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碗茶。”白居易的《两碗茶》写尽了茶与生活的重要况味。一直以为,中国的著名产茶地都在南方。

  陆羽的《茶经》开首第一句就是:“茶者,南方之嘉木也”。意思再明白不过:好茶、名茶都出自南方,北方不产茶。山西地处北方内陆,历史上没有产茶的记载。

  山西真的不产佳茗吗?其实不然。

   山西绿茶亮相茶博会

  8月13日到17日,2015第五届山西茶业茶文化博览会在太原举办,以云南茶为代表的普洱、红茶等茶类占据了大多数展位。尽管数量上占尽上风,但却不是最大的赢家,不少展位门可罗雀。相较之下,由我省原平市晋元茶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毛建茶,带着浓浓晋味,为观展群众和客商带去了一次味觉冲击。

  展会举办期间,尽管该公司的展位屈居展厅一角,而且只是一个单开门的标准展位,但展位前总是人头攒动,这一现象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包括新华网、网易、搜狐、中国网、中华网、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茶多网、伴夏茶网等媒体或直接报道或转载了相关报道,直言“晋元”毛建茶填补了我省无原产地绿茶的空白。

  毛建茶究竟有何来头?

  原来,毛建茶是以我省原平市西北山区特有的野生岩青蓝为原料加工而成的。岩青蓝学名毛建草,俗称毛尖。有文献记载:毛建草,唇形科植物,青蓝属,多年生草本,为桃形单叶,叶面有微茸,叶脉清晰,绿色,开紫蓝花,多生于海拔650米至2400米的高山草原、草坡或疏林下阳处。由于该草具香气,可代茶用,自古以来忻州市老百姓就有采摘、熬制、饮用毛建茶的历史。常喝此茶有助于消食化积,因而在当地广为流传。

  据了解,当地传统的泡制毛建茶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每年伏季采集嫩叶,放在瓷瓮中沤制,然后反复上笼蒸晒,即成饮品,此茶色泽暗红。二是冬春经霜雪冻踏后采集,由于数九天霜雪消除了叶中的苦涩味,因而采回后可直接饮用,茶水呈黄红色。

  “当地老百姓土制的毛建茶属于红茶的范畴,而我们‘晋元’毛建茶则是一款绿茶。纯天然、纯绿色、无添加,汤色清亮、口感香醇。”晋元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郄顺来告诉记者,该茶的制备方法作为发明专利,已被国家专利局正式受理申请。产品不仅通过了国家相关部门的认证,而且开创了毛建草在我国成为绿茶代饮品的先河。山西省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中国商业联合会饮料茶叶商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农业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等机构均对“晋元”毛建茶进行过检测,结果显示:该茶应检的各项卫生、理化指标均符合国家有机茶标准。以农业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为例,送检的“晋元”毛建茶其茶多酚的含量为12.6%,高出全国茶叶平均值0.6个百分点,特别是对人体有益的钙、铁、镁的含量都远远高于全国茶叶的平均值。

  大胆创新毛建茶由“红”转“绿”

  郄顺来,土生土长的原平人。他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好钻研,好琢磨,而且身上有股子闯劲。2010年,偶然的机会郄顺来结识了两个陕西汉中的朋友王艳(化名)、王馨(化名),带着他们一起回到老家采药材。一天饭后,王艳觉得肠胃特别不舒服,郄顺来见此情形,一边安慰她不要惊慌,一边取出自家存储的毛建茶(红茶),泡好一杯浓茶让其喝下,没过一会,身体有了反应,先前那种憋胀的感觉逐渐消失了。王艳对此茶赞不绝口,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这茶还能调理肠胃,这么好的茶要是拿到市场上一定好卖。”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第二天,郄顺来就拿着毛建茶到山西省食药监局进行检测,“我就是想看看这些用土办法做出来的毛建茶符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是不符合国家标准,就不能拿到市场上去卖”,结果令人失望,卫生指标很不理想。

  毛建茶是好东西,但如果不经过科学的采摘、加工,就谈不上开发、推广。关键时刻,王艳、王馨这两个自幼生长在茶乡且对制茶技艺并不陌生的有心人站了出来。三人经过一番筹谋,决定大胆革新,利用毛建草制作一款绿茶。说干就干,三人筹集资金十余万元,在郄顺来的小院里盖起了五间小平房,买回小型杀青机、揉捻机、烘干机等制茶设备。因为资金短缺,他们还就地取材,自己动手制作了一些简易制茶工具,包括笸箩、大水桶等。

  2011年7月的一天,郄顺来的茶厂开工了。要制茶,首先得有原料。他们在家门口贴了告示,高价收购毛建草,可惜应者寥寥。王艳、王馨都是急性子,当天晚上就骑着摩托车到周边村镇贴广告。第二天一大早,乡亲们蜂拥而至。短短几天,就收购了七八千斤毛建叶。因为人手不足,郄顺来他们只顾着过秤、结账,没有对毛建叶的质量进行把关,有些老百姓为了增加分量以谋利,在毛建叶里掺杂了石块。更要命的是,因为经验不足,他们把收购回来的毛建叶堆放在一起。要知道,作为绿茶的原料,当天采摘回来的毛建叶必须当天加工,堆放在一起未及时加工就会发热变黑。等他们准备加工时,才明白自己犯了大错。就这样,七八千斤毛建叶损失了大半,最后勉强产出了700多斤毛建茶。郄顺来品尝后对自己的茶叶相当满意,兴冲冲地再次来到山西省食药监局,经过检验,茶叶已经符合卫生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