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公布太原悦龙台墓地考古最新成果:本次发掘汉墓11座,在对搬迁至室内的M6墓具进行考古时,椁室内出土漆木器、金器、铜器、铁器、陶器、玉石器等各类文物共66件(组)。根据M6出土简牍、多把铁质环首刀、磨刀石以及琴瑟等遗物,专家认为墓主人极有可能是西汉代王府的文职官吏。

  悦龙台墓地位于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郝庄街道办店坡社区西侧700余米,西临东中环路,北临西太堡街,西南距离晋阳古城约20公里。为配合基本建设,2017年7月至12月,考古队对该建设项目施工区域进行勘探并进行抢救性发掘。 

漆案 西汉 残缺,正方形,边长44厘米。木胎,双面髹红褐色漆。边沿装饰一周云气纹漆案 西汉 残缺,正方形,边长44厘米。木胎,双面髹红褐色漆。边沿装饰一周云气纹

  2018年1月初至9月,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山西博物院、太原市博物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组成的考古队对搬迁至太原市博物馆的M6进行室内考古,这是山西省首次将大型墓葬整体搬迁到室内进行考古发掘及出土文物保护等工作。 

M6椁室M6出土遗物M6椁室M6出土遗物

  M6葬具为一椁一棺,椁室东西长5.5米,南北宽2.6米。漆棺位于椁室东北部,东西长2.25米,南北宽0.8米。墓主人骨架糟朽严重,葬式不明,根据残迹确认墓主人头向西。椁室内共出土各类文物66件(组):漆木器27件(组),金器、铜器、铁器等金属器23件(组),陶器12件(组),玉石器4件(组)。其中较为重要的发现有:成套漆奁盒与铜镜、琴、瑟、漆案、漆盘、漆耳杯、漆纚冠、铜印、玉印、木质简牍等。现将出土的重要器物介绍如下:

  铜镜 共两枚,其中一枚裂成7块。直径16.45厘米、厚 0.66厘米。圆形、圆钮、柿蒂纹钮座。铜镜出土于M6:2漆奁盒底部,出土时铜镜正面有一层织物,背面叠加多层织物,镜钮中可见有穿绳痕迹。另一枚铜镜裂成10块。直径10.7厘米、厚0.58厘米。圆形、圆钮,柿蒂纹钮座。铜镜出土于M6:9漆奁盒内,出土时铜镜表面至少附着有3种不同类型的织物。

铜镜 铜镜

  漆案 残缺,正方形,边长44厘米。木胎,双面髹红褐色漆。边沿装饰一周宽约3.5厘米的云气纹。中间饰四条龙纹,形体纤细修长,飘逸灵动,龙首皆朝向漆案中心,头上有一角。云气纹与龙纹外皆绘有单线边栏,两栏间宽约2厘米。 

漆案漆案

  玉印 完整,边长2.3厘米、高1.9厘米。白玉,方形,覆斗纽,无印文。 

玉印玉印

  漆耳杯 残缺,口沿长13.91厘米,两耳间宽12厘米,高2.79厘米。椭圆形,浅曲腹,平底,木胎。通体髹黑漆。双耳沿饰双排横虚线纹,口沿内壁交替饰朱红色竖直线纹与双排横虚线纹,内底纹样与口沿内壁相同,并在内底装饰一圈立体的连珠纹。 

漆耳杯漆耳杯

  席镇 残缺,长6.6厘米、宽6.1厘米、高5厘米。铁质,一组四件,形制相同,均为卧蟾形。

  鎏金铜枘 完整,直径4.5厘米、高4厘米、銎高3.2厘米。铜质鎏金,一组四件,形制相同。圆形枘首上浮雕图案为熊,方形銎。

鎏金铜枘鎏金铜枘

  铜行灯 完整,长19厘米、宽11厘米、高7厘米,灯盘直径11厘米。素面、曲柄,圆形灯盘,灯盘中心有烛签,三蹄足。

  花丝金饰件 基本完整,直径1厘米、高0.6厘米。金嵌宝石,状如纽扣,用薄金片锤出半球形,周围有用金丝捻成的两重边饰,顶面也有金丝捻成的一圈装饰。球面上等距焊接四组立体的心形装饰,外沿为两股金丝绞扭成股,内部镶嵌宝石,在每两组心形装饰间,均有焊缀为三角状的四粒小金珠。这两件金饰为漆纚冠上的装饰。

 花丝金饰件 花丝金饰件

  木简 宽约0.8厘米,长约23厘米。初步判断数量约600枚左右。木简材质为云杉。用红外相机对部分散简进行拍摄,发现残简有“□其□□□中□其□百日”“□□□二寸□”等墨书。

木简木简

  应急保护成果

  对不同质地的文物开展有针对性的应急保护。截至目前,已完成18件(组)金属器、11件(组)陶器、4件(组)玉石器、3件(组)漆木器的去污、缓蚀、封护等应急保护;剩余30件(组)出土文物保湿、恒温、封护等应急保护。

  采用多种手段,对各种出土文物的材质及保存状况进行分析检测,根据分析检测结果,为发掘决策提供科学依据。棺北侧发现的长方形漆器,仅存轮廓,通过分析检测,该器物木胎材质为桐木,结合器物形制等综合判断,确认此器物应为琴;木质简牍发现的第一时间,立刻进行采样分析,确认简牍所用木材为云杉,根据木简的材质、保存现状等,有针对性地采取了应急保护措施。

  此外,在室内考古发掘中,提取了10余种织物及多种粮食和果核等。为最大限度地提取文物信息,还采集土样、各类残留物、丝织品、粮食、漆皮等样品380余份。

  初步认识

  根据出土遗物的形制,特别是墓道内出土的“半两”铜钱,初步判断M6墓的时代为西汉中期偏早,不晚于西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M6位于西汉“中”字型墓葬——东山古墓东侧,距东山古墓东墓道东端仅200余米,且与主墓方向一致,推测M6极有可能是东山古墓的陪葬墓。

  根据M6出土简牍、多把铁质环首刀、磨刀石以及琴瑟等遗物,推测M6的墓主人极有可能是西汉代王府的文职官吏。M6共出土印章3枚,其中玉印1枚,无字;方形和圆形铜印各1枚。圆形铜印当为封泥印;方形铜印应为墓主私印或官印,但锈蚀较严重,待下一步除锈、缓蚀、X光扫描后,可进一步确认墓主人的身份信息。花丝金饰件制作工艺极其精湛,运用了焊接、花丝、镶嵌、焊缀金珠等工艺,代表汉代金银器制作的较高水平。

  汉代简牍是山西第一次发现,填补了山西同时期考古空白,同时也将丰富秦汉研究的考古学资料。

  将墓葬整体搬迁至室内进行精细发掘和保护,相较于野外发掘可以取得更为完整的资料,也更有利出土遗物的保护。

保护处理后的漆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保护处理后的漆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参考自:中国文物信息网、文博中国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