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考场外,领队老师给梳小辫子的考生拍照留念。 牛晨阳 摄图为考场外,领队老师给梳小辫子的考生拍照留念。 牛晨阳 摄

  原标题:“老师陪你们,直到进考场前一刻”

  高考前最后几天,尽管离开了学校,班级微信群里,师生的沟通依然在继续:老师们细致入微的叮咛,同学间相互鼓励和加油,像阵阵暖流,在每个考生心间流淌。学校不同,班级有别,但师生间的情谊是一样的。

  最后一次“唠叨”

  7日清晨,再次清点应考物品后,准备妥当的晓蕾在妈妈的陪伴下,赶赴考场。

  “叮咚”,同一时间,太原第十二中学1417班微信群成员,都收到一条“考前提醒”。“是老班。”晓蕾打开手机:“准考证、手表、中性笔……我都带好了。”晓蕾把手机交给妈妈,挥挥手,走进考点。

  输完最后几个字,张凯霞,这个学生嘴里的“老班”,轻轻吁了一口气,“8时整,孩子们应该都到考点了,这回真的是最后一次唠叨你们了。”早晨7时30分就到七中门外为学生送考,她心里还惦记着班里分配到不同考点的学生。6月6日下午,看完考场回来,1417班的微信群热闹起来:嬉闹与玩笑,缓解了考前紧张,其间不时夹杂着各科老师的叮嘱。

  “我再说一次,水壶不要放在桌子上……”“知道啦,放脚下。”张凯霞的叮嘱还没完,几个学生的回应已经伴着“鬼脸”涌了出来。

  “老班”“张妈”“掌门人”……在学生们眼里,班主任张凯霞老师是可以自由交谈的大朋友。高三这一年,张老师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尤其是考前这一周,孩子们免不了紧张,就想听我唠叨几句。”随便点开一个头像,就是长长一列聊天记录。

  “张妈,我紧张——”“别担心,你的努力,老师看得见,成绩也看得见。再说了,考不好又怎样?太阳照常升起,未来的路,又不止一条。”

  轻松仿佛可以传染,孩子渐渐笑逐颜开。张凯霞强调了几个注意事项后,“ @所有人, 散了啊,都睡觉去!”

  最后一次班会

  相比1417班的小喧闹,1405班的微信群,要安静得多。

  “昨天班会上强调的,明天出门前再检查一次。晚上10点上床休息。”群里没有人接话,不过刘斌老师知道,起码有一半学生在“潜水”。

  今年38岁的1405班班主任刘斌,是学生们私下里评出的全校“第一严”。正是这份严厉,三年里,这个入校成绩垫底的班,变成了全校拔尖。6月5日下午,高考生回校取准考证,每个高三班都开了最后一次班会。这次班会,刘斌老师用少有的温和语气说话。“孩子们居然纷纷要求我还是凶一点吧。或者喊我‘斌哥’,再给他们唱首歌。”“斌哥”,是刘老师在微信“全民K歌”里的昵称。孩子们善意的调侃,让刘斌的眼睛有了湿意,“我怕这帮机灵鬼看出来,赶紧拿出手机,留下一张合影。”

  这张合影,刘斌称之为“带着泪花记忆的笑颜”,把它贴在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祝福5班,吾班必胜!”几乎班里每个孩子都在下面点赞。

  张凯霞老师朋友圈的最新照片,是学生们自发打扫得纤尘不染的教室,讲台一角,养了三年的花格外显眼。“孩子们在花盆外面,套了一个盛满清水的脸盆。他们说,这样这盆花就可以在教室里呆久一点。”

  这一天,十二中的师生朋友圈,被高三各班的合影刷屏了。

  最后的一堂课

  进入6月,全市高考班的学生陆续离校备考。

  “与其说是离校,不如说,我们换了授课的方式和场所。”刘斌老师说。从1日早晨8时30分开始,高三各科的任课老师就值守在餐厅里,考生复习中遇到任何问题,来到学校,都能得到解答。

  下午5时30分线下答疑结束,而线上的答疑,没有人统计过进行到多晚。“每个微信班群里的各科老师,随时回答学生的疑问。”张凯霞老师笑着说,“很多学生只是对考试感到紧张,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老师熟悉的讲解,可以缓解他们的考前焦虑——‘别紧张,老师就在你身后。’”

  “不管能不能考上大学,老师对每个学生的学业,都会负责到最后一刻。”

  从6月1日8时30分到5日17时30分,这是高三全体老师给学生们上的最后一堂课,也是最长的一堂课;可能,也会是记忆最深的一堂课。

  记者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