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回味旧年味儿 那些记忆中的春节美食

来源:黄河新闻网2013年2月5日00:14【评论0条】字号:T|T

  年复一年,春节时人们餐桌上的年夜饭也在变着花样的做。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不少旧时过年的吃食已经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有些是因为手艺失传,有些是因为材料过于简单,这些美食的味道似乎已经渐渐远去,留在我们脑海中的只是一些记忆中的片段。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现在看来它们也许并不美味,也许并不精致,但那又如何?即使是普普通通的一道家常菜,只要人对了、感情对了,它的味道就会历久弥新……

  外婆的“夹沙肉”

外婆的“夹沙肉”外婆的“夹沙肉”

  重庆网友:一般食谱会这样描述“夹沙肉”:上好的猪五花肉片里卷入豆沙,蒸至酥软,菜品白里透红,鲜香甜糯,肥而不腻……虽然这段描述很是诱人,但“夹沙肉”的真相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把豆沙夹在肥肉里蒸熟。如果使用我的主观语言,还得在“豆沙”之前加上“甜的腻歪的”,在“肉”字前加上“流油的”,于是这句话成了“把甜的腻歪的豆沙夹在肥得流油的肉里蒸熟”。是的,这便是我对于夹沙肉不可更改的印象。

  每年春节,外婆总会兴致勃勃地要做来吃。很少有人对它动筷,通常是端了一顿又一顿,最后多是外婆一个人慢慢消化掉整碗。虽然家人都会劝说别做了,外婆最后也总会感叹“硬是拽不脱”“下盘再也不做了”……不过,我们知道,明年,不管年夜饭多么丰富,夹沙肉的身影也一定少不了。

  不过,夹沙肉的辉煌岁月毕竟是属于外婆的,不是属于我的记忆。属于我的记忆是,外婆夹着一块肥腻腻的夹沙肉,笑容可掬地说:“幺儿乖,很好吃,吃一块嘛。”我赶紧把碗藏在身后,大声说道:“恁个肥!我不要!”

  记忆中的“苕泡干”

记忆中的“苕泡干”记忆中的“苕泡干”

  广东网友: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孩子过年吃的零食,几乎都来自农民们自己种的东西,如红苕、花生、胡豆、豌豆、玉米等。家乡属丘陵地区,山地多,水田少,水稻产量低,多数时候吃红苕,只有过年和家里来客人时,才能吃上一顿白米饭,有“一年红苕半年粮”的说法。农村人得有算计,不然一年的日子就过不顺溜。等红苕从地里收回来后,把那些看相不好、个头小的洗干净,切成约半公分厚的苕片,然后在簸箕里一片一片地摊开,放在红花大太阳下晒干,到年前再炒成苕泡干,作为过年时孩子们的零食。

  农历腊月二十五过后,趁农活忙得差不多了,家庭主妇就开始为孩子们准备过年零食了。在灶里添上柴火,烧热一口大铁锅,把从河边装回来的河沙倒入锅里翻炒,直到沙子有些烫手了,就把早已晒干准备好的红苕片、花生、胡豆、豌豆、玉米拿出来,倒入锅内,和着沙子翻炒。食物的香味渐渐散发,炒熟的苕泡干香甜脆爽,令人齿颊留香。

  农村人爱热闹,从正月初一到初五六,都喜欢走村串户地玩,主人把炒好的零食拿出来招待客人,零食大同小异,苕泡干唱“主角”始终是相同的。大家吃着这些零食,嘴里发出食物被牙齿咬碎的砰砰声,像为来年的美好生活燃放祝福的小鞭炮,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全写在了脸上……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