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股价。不谈暴风影音。不谈文艺和情怀,如《尤利西斯》,或者《约翰·克利斯朵夫》。冯鑫只想谈谈暴风魔镜,虚拟现实,以及未来公司、未来商业的模样。他看到:PC时代,电脑取代了纸和笔;移动时代,手机成为生活和工作不可缺少的工具。冯鑫说,下一个风口,就是VR(虚拟现实)。或许VR不会取代谁,却能让生活和工作工具得到再一次延伸。

  奇点临近

  冯鑫在暴风影音之后二次创业,做暴风魔镜。当然,在尚不成熟的VR领域,魔镜还称不上出类拔萃,99元的定价甚至会让人想起小米手机。但在产品技术更迭迅速的现今商业社会,硬件短板会被很快补上。重要的是,暴风魔镜是冯鑫开启未来VR产业的钥匙,也是冯鑫尝试通过融合共生的方式来培育一个不同于现有模式的、具有新型公司组织形态的,甚至能孵化一个初生产业的试验田。

  要了解这个与未来做生意的冯鑫,我们需要不断回到他的过去。暴风影音就是冯鑫不能割裂的过去。

  在视频网站行业,严格说来,暴风并未跻身第一阵营。但它作为行业“活化石”——从装机必备软件,到在线播放客户端,再到视频网站,通过低成本的聚合工作以及对“技术流”和“体验派”的坚持,从互联网风暴的边缘走到中心。

  其实践的是“穷人”在寡头时代的生存艺术——谁说商业社会只有一条大道通向罗马?谁说BAT就是互联网唯一的生存榜样?

  当然,暴风那连续的29个一字涨停板同样让人津津乐道。

  我们选择在这个“风暴”初歇的时刻采访冯鑫,不是为了讨论暴风的股价奇迹能否延续,不是去判断冯鑫关于未来公司的狂想能不能实现,或者去为他的大胆鼓一次掌。我们想要做的,是以暴风回归A股为节点,向前向后延展梳理,直至寻找出一个逻辑,即一个有着自由意志的人如何用自己的方式通向未来。

  上市与避世

  采访冯鑫,是在他位于海淀区学院路首享科技大厦13楼的办公室里。透过三面落地玻璃窗,能看见北京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和远处清晰可见的西山。

  两个多月前的3月24日,暴风科技正式登陆A股创业板,成为国内第一家从VIE结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那天对于冯鑫来说,也是他十年创业生涯中难得的好天气。

  暴风股票持续涨停,总市值已高达110.47亿元。而其PC时代曾经的盟友、视频服务的对手,200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迅雷,市值不过5.5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58亿元,约为暴风科技的1/3。冯鑫顿时成为焦点。

  但他推掉接踵而至的采访邀约,回到山西老家的老屋,带了几本他钟爱的书:《道德经》、《尤利西斯》和《约翰·克利斯朵夫》,每天看看书、听听佛乐和轻音乐,极不情愿地开机一小时处理工作。更多的时候,他在打坐思考。

  这些举动被外界解读为,冯鑫在疯狂的股市中保持冷静的一种方式。

  人在突然面临人生的直线上扬时,是需要冷静。但闭关之于冯鑫,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有好几年,冯鑫每年都会去一趟重庆的缙云山,在那里呆上十几天。

  在人生的某些关键时刻,冯鑫总需要借助这样的方式,跟自己的内心做一次对话。

  雷军的诊断书

  冯鑫的朋友圈里,名人太多。跟雷军、周鸿祎、江南春、孙陶然……这些或风格突出、或个性张扬、或意志坚定的大佬们相比,冯鑫曾被形容为“销售型人格”。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不那么适合创业的意思。

  雷军曾指出冯鑫的三个“弱点”:第一,不懂管理;第二,不懂资本;第三,站得不够高,看得不够远,没有给企业找一个足够大的战场。

  雷军至少说对了一点。冯鑫自己也承认,他确实不懂管理。

  在创业之前,冯鑫是金山的销售经理,当时雷军是他的上司。冯鑫是个好销售。在金山的时候,他负责西部地区的业务,业绩甚至超过了华东和华南总和。

  但冯鑫不是一个好CEO。虽然暴风曾经辉煌过,巅峰时期暴风装机量超过15亿次,占有国内播放器市场70%以上的份额,但这跟冯鑫的管理才能没有太大关系,起主要作用的是其他因素。

  首先是因为选对了市场。当时,互联网创业的几个主要方向——搜索、下载、杀毒都已经有人深耕,唯有需求量巨大的播放器领域,除了Windows自带的播放器,还没有强手。而Windows自带的播放器难以满足多种格式视频的播放需求,这给了冯鑫机会。

  2005年,冯鑫创立酷热科技,推出了可播放格式超过100 种的播放器,半年时间就覆盖了全国将近20%的电脑。两年之后,他收购了当时炙手可热的播放器暴风影音,更名暴风网标,使得可播放格式超过400种,装机量达到千万量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