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不见山,入村不见村,平地起炊烟,忽闻鸡犬声”,这是流传在当地的一首民谣,形象地概括了山西平陆地窖院村落的典型特征。 地窖院是山西平陆特有的窑洞民居,其独特之处在于,窑洞筑在掘地一丈深的大坑中。

  山西平陆地窖院村落独特而罕见的构造在于:在地面挖下去一个方形的几十平方米的平底大坑,坑的深度一般在10米左右。然后在坑的四壁挖成一明两暗式窑洞,一侧挖成人畜上下出入的斜坡通道。地窨院四周的墙壁上,用砖砌起崖面,用瓦挂起窑檐,修建有窑腿。窑洞装有天窗,便于通风。窑洞内,用石灰抹平,刷成雪白的墙壁。院内一般都挖一口深达10米左右的渗水井。下雨时,雨水自然流入井中,避免造成院内积水。井中储存的水可以调节院里的气候,用来浇灌院内种植的果树、花卉、菜地等。由于院中小气候所致,植被发芽早、落叶迟,生长茂盛,郁郁葱葱。院中的空气因此也颇为清爽。地窨院中的窑洞冬暖夏凉,四季温差小,温度一般保持在10℃~20℃之间。夏季赤日炎炎,地面温度高而干燥,窑洞内却凉爽清心。严冬冰天雪地,地窨院的窑洞却温暖如春。

  一般农家地窨院的长宽达三、四十米。其建造方法是,先选择一块平坦的地方,从上而下挖一个天井似的深坑,形成露天场院,然后在坑壁上掏成正窑和左右侧窑,为一明两暗式结构。一侧挖成人畜上下出入的斜坡通道,院门就在门洞的最上端。一般向阳的正面窑洞住人,两侧窑洞则堆放杂物或饲养牲畜。地窨院四周的墙壁上,用砖砌起崖面,用瓦挂起窑檐,修建有窑腿。窑洞装有天窗,便于通风。窑洞内,用石灰抹平,刷成雪白的墙壁。院内一般都挖一口深达10米左右的渗水井。下雨时,雨水自然流入井中,避免造成院内积水,沉淀后可供人畜饮用。为了排水,在院的一角挖个大土坑,俗称“旱井”或“干井”,但多数农家则在门洞下设有排水道,以免速降暴雨时雨水灌入窑洞。供人居住的窑洞上面多为打谷场,勤快的人们经常碾压窑顶,窑洞则安全得多。窑洞凿洞可以直通窑顶,作为烟囱,也是农家火炕烟的出处。储粮的窑洞也凿洞直通地面的打谷场,可将碾打晒干的粮食通过小洞直接灌入窑内仓中,既节省力气又节省时间,平时则在洞口加盖石块封住。

  地窨院是天然的温度调节器。冬天在地面的瓦房里要用很多煤来烧火炕添炉子,但在窑洞内捡点炭就能把整个窑洞烘得暖暖的;夏天地上气温三十多度的时候,住瓦房里会热得浑身是汗,但住在地窨院的窑洞中,睡觉时还要盖棉被子。除此之外,它还是天然的保护屏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种下沉式的特殊建筑,成了野兽的天然陷阱。早上起来,看见院中有摔下来的狼和狗熊,是常事。现在虽然看不见这些野兽了,但是它的优越性却只增不减,如:隐蔽性好,住着安全,从远处看过来一片荒野,如无人之境,待近前二十多米才能看到地窨院的上边沿,故为古代躲避战乱和贼匪的好地方;实用性好,住着舒适,一旦有事吃粮吃水都无需出院;屏障性好,可避风沙,黄土高坡冬春风雪多风沙大,但对地窨院几无影响,农妇可安然在炕头飞针走线。真可谓“躲进小院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所以地窨院千百年来受到黄河岸边人们的喜爱,这是黄土高原人与黄土深深的依恋之情,祖祖辈辈黄土人割舍不尽流淌着的血脉。地窨院在四千年来一直成为当地人民最重要的居住形式,也成为一个传承四千年的古老建筑文化,它是中华文明长河中历史遗产的精彩篇章。

  景区地址:平陆县杜马乡东坪头村,距三湾天鹅湖2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