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1986年发掘的塔水河古人类遗址,陵川早在旧石器时代就有古人类活动。今天遗产山西带大家穿越陵川古城 寻访历史遗迹。

  隋开皇十六年始置陵川县。金代状元李俊民在《泽州图经》中述了当时设立陵川县的两大原因:第一是“户口滋息”,隋统一全国后,社会稍得安宁,人口迅速增长;第二是”山用修阻”,高平东境为太行深处,其间交通阻隔,鞭长莫及,故亟待设县治之。于是陵川县应运而生,至今已有1400余年的历史。

闻名三晋的古陵楼雄姿▲闻名三晋的古陵楼雄姿▲

  陵川古城位于山西晋城市,县境偏北的丘陵地区,四周岗峦环抱,中间地势低平,所谓“山中有川,川用中有山”,故名“陵川”。隋大业年间,古城修筑城围,周二里二百三十二步,高二丈(《省志》记载高二丈三尺),池深五尺,建有东、南、北三门。历代屡经整修,至民国初年城墙周长仅1公里多,城内东西街长400米,南北长300米。县城(含东、西、南、北四关)总面积不足3平方公里。官衙、民宅、学堂、店铺、作坊均密集于这块狭小的地盘。城内道路狭仅能供马车通行,建筑简陋,至民国21年(1932)オ用青石铺设了主要街道总长约500米。抗日战争期间,为适应战时需要将城墙拆毁。残垣断壁的城墙,狭窄不平的道路,古老低矮的建筑,就是历史留下的县城阳貌。

陵川古城结构图▲陵川古城结构图▲

  陵川古城原有许多古建筑,东关的文庙、会馆和真君庙,城内的城隍庙和关帝庙,北关的东岳庙和石兄殿,西关的生祠和济读庙,南关的成汤庙,二塔岭的七状元塔、,小塔岭的五奎塔和西井察口的龙门塔等可惜都毁于日军之手。现今保留下来的仅有城西北网的紫安寺和城东关的奎星楼。

  崇安寺位于县城西北郊外卧龙岗上。民间传说“先有紫安,后有陵川”,说明崇安寺历史的久远。崇安寺创建年代现已无从稽考,从目前所存碑记中看,大都是传说的沿袭。旧志载,崇安寺的维形可能是在南北朝时期全国大兴佛教的社会背景下定下来的,唐初原名文八佛寺宋太平兴国元年(976)敕命为崇安寺。

陵川城内的古建筑陵川城内的古建筑

  崇安寺现存建筑大部分为清乾隆时所重修。崇安寺的整个布局,院落宽阔宏敝,殿宇庄严精美,特别是山门(古陵楼)与钟鼓楼所构成的整体更是气势雄伟,恢宏壮观。山门楼一层下面,前后所挂国额及钟鼓楼前的额、为本建筑增添了不少色彩,但原物早已不存,现见之物为1984年复制。

  崇安寺为二进院,山门(古陵楼)面宽五间,进深三间,三层檐,歇山顶,琉璃剪边。楼两旁的钟鼓二楼均为重槽、歇山顶建筑。一进院的过殿面宽五间,进深三间,单层,山顶,东西各有配房11间,过殿两侧有插花楼各一座(东楼民国初于火灾),西楼面宽进深均为三间,二层,歇山顶。此楼建筑结构具有元明风格,是本寺现存最早建筑。二进院正殿面宽五间,进深八架橡,单层檐,悬山顶;东西各有配房7间。大殿东山墙外有小型禅院一座。

 今日崇安寺▲ 今日崇安寺▲

  本寺主要建筑虽都是清代遗物,但唐、宋、金各代也都有遗物。大般后“开甘露门”佛塞内有唐初一佛二萨浮雕一块;山门楼门框为宋代石门框,上刻有碑记;山门内有宋碑一通。钟楼内有宋崇宁元年(1102)所铸铁钟一口,高约2米,口径1.64米,钟表面铸有文字与方格纹,是本县现存最大的一口古铁钟;二进院西配房培壁上嵌有一块金贞元碑。

  20世纪80年代以来,曾对此寺进行过数次维修,1981年对西插花楼进行过维修;1983年对过殿进行了维修;1985年至1987年采用地方集资、上级拨款相结合的方法对崇安寺进行了全面维修,并进行了彩绘。同时改造了山门前的荒坪,培修了石栏杆与石阶梯,今天看到的崇安寺就是维修后的容颜。

