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山西行,从五台山,到广武长城、雁门关、应县木塔,再到华严寺、云冈石窟,这一路感受到了风景壮美、历史悠悠,华夏文明之博大,更真切地感受到:这一生要读的书还有很多,要行的路还有很远,要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三天半的时间,1200余公里的旅程过后,大连天健网记者王军辉回味无穷。

全国网媒记者走进五台山感受佛教文化魅力全国网媒记者走进五台山感受佛教文化魅力

  12月10日至13日,“华夏古文明山西好风光”2018全国网媒看山西活动长城线的30余家全国网媒代表,有了一次深沉而又难忘的山西经历。长城博览在山西,这是山西旅游“新三板”的一句宣传语,却让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媒记者有了更为真实的感受。

  以长城为名,串起了山西三大世界文化遗产的线路,五台山、平遥古城、云冈石窟,这是初来山西者,最为向往的地方。但长城旅游板块的魅力,显然并不止于此。厚重的古建遗风、神秘的契丹文明,都是本次山西之行的收获。

  长城博览 保护与开发并重

  12月11日,当一道蜿蜒山间、腾跃隐伏的巨龙,出现在眼前之时,来自华声在线的谢峰,再就也按捺不住。他在湖南就知道广武明长城的名头,是国内长城之珍品,也知道标志性建筑“月亮门”就在山顶,曾因恶劣天气受到损坏。因为行程所限,在此地并无太多逗留时间。但谢峰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在凛冽朔风中来了个半小时的折返跑,就为看到心心念念的“月亮门”。

全国网媒走进北境咽喉要塞——雁门关全国网媒走进北境咽喉要塞——雁门关

  距离广武明长城之东南,不过10公里左右,就是雁门关。这更是在一众媒体记者中,这更是一个如雷贯耳的所在。雁门关是长城上的重要关隘,总体防御工程包括“两关四口十八隘”,被誉为“中华第一关”,作为中国古代北境著名的军事要塞,共发生过1700多次大小战争,20多位名将曾在此驻守。中国搜索网采访部主任陈城听着嗖嗖北风声,循着深深古车辙,感受烽火狼烟的苍凉,领悟中华文明的融合。来自凤凰网的黄一磬,更是长城深度爱好者,当日连夜推出《鱼说雁门关》,用漫画加文案的形式,趣说雁门关的人文历史。

  从战国到明清的两千多年时间里,山西境内的长城总长度累计3500多公里,最早的长城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69年三家分晋之后。广武明长城与雁门关,只是山西境内长城的代表。相隔不过10公里的两地,有着不一样的境遇。如果让长城焕发出更多的魅力,这是两地都在思考的问题。保护与发展,应该是并行不悖的两端。谢峰认为,对于这些不可复制的历史遗迹,做好保护非常重要,哪怕仅仅是留在原处,对于这个民族的意义,都非常重大;山西文保部门正在积极采取的举措,让人非常欣慰。

全国网媒记者雁门关怀古全国网媒记者雁门关怀古

  山西景区如何在原有景观的基础上,创新出更大的发展空间。2017年升级为5A级景区的雁门关,正在进行探索。代县银泰雁门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曾成龙介绍,景区正在联合浙旅集团规划设计院进行下一步的规划,依据雁门关的历史文化,梳理出十条故事线,然后进行活化,打造一些旅游演艺体验产品。其中,武侠要成为雁门关开发旅游不能放弃的IP,目前粗浅的构想,就是结合《天龙八部》萧峰跳崖的故事,做一个蹦极项目,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

  古建厚重 重走林梁山西路

  “塔身之大,实在惊人。每面开三间,八面完全同样。我的第一感触便是你不在此同我享此眼福。不然我真不知道你要几体投地的倾倒。”这是1933年,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写给妻子林徽因的信中所道。当时,梁思成第一次来到应县实地测绘,而林徽因结束大同的考察后因故返回北京。

