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位于大陆东岸的内陆,地处黄河腹地,是华夏文明最早的发祥地之一。三晋面食历史悠久,从可考证起至少有2000多年的历史。山西的悠久历史和民俗风情赋予了它丰富而宝贵的文化底蕴。正因为此,山西的面食尤为丰富多样,面塑艺术最能体现这一点,它们题材丰富、色彩清新,形象独特,品种繁多,寓意深刻,可谓别具一番风味。作为中国民俗活动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面塑不仅可食用且极具观赏性,更重要的是它作为一种载体,已深深的扎根于民俗事象之中,并在岁时节令和人生礼仪之中承载了深厚的民俗内涵。  

春节的面塑文化春节的面塑文化

  在山西,一到腊月二十几就开始为蒸花馍做准备,大多是为供奉神做准备。一般有枣山、如意、翻身、贡日、面鱼、面猪、面兔,还有十二生肖面塑等。枣山由三到五层面环衔接而成,底层最大,层层高叠,呈塔形,面环上镶满了红枣;在一层与一层中间有面花粘接,似浮雕;花的中心及面环的中心都镶有红枣。有的面环周围是花,有的是十二生肖,中间是二龙戏珠的造型,最上端则捏当年的生肖形象,例如鼠年就捏鼠的形象,牛年就捏牛的形象。枣山一般用龙、凤、玉兔的形象较多,这些在民间都有美好寓意的象征,它们的形象对称中有变化,整体感觉美,局部更巧妙。枣山的色彩一般都是比较鲜艳的,如玫红、草绿、明黄,颜色鲜艳夺目,给人明快,吉祥的视觉感受。敬灶王爷要蒸面兔;敬门神要蒸小枣山,小面圈;敬天地神则蒸面猪。一尊枣山馍是百姓祈祝年年吉祥如意的全部心愿。虽然民间枣山形制与所捏内容有所不同,但寓意皆同。  


元宵节面食文化元宵节面食文化

  元宵节的面塑很多是与春节面塑相同的,例如上面所提到的如意、翻身、贡日。如意代表老百姓对来年生活的寄予,有吉祥如意的意思,如意的造型比较整,上面是一朵莲花,代表爱和长寿,下面是三个面卷,最上面的是一个万字,有吉祥如意之意,整个造型上都有用刀按压的条纹,与整体造型形成线面对比,很有美感;翻身代表来年有个翻身的机会,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期盼;贡日的造型比较简单,最底下是一个馒头形状的面团,上面是一层条状的盖头,最上面镶一颗大红枣,一般供神都会用它。元宵节的主要面塑是元宵枣花,整体呈塔形,底层最大,上面是一节一节用球形连起来的面团,点与线的结合是整个面塑的造型很具有设计感。圆球代表汤圆,“汤圆”,这个名称和“团圆”字音相近,取团圆之意,象征全家人团团圆圆,和睦幸福,人们也以此怀念离别的亲人,寄托了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愿望。 

清明节的面塑文化清明节的面塑文化

  清明节是中国传统的祭祖节日,因此人们对清明节的重视程度可以直接体现在面塑上。清明节的面塑跟春节、元宵节的面塑有比较大的区别。一般有:蛇盘兔、水牛、燕子。蛇盘兔是比较抽象的,他将蛇和兔子的形象融为一体,蛇身兔首。蛇盘兔有两种:一种是给刚成家还无子嗣的男子食用;另外一种是给成家并有子嗣的男子食用,整体的形象是在蛇身上多了一只燕子,燕子代表子女。

民间喜事的面塑文化民间喜事的面塑文化

  除了传统节日需要蒸面塑以外,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用到面塑,例如:婴儿满月、老人祝寿、婚礼,乔迁等等。

  当地给婴儿做满月的风俗极为隆重,要备酒席款待前来贺喜的亲友。这一天最不可缺少的礼物是外婆用红布裹着的面圈,和一双手锁。面圈也分两种。一种是男孩用的,面圈上的装饰是石榴,一般有九个,一把锁,一只福手。女孩的面塑则是九朵莲花,一把锁,一只福手。石榴代表男孩,莲花代表女孩,而锁其实就是上面提到的手锁,福手顾名思义就是有福气之手,整个面圈在于期盼孩子身体健康,茁壮成长。

 

 

  老人的寿辰对于山西百姓来说可以说是一件大事,所以在给老人祝寿时寿桃必不可少。寿桃的制作方法相对而言比较有技术性,用剪刀的刀背将三角形的面团进行按压、揉捏,之后再进行调整。一般要蒸一个大概三到五斤面的寿桃,寿桃里包红糖,在大寿桃的周围还要蒸几个和老人儿女数量一样的小寿桃,代表着老人健康长寿,儿孙满堂,家庭幸福美满。

  上面提到的只是比较常用的一些面塑,它们的制作方法大致可以用以下几个字来概括:按、捏、揉、压、撮、剪、切补、涂、抹等。这些习俗都是当地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俗呢?

  是因为在人类文化历史上因医疗条件、生活条件而导致的多灾多病,老人早逝的心理禁忌促成这一民俗的形成。民间艺人利用隐喻、暗喻等象征手法,创作出多层次内涵丰富的面塑作品,而这些面塑作品又体现了劳动群众的淳朴意愿与真挚感情,美化着人民的生活,慰藉着百姓的心灵。智慧的山西人把这种心理禁忌和祝福情感融入了面食当中去,加以装饰,让面食从一种普通的食物,化为一种艺术品,一种饱含情感、艺术品位、哲学意蕴的“精神食粮”。

  民间面塑正是在这些民俗活动中担当了重要的礼俗角色。是民俗活动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并丰富了民俗情境和民俗事象。

  面塑在过去只是一种被装饰过的食品,故从历史上讲既无作品记载也无珍品传世,实在是一大憾事。但近年来,面塑以造型艺术的身份再次出现,并且以它绝美的身姿倍受世人青睐,这正是因为它所注入的世代文化的积淀和创作者绝无功利思想的热情和才思,使得它成为一种出于俗而脱于俗的朴素文化,它是游走在指尖上的五彩画,是寻常百姓家里的一朵艺术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