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赞推光漆器

  千年工艺传有序,描金彩绘世无双。

  天工匠意铸精品,中华瑰宝耀五洲。

  在平遥古城有一俗语可谓家喻户晓:“平遥古城三件宝,漆器牛肉长山药”。在古城三件宝中,平遥推光漆器列为首,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平遥人对推光漆器的了解却是少之又少,只是觉得推光漆器绘饰出山水花鸟,亭台楼阁或人物故事,古朴雅致、金碧辉煌、美轮美奂。

  平遥推光漆器始于唐,盛行明清,是我国四大名漆器之一,推光漆器髹饰技艺2006年被评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平遥推光漆髹饰品分为实用品(如漆柜、漆箱、条案、茶几)和陈设品(如屏风、漆画)两大类,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和工艺价值,为广大群众所欢迎。现有品种多为高档屏风、挂屏、电视柜、大小衣柜、角柜、酒柜、陈列柜、首饰匣等。光泽亮丽,色调和谐,富丽堂皇。推光漆技艺还普遍用于宫廷、庙宇、厅堂、文房的陈设装饰,取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

  平遥推光漆器,是用炼制过的大漆髹饰木器家具和精致器皿,经过漆后细磨,磨后再漆,反复数遍,然后用手掌推擦出光泽,再经多种工艺,绘饰出山水花鸟,亭台楼阁或人物故事,工序细致复杂。外观古朴雅致、构造精细、漆面光洁,绘饰金碧辉煌,手感细腻滑润,耐热防潮,经久耐用,为漆器中之精品。

  平遥推光漆器工艺特点

  平遥推光漆器素以制作工序繁琐、复杂著称,光是刮灰就需要五到六次,而且每次都必须等到刮上去的灰完全干透,才能进行下一次刮灰。平遥推光漆器的魅力不仅仅在于精雕细琢,用料也颇有讲究。平遥推光漆器使用的是在黄土高原广泛分布着的漆树刮掉树皮后流出来的一种天然漆料——大漆。

  平遥推光漆艺有精湛的成套技艺,其制作过程主要包括以下步骤:

  (1)用特殊配方、技艺及设施炼制大漆;

  (2)以大漆和天然桐油炼制罩漆;

  (3)木胎披麻挂灰,生漆灰须褙布,猪血灰须披麻,黄土胶则需褙纸;

  (4)以人发、牛尾制作漆栓(髹饰工具);

  (5)在特设的阴房内阴干漆器;

  (6)描金彩绘,包括平金开黑、堆鼓罩漆、勾金、罩金和蛋壳镶嵌等传统技法;

  (7)用砂纸、木炭、头发、砖灰、麻油等逐次推光,使漆器光亮如镜;

  (8)采用镶嵌、镂刻、罩金、刻灰等技艺进行装饰。

  平遥推光漆器的生产,分木胎、灰胎、漆工、画工和镶嵌等五道工序。木胎车间使用松木做出各种家具的木胎后,灰胎车间就用白麻缠裹木胎,抹上一层用猪血调成的砖灰泥,这叫做“披麻挂灰”。底漆多以墨黑、霞红、杏黄、绿紫为主,上面绘以具有民族风格的图案,如古典小说、戏剧中的故事人物、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故事人物等等,或描金彩绘,或刀刻雕垫,或堆鼓镶嵌,线条流畅,色调和谐,富丽堂皇。

  漆工车间的工序是非常细致和复杂的。每一件漆艺品“髹漆”是最关键的工序,在灰胎上每刷一道漆,都要先用水砂纸蘸水擦拭,擦拭毕,再用手反复推擦,直到手感光滑,再进行刷漆,每件产品一般上五道到八道漆,每上完一道漆干后需打磨--再上漆--再打磨,最后出光。出好光是每件产品质量优劣的关键。推光漆工艺,从底漆到面漆,每髹饰一道大漆都有不同的工艺要求。平遥推光漆最后一道面漆工序是用手掌推磨抛光的,通常的做法是先用细砂纸把漆面打磨光滑,接下来要用优质椴木烧制的木炭块细细蘸水打磨增加漆面的黑度,再用头发蘸油打磨,最后用手掌蘸上特制的细砖灰(用水将砖灰反复过滤)和麻油推光。漆面要达到光亮如镜的效果,推磨次数愈多出的光愈亮,以后会越擦越亮,适于长期摆放。(推的平整与否决于磨的技法)

  这样精美绝伦的推光漆器传承技艺,全部靠一代又一代人漆器工匠以师带徒的方式进行传授,虽经千年但是传承有序,经久不衰。“一切手工技艺,皆由口传心授。” 老一代漆器匠人传授手艺的同时,也传递了耐心、专注、坚持的精神,这是一切手工匠人所必须具备的特质。这种特质的培养,只能依赖于人与人的情感交流和行为感染,这是现代的大工业的组织制度与操作流程无法承载的,这就是我们现在大力弘扬的“工匠精神”,它的传承依靠言传身教地自然传承,无法以文字记录,它体现了旧时代师徒制度与家族传承的历史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