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侯”“赐爵”,在封建社会是与文臣武将、皇亲国戚相关的事,普通百姓沾不上边,但宋徽宗却封了一名乡野兽医为广禅侯。广禅侯的故事是在今晋城阳城县广泛流传的一个汉族民间传说。而广禅侯被认定为是中国历史上授官位最高的一位兽医,也是唯一被钦封的兽医侯。

  据《泽州志》载:“广禅侯常顺,泽州常半村人,生于北宋仁宗嘉佑四年(1059年),卒于南宋文宗绍兴六年(1136年,金熙宗天会二年),自幼习医,东履太行、西涉汾水,每医病畜,手到病除,名扬九州,传之为神。”

  治愈战马被封侯

  相传北宋政和四年 (公元1114年),宋金在平阳(今山西侯马)一带交战。当时正逢阴雨天,宋军战马流行瘟疫,宋将寻访到名兽医——山西阳城县常半村(今凤城镇山头村)的常顺前去诊治。此时,病马已有万余匹,需要尽快医治,没有生病的马匹则需预防传染,如果采用传统方法外敷服药恐怕太慢不救急。情急之下,常顺将熬制好的草药全部倒入河里,把河水变成药汤,先把没有染病的马匹赶到河里洗澡,再让有病的马匹每日连洗带饮。几天后,灰斑脱落,战马痊愈。随后宋军重振旗鼓趁势出兵,大胜金兵,收复失地。

  宋将回京,将常顺治愈战马一事禀报皇上。宋徽宗赵佶当即颁旨钦封常顺为“广禅侯”,并赐金冠、蟒袍、玉带,以嘉其功,并亲派钦差大臣随带圣旨、御酒到阳城常半村慰问常顺。常顺晋爵为侯时,已是60岁的老人。然而他并未居功自傲,反而更加平易近人。他将蟒袍玉带挂于门后,仍着粗衣布鞋奔走民间为群众医畜,无一日清闲。

  公元1234年,元太宗窝阔台联宋灭金。翌年,元太宗微服私访于太行,获知当年常顺以其高超医术治好宋军战马,为抗金立下卓著功勋而被钦封为“广禅侯”的故事,深受感动,立即颁发圣旨,敕令 “在常半村为广禅侯修建水草庙、塑尊像,春秋两祭,祀典重礼”。那时常顺已去世近百年。

  唯一官建兽医庙宇

  据考证,水草庙始建于元太宗七年 (公元 1235年),距今已有近八百年的历史。水草庙为一进式院落,山门前立有一屏琉璃制照壁,穿过歇山式檐顶山门进入庙中,广禅侯殿、献殿、倒坐山门的戏台,沿中轴线由北向南顺势而下,东西为分列二层的厢房。斗拱飞檐,雕梁画栋的献殿坐落在院中央的石砌台阶上,与戏台相对而视。戏台面阔四间,为歇山式屋顶,两个檐角高挑、深远,遗留元代建筑特点痕迹。庙中尊奉广禅侯常顺为“水草爷”。

  水草庙东有一棵苍翠古柏,树干高大笔直,树冠尖细且长,当地人都认为那是“水草爷”常顺开方调药的神笔。令人称奇的是,在庙宇院落及四周生长着一种野韭菜,在所有荒草还没有冒尖之际就早早钻出地面,发出浓郁的香味,沁人心脾。传说,当年这种“神草”是生长在庙脊瓦楞里的,“水草爷”曾用它来喂马,马匹食过“神草”后,毛皮光滑,通体幽香。山头村村民也会来水草庙,采一把野韭菜回家拌饺子馅吃。据说吃了野韭菜,能治皮肤病。

  为纪念中兽医先祖广禅侯,抢救几经风雨的水草庙,大力弘扬祖国传统文化,进一步推动中兽医发展,自1981年以来,省文物部门、阳城县政府先后邀请北京农业大学、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研究会等专家前来水草庙考察,经过多方考证,确定今阳城县凤城镇山头村为广禅侯常顺的故里。山头村水草庙是国内目前发现的唯一一座古代官建兽医庙宇建筑。

  成为文学创作题材

  水草庙的发现,对挖掘、传承中国中兽医史具有重要价值,广禅侯的故事也成为文学创作的题材,在戏剧、小说中不断体现。1987年和1994年,两届全国广禅侯学术讨论会先后在阳城和晋城召开;1987年,由阳城县人民剧团排演的上党梆子剧目《广禅侯》上演;此后,由专家潘小蒲编剧、山西电视台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广禅侯传奇》热播;1992年,潘小蒲所著历史小说《兽医广禅侯》出版发行。1997年,广禅侯“水草庙”被晋城市人民政府授予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广禅侯故事”于2009年4月被山西省人民政府确定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4年12月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广禅侯故事群叙事体量宏大、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生动的“草根”奋斗史以及布衣郎中胸怀天下、扶危济困、医者仁心、力挽狂澜的民族大义,对阳城周边民众及青少年和医学工作者都有着重要的教育意义。

  中兽医学是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山西是我国兽医的主要发源地之一,而阳城县更是兽医之乡,曾有“兽医故乡”之美誉。为了大力弘扬“广禅侯”精神,进一步挖掘、保护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使优秀历史文化、民间文化和民族精神得到传承和弘扬,近年来,当地对广禅侯“水草庙”建筑的修复保护工程已经启动,并对在此基础上兴建国家级中兽医博物馆达成共识,业界祈盼这个愿望能够早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