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来自虢国的青铜重器;近50件套带有铭文的青铜器物……12月9日,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对外发布,在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北白鹅村发现一处两周之际位于成周王畿之内的周朝王卿高级贵族墓地,这些考古成果令人振奋,也带给学术界很大的震动。

  北白鹅墓地位于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英言乡北白鹅村(现为英言镇白鹅村)东,2020年4月至12月,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运城市文物工作站、垣曲文物旅游局对垣曲北白鹅墓地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为1200平方米,共发掘墓葬9座,灰坑17个,出土500余件套各类文物,最重要的收获是发现带有铭文的铜器近50件套,铭文内容丰富,文字清晰,计14篇。

  据该考古项目负责人、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及耘介绍,该墓葬群墓葬形制皆为竖穴土坑墓,南北向。9座墓葬中1号墓、5号墓和6号墓为大型墓,墓葬开口均在6×4米以上,其余均为中型墓。1号墓的葬具为一椁两棺,西北角开口2米处见有殉人陪葬,殉人无下肢。5、6号墓被盗仅留有椁,中型墓葬具皆为一椁一棺。所有墓葬中7座有腰坑,5个见有殉狗。

  此次发掘墓葬级别高、规模大,出土器物种类丰富,包括铜、玉、石、漆、陶、骨、蚌贝、铅、金、漆木、皮革、麻绳、竹等各类文物总计500余件套。其中,礼器类有鼎、甗、簋、盨、铺、罐、鬲、盘、盉、方彝、匜、壶、罍、尊、爵、觯、杯、勺等,礼乐器有编钟和石磬。

  北白鹅墓地出土器物中,有一件“匽姬”甗最为夺目,因为在甑部近口沿处后腹内壁中,铸有铭文3行11字,内容为:“虢季为匽姬媵甗/永宝用享”。说明这是虢国为名为“匽姬”铸造的一件青铜器。这件媵器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用于送嫁的礼器,相当于是一件嫁妆。但是“匽姬”为何人,虢国的青铜重器又为何出现在山西垣曲的周朝贵族墓地中?这无形中给墓主人的身份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但今天的这些疑问只是一种假设,还有待考古工作者的进一步分析和研究。不过另据考古工作者分析,北白鹅墓地的出土器物与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和陕西梁带芮国墓地在铜器制作、器物形制和纹饰运用等方面极为相似,结合墓葬形制,推断这9座墓葬时代当在春秋早期。

  在其中一座墓室中,还出土了一件“铜盒”,体量不大,做工精致,盒身上有鸟纹,盒底还有老虎的样式。最为精巧的是,盒子盖还能打开,里面盛有红褐色的物体。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杨文胜表示,这充分证明墓主人是一位女性,而盒内物体,有可能是香料或者是化妆用品。此外,这个盒子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的时代背景,“在商代,女性还有比较高的地位和权力,但是周王朝讲究礼制文化,即便是贵族女性,已没有办法使用青铜器了。这个盒子统称为‘弄器’,就是贵族女性为了彰显身份和地位,来殉葬的一些器物,她们尽可能地把这些器物弄得精美化,来体现自己的存在感。”

  M5墓室内出土了一件铜编钟,与以往编钟相比造型略有不同。对此,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教授张昌平说,这个编钟的纹饰属于长江下游、江淮地区应有的特点。“有意义的是,过去,山西和长江中下游以及和长江地区的联系,是晋和吴、晋和楚的联系。相反,在春秋早期就和对方建立联系,还比较少见,这件编钟或许就是特别好的文化交流的案例。”此外,在M6墓葬中出土了写有铭文的4件“夺簋”,从器形上看,属于西周中晚期和晚期偏早阶段,但是该墓葬年代却属于春秋早期。为何春秋墓葬埋了西周的器物,4件簋或许是祖传?也或许是一种传承?这还有待考古工作者的进一步研究。“这涉及到整个家族的社会阶层变化,值得期待。”张昌平说。

  据悉,本次发掘对研究和探讨两周时期的政治格局、畿内采邑分封制度及晋南地区两周时期的埋葬制度、人群族属、社会生活等提供了新的资料参考,对探索晋南地区文明化进程与中原地区的联系都具有重要意义。

  1、北白鹅墓地出土的青铜重器“匽姬”甗。

  2、一座墓室中出土的“铜盒”。

  3、M6墓葬中出土的“夺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