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旅游>旅游视界>正文

剪不断的古镇情结:风月大理 烟火平遥

来源:广州日报2013年3月24日07:26【评论0条】字号:T|T

  为什么要去古镇?年轻男女们大多会告诉你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情结。一个个放弃大城市生活投身古镇的故事打动着他们,踏着前人的辙履前行,将心中的美好映射于古镇之上。

  大理、平遥,一处是风花雪月的滇南小镇,一处是千古风流的晋中名城,南北的差异让这两地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但历史上的故事传奇,和地理上的得天独厚,成就了它们的神话色彩。

  洱海泛舟尝三味

  倘若稍微有心,出行前查下大理的介绍,你一定讶异于大理成篇累牍的故事传奇,下关风是为救夫君但被打翻的宝瓶、洱海月是仙女放在湖底的一面宝镜。如果当地人随便指块石头和我讲有这样那样一个传说我都会深信不疑。

洱海洱海

  大理的居民以白族为主,古城建筑大多为白族风格,白墙灰瓦,以木料筑成。当地人称那些墙上的画与文字的都是家中有读书人的标志。古城的大街小巷旁遍栽柳树,还未到茶花盛放的时节,未能一睹金庸笔下的“抓破美人脸”,甚为遗憾。

  坐在洱海的游船上,清秀的少女表演着白族三道茶,一苦二甜三回味,颇有禅意。忽然想起一篇小说里的话,人为何都用风花雪月来形容爱情,难道不知风最肃杀,花最短暂,雪最凄冷,月最无常吗?用最易碎的物件来形容人心中最美好的事物,既残忍又恰如其分。

  有情无关风与月

  风花雪月难常在,幸而苍山洱海已是美不胜收。当地人坚信不疑,洱海是苍山的一滴眼泪。宁静的湖泊,宛如一方静静的琥珀睡着于高山的臂弯之间。游在洱海之上,感觉内心从未有过这般的平静。细雨中,眼前的景色是不断变幻的浅黛与青灰。空濛的苍山洱海,像是万物回到混沌的鸿蒙时期,只需思考,别的行为都是多余。

大理古城景色大理古城景色

  夜游古镇,灯红酒绿的洋人街摇曳着十里旖旎。多奇怪,无论是什么样的古镇,总要有个“酒吧街”“洋人街”来撑场面,仿若不开上几十家酒吧便不算够档次的古镇似的。或许,这也是虚幻和现实间的奈何桥,一端是心生莲花,一端是万丈红尘。须记得孟婆汤不可多饮,小心些,脚下便是忘川河。

  夜色温柔,喝高了的女孩子在路边打着电话,脚步踉跄,声音带着哭腔:“我知道……我只是想不明白……”细碎的呜咽被酒吧的音乐和喧闹淹没,唯有漆黑夜幕下厚重的古城墙,无声地看着一个个故事经过。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平遥晨夕皆江湖

  平遥是个很容易唤起武侠小说爱好者兴趣的地方。想想吧,刀客、晋商、马帮、镖局,这几个词组合在一起,足以满足一个人对江湖的无限神往了。

  抵达平遥已是傍晚,望着斜阳下的古城楼,遥想着古道西风瘦马,黑衣人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走进一家饭馆,小二将抹布甩到肩上笑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这真是江湖最简单的意象了。

俯瞰平遥俯瞰平遥

  寻至定好的民宿,宽敞的小院遍植花草,门框上的彩色木雕刻着送子观音。进房间一看,赫然是最北方的炕头,被子是大红底的牡丹花纹样。友人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见到此情此景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说咱们是该横着睡还是竖着睡呢?”

  起了个大早逛古城。北方的天空不免总是灰蒙蒙的,早上隐约的雾气仿佛佳人脸上的一层面纱。清晨六点钟的平遥,是初升微温的太阳在石板上斜斜刻下古城的轮廓,是年过七旬的老人牵着喘粗气骡子的辔头运货,是莜面的香气在街头巷角弥漫。

  人间烟火活古城

  栲栳栳、圪扦扦、碗秃则,平遥的小吃名听起来匪夷所思,其实只是面食的“七十二变”。平遥当地的面食多使用莜面,做出来的面食有嚼劲,滋味十足。如栲栳栳便是把和好的莜面擀成几近透明的面片,然后放入蒸笼里蒸熟,洒上臊子或者蘸着酱料吃。

  北方人好面食,但南方人多有不惯。友人看见一笼笼栲栳栳一碟碟圪扦扦还十分好奇,等吃了两顿便面露难色。

  平遥史称龟城,城内布局多含风水深意,古城的街巷经纬交织,象征着龟甲上的八卦图案。走走停停,古城灰白的砖墙上多有精美的砖雕,刻着龙凤或是荷花等吉祥花草鸟兽,匆匆一瞥都是惊艳的旧时光。

平遥古城街景平遥古城街景

  南大街热闹非凡,满街售卖着各种小吃和手工艺品,不同南方古镇必卖的披肩银饰,平遥的手工艺品以泥塑、瓷器等为主。街道尽头,靠近县衙的城楼一面题为”观风”,一面题为”听雨”,颇有意趣。登楼远瞰,古城景色尽收眼底。入夜,街道上流动着串串灯火,看着摩肩接踵的人们和扰攘的讨价还价声,恍然间有种穿越回明清之感。

  那些以少数民族为特色的古镇,古镇内是具有地方风情的载歌载舞,古镇之外好似下了台卸了妆,一脸疲态。而平遥不同,一座自在的、活着的老城,有着千古风流,有着人间烟火。倘若人们追寻古镇是为了寻找自我,那我想,这样自在大气的地方,应是有着答案的吧。

文/记者李雨白 李少威 图/记者石忠情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