  奎星楼位于县城东南隅,创建于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迄今已历390余年,清乾隆十六年(1751)曾重修一次。楼身原只有三层,清成丰六年(1856)增修一层,使其成为一座四层古楼,楼高25米,底部周长3米多,八角形体,三层。结构精巧,建筑华美,风格独特,气势雄伟。

 陵川城内建筑▲ 陵川城内建筑▲

  书院,俗称“古书院”。清康熙十四年(1675),县令孙必振创建书院于学宫西侧,日久倒塌,成为废墟。乾隆十四年(1749),县令陈封异又在三元巷东北(后东关春秋阁北)创建书院,并呈请巡抚赐名为“望洛书院”。乾隆三十三年(1768),县令王笃祜又将望洛书院迁建于县署之东,共有四个院落,包括讲堂、斋房、宿含、大门、碑亭、榜亭、二门、左右角门等房屋60余间。自清末书院被废后,这里先后成了第一高小和晋东南联立中学的驻地。解放后曾为中共陵川县委驻地。1959年后陆续改建为现在的建筑。

陵川古城街景▲陵川古城街景▲

  文庙即孔庙,亦称庙学,位于城内东南隅,旧时全县的文人每年都要在这里举行隆重的“二八丁祭”(即在二月和八月第一个丁日举行祭祀)。共有房屋200余间,院落10多个。前院有半圆形的池,中轴共有五院,从南到北各院中间的房星依次是仪门、大成股、明伦堂、敬一亭和尊经阁,而以中央大殿建得最为宏伟壮丽。大成殿祭祀的是孔子、“四配“常和“十哲”:东庑和西庑祭祀的是各位“先贤”和”“先儒”。在中轴的左右两旁,还有南北纵列着不少较小的院落。左面各小院依次为神、忠孝福、名宦乡贤、昌祖桐和崇圣祠,东北隅并建有身围;右面各小院依次为儒学署、王公福和四贤祠,西南并建有下马碑。此外,还有奎星楼在庙的东南国城之外高高地耸立着。文庙是本县重要文物古迹,但在民国32年(1943)遭到了日伪军的彻底破坏。现在除奎星楼外,所记一切均已无存。

  陵川古城是全县最大的居民点。清末共有733户,5966人。抗日战争前共有976户,5096人。古城内的古民居已很少保存,三元巷及三元巷东口有春秋阁,春秋阁于2004年落架重修,只保留着原先的所嵌石匾“三状元故里”。从陵川古城走出的历史名人很多,公元1203年(金章宗泰和三年),赴陵川任县令的忻州人元格带着自己14岁的侄子来到陵川,这个名叫元好间的少年セ个月大的时候就过集给了自已的叔父。元格为子择师面教,拜师在城内根华都天门下。6年之后。中国历史上再冉升起一颗文坛新星。部天挺确有名师风范。元好间更据为可造之材。造化弄人,机缘侧合。师能相発,成就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棣华堂今已不存,但地址尚在。从最华的梅园街和望洛南路的交又口往南20米,坐西朝东的“棣华商度”,就是原棣华堂的所在,商厦正面墙上刻有“棣华堂故址”。后又有郝天挺之孙都经,同样也是闻名华夏。郝经不仅文采风流而且为元世祖忽必烈所信任。在元和南宋的对峙中主张“南北通好”,为实现这一民族和解的理想,他奉使到南宋谈判时被因禁了16年面不改其志后世称其为“汉北苏武”。

 陵川古城俱乐部▲ 陵川古城俱乐部▲

  古城还是陵川县的政治经济中心。历代的县、县府均生在城内东街。抗日战争前共有大小商店200余家、其中有属于官民合办的盐店1家、当铺2家:属チ私人经营的京货、货、行、麻行等校大商店50余家;其余都是资金极其微薄的小市、小。当时,南关、城内和前东关是商业市场的主要集中区,经营的商品以棉花、布匹、煤油、面粉、粮豆和麻皮等生活用品为主。每達单日开集,来这里集的大都是出卖粮食和麻皮以及购买生活目用品的农民众。县城的交通,建国前连一条马路都没有,交通运输主要是牛拉驴驼和人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