  梁思成和林徽因,这对中国现代建筑史上的佳偶,是他们在与营造学社的同仁对中国古建筑的大规模考察中,四到山西,发现了五台山的唐代木结构建筑——佛光寺,以及大同华严寺,大同云冈石窟,应县佛宫寺释伽塔,洪洞广胜寺飞虹塔,晋祠圣母殿、鱼沼飞梁等古建奇葩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的重要价值。

全国网络媒体记者参访应县木塔全国网络媒体记者参访应县木塔

  12月11日,在了解到应县木塔以及山西古建与梁林夫妇的不解之缘之后,再翻看媒体采访团本次活动行程,全国各地记者忍不住感叹,原来我们是在“重走林梁山西路”啊!在应县木塔,东方网媒体中心副主任钱程灿停留良久,感受着千年之前的气息。对于山西此行,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期待。“山西保存了中国元代以前70%以上的木结构建筑,全国发现的保存完好的四座唐代木结构建筑都在山西。”虽然来自上海,但钱程灿对此如数家珍。此行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钱程灿在太原都去了同一个地方——山西博物院。因为,那么多的珍贵馆藏,他一次根本看不完。无论在博物院,还是在古建筑,钱程灿都选择一个人静静观看,细细品味,这是属于他自己的精神世界。

  和钱程灿一样,很多外地来的网络媒体人,除了山西的土特产之外,还想带走一些富有山西特色的文创产品。烙上地区文化符号印记的文创产品,作为文化底蕴的承载者,这样的特色纪念品,很多外地游人都想带回去。在钱程灿看来,首先这是一个前景广阔的产业,其次能够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山西文化。

  契丹神秘 探寻失落的文明

  在中华文明历史长河中,有这样一个民族曾强势崛起,一统中原北方大地,横跨长城内外,创造了200多年的辉煌历史,却又如同昙花一现,整个民族突然消失。这个民族就是契丹,建立的政权就是辽。在现今中华大地56个民族中,并没有契丹族的名号。这个失落的民族成为了一个历史之谜。但在三晋大地,自古以来就是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冲突与融合的前沿,因此留下了不少契丹人的踪迹。从代县雁门关到应县木塔到大同华严寺,媒体团感受到了契丹文明的遥远气息。

全国网络媒体三晋探秘寻找失落的契丹文明全国网络媒体三晋探秘寻找失落的契丹文明

  12月12日,媒体团来到位于大同古城内西南隅、始建于辽重熙七年的华严寺。在寺内静静地伫立着一尊双手合十,露齿微笑菩萨像,这就是著名的合掌露齿菩萨。这座佛像也传递出千年之前契丹人的淳朴之风。笑不露齿、衣不露背、行不露脚,这是传统上汉族对女子的要求,但这位“女神”却是微笑嫣然、细腰婀娜、双脚赤裸,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不同时期的艺术,反映不同时代的社会风貌。契丹女子的豪放洒脱、奔放自由,让人心折。

  对契丹文明的追寻,当然不止于此。建于辽清宁二年(公元1056年)的应县释迦塔,是一座是由大辽传奇人物萧太后倡议建设的著名佛塔。在释迦塔的一层,前门楣描绘了三位女性,后门楣还画了三个男性。衣着,发式等特征几乎符合契丹人的特点,显然画匠所描绘的主人公就是辽代某些贵族。有人推测,所绘人物分别是辽国的三位皇后和三位皇帝。

  一个消失的王朝、一段远逝的记忆……历史的烽烟散去,一个民族的文明总能留下一些密码和印记,供后人去求索和追寻。王军辉此行就开了眼界,因为来自辽文化深厚的辽宁,她对契丹文明更为关注,在这里她看到一些从未留心的细节,她对契丹文明还想了解更多。

  不同的人来到山西有不同的收获。津云新媒体的寇庆春,家族相传远祖就是寇准,此行就算回了老家;环球网的王怡婷,首次山西之旅,就深深喜欢上大同和平遥,这两座城让她最为印象深刻。原创稿件153篇、转载稿件495篇、抖音短视频及微博71条,这是2018全国网媒看山西活动长城线的“战果”,每一个字、每一张图片、每一段视频里,都是山西风景。对美好的期待,会引导不同地方的人们,终究会再次相逢。

来源:山西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