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艺术,光芒太甚。世人皆知敦煌壁画,却不知山西壁画的价值,同样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傲绝孤峰。

  以永乐宫为杰出代表的山西寺观建筑壁画为何能完好地保存至今,一度曾是不解之谜,有人曾归为神灵庇佑,其实这是古人工匠的智慧之光,像永乐宫诸殿墙身下部砌筑通风孔,对于保持墙体通风干燥、防止壁画受潮变质功莫大焉。山西境内的许多宋、辽、金、元壁画能够保存至今,与当时科学、合理的壁质构造有着直接的关系。山西寺观壁画在土坯或水坯墙外分别抹粗、中、细泥,既易于制作,又利于保存壁画色泽不失真,如此工艺自成体系,是山西古代独创且自成体系的寺观壁画工艺发明,世代相传,基本沿袭到清代。这种壁质虽历经漫长岁月,壁画并不疏软,不失为传统壁画技法的成功之处。永乐宫的墙面土跟欧洲文艺复兴的湿壁画进行对比,墙壁本身的完整性是远远超于欧洲的。

  明代以前,壁画多是佛教题材,画壁画之人都是对佛教文化敬畏的佛教信徒。而明清民国以来,对佛教文化的敬畏之心慢慢淡化,对壁画的破坏就越来越多。山西为什么还保存了这么好的壁画,有一个人的名字必须提起—阎锡山。他是佛教徒,所以特别重视庙宇壁画的保护工作。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动荡岁月,曾经有一批批荷枪实弹的大兵庇护过壁画,军阀混战让子弹飞,子弹却幸而绕着古刹壁画飞向他处。这是山西壁画的造化,也是中国文明史的福气。

  浩瀚史典,有一插曲,格外有趣。佛光寺中有三座绘佛像,莲座青绿,袈裟朱红,20世纪60年代在一座佛像后束腰处发现了一幅唐画,为天王力士降魔镇妖图,由于此处光线幽暗,有土坯墙封护,难被人注意,所以历代装饰佛坛和彩塑时均未及此,反而完整地保留了唐画原貌。对于历史,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功德事,唐朝人或许算无心插柳的随手放置,反倒起到了保护作用,让这幅天王力士降魔镇妖图躲过了后世匠人多少次粉刷涂抹。

  越高山,跨险滩,蓦然回首积淀几千年的传统壁画,我们感叹先祖的惊人智慧、伟大创造、博大胸怀,保护传承山西壁画为代表的古老文化,我们终会发现它绝非前进的累赘,更不是拿来变现成财富的筹码,它是精神的支撑、知识的宝藏,实现伟大梦想的不竭资源和永久动力。中国梦,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有理想,要有梦想,我们不仅要有中国梦、民族梦,还应该有民族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