,以线条结构为造型之根本,理法之神髓;以骨法用笔为表现之法门,成象之关键。线条疏密穿插,布局见诸节奏,运笔徐疾连断,勾勒含应韵律,宏篇巨幅之中,上下一划数尺,左右起止逾丈。运笔之际,得心应手,气贯神足!其中,汾阳田村圣母庙壁画、太符观壁画、离石天贞观壁画、孝义龙天庙壁画、临县义居寺壁画等等不仅是明代壁画的精品,而且其独特的题材内容与艺术风格,体现出吕梁这一地域丰富的人文内涵和地域文化特征。以存世古代壁画幅面而论,依然堪称稀世之宝。

       我们再把目光转向柳林,作为一个具有旧石器文明、仰韶文明和龙山文化遗迹的文物大县,柳林壁画究竟又有多少遗存?

       柳林地处黄河中游、三晋中西部,如同古老的黄河一样,柳林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柳林县春秋时为晋国领地,战国归属赵国边邑离石。秦时属太原郡。汉时置西河郡。汉武帝元朔三年(前126年)柳林县分属离石、蔺、隰城等侯国。元朔四年(前125年)置西河郡,属之。东汉建安十八年(213年)废西河郡,并入太原郡。三国魏黄初二年(221年)复置西河郡,西晋时西河郡改为西河国,柳林县分属西河国辖下的离石、隰城、中阳三县。北朝时期,北齐置西汾州,北周大象元年(579年)西汾州下设定胡郡,置定胡县,郡县治所皆在今孟门镇,柳林县大部分属之。后西汾州改称石州。隋大业元年(605年),石州改为离石郡。唐武德元年(618年)复称石州。武德三年(620年)置西定州,治所在今之孟门镇。贞观二年(628年)废西定州,改定胡县为孟门县,县属石州。贞观七年(633年)废孟门县,置孟门镇。贞观八年(634年)废镇,复置定胡县。北宋时期,柳林县先属石州,后属晋宁军。金时县境大部属石州治下的孟门县。元朝初年,孟门、方山二县并入离石,柳林县分属离石、宁乡二县。明初离石县并入石州,隆庆元年(1567年)石州改称永宁州,属之。明代后期,属山西太原府治下永宁州。清朝时期,柳林县分属汾州府治下的永宁州、宁乡县。民国元年(1912年)柳林县境属山西省,民国三年(1914年),永宁改称离石,宁乡改称中阳,今县境隶属未变。民国二十六年(1937),山西省划为七个行政区,离石、中阳属第四行政区。民国二十九年(1940)1月,离石县抗日民主政府在蛤蟆塌(今孟门镇石安村)成立,柳林县属晋西北抗日民主政权之山西省第二游击区行政公署四专区。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中阳县解放,柳林县境仍分属吕梁地区四专区辖下的离石、中阳两县。民国三十七年(1948),离石、中阳改属三专区。民国三十八年(1949)2月,离石、中阳改属晋西北行政公署。9月,离石改属兴县专区,中阳改属汾阳专区。1951年,中阳县改属兴县专区。1952年7月,离石、中阳改属榆次专区。1954年7月,方山县与离石县合并为离山县。1958年11月,离山、中阳两县合并,复称离石县。1959年9月离石、中阳分治,柳林县又分属离石、中阳两县。1971年4月,从离石县西部划出柳林等1镇13个公社,从中阳县西部划出12公社组建成新的离石县。5月离石县革命委员会移驻柳林镇,7月5日正式定名为柳林县,隶属吕梁地区。2004年5月起属吕梁市。

       柳林,造化钟情,沧桑历尽,新姿含英。这里历史悠久,属于典型的黄河流域古人类发祥地,散布着高红村的仰韶文化遗址、战国隰城侯国遗址、杨家坪村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等不可移动文物达718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1处。坛庙祠堂古建520处,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出土了中华锯齿龙、商代盔、剑、戈等青铜器,汉代画像石,各个朝代的玉、铁、陶、石器等馆藏文物1250件。这里钟灵毓秀、景观蔡萃、文化底蕴深厚,有唐代香严寺、南山寺,元代双塔寺,明朝玉虚宫、华严寺等一大批名胜寺观。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柳林文化从古至今,绵延不断,异彩纷呈。

       柳林壁画曾经分布于全县每一乡村,受多年战乱影响极大,解放后又招到文革破坏,未受损坏留存下来的也因年久寺庙坍塌而致损,在这些少量残存下来的壁画中又有大量的因翻修寺庙招致破坏。全县现在壁画较前而言所剩无几,这就使得这些仅存的壁画显得特别珍贵了。而这些仅存的壁画除少量的存留于省保市保县保单位内外,大多壁画因遗存于乡村偏远的小庙之中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日渐消逝,让人谓然叹息。

       在柳林众多的寺庙中,观音堂壁画、双塔寺壁画、小园则龙王庙壁画是柳林壁画艺术最具代表的杰作。但却不能反映柳林壁画的整体风貌。柳林壁画从技法上看,以中国画为主体,写实与写意并存,既有铁笔线描,又有彩色喧染。有的色彩鲜艳,线条流畅场面恢宏。有的笔画凝滞,水墨点划风格朴素。是民间习俗、信仰、文化的民间艺术化表现,及具地域特色。

       从内容上看,柳林壁画以传统宗教文化为主线,或佛教故事,或道教教义,或三国水浒等传统故事。同时也有中国式的传统人文画,山水、花鸟画及传统的书法、装饰画风格,这些画以线描墨色构绘,用写意手法宣染,人物造型优美,形像生动,依形构思,结构精巧,笔墨简约,山风水波尽显宁静,内容或神话典故,或山水花卉,或时态小景,尽显功力,是吕梁壁画中很具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我们研究当时社会及美术状态提供了详实的第一手资料。另外还有部分壁画中展示百姓日常生活,如:耕作、卖鱼、酬神等活动。这些丰富的内容又通过各种寓意,以壁画艺术的形式,高度统一在主线上,整体结构主次分明,生动的再现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场景以及浓厚的世俗生活气息,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平民生活,是对生活进行了抽象的艺术阐释,呈现出艺术与生活高度统一的关系,具有典型的地域特色。

责任编辑: 申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