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引领创新,创新驱动发展。12月1日-4日,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组织35位院士专家走进三晋大地,为山西“优化创新生态、助推转型发展”把脉问诊、献策支招。20位“两院”院士和15位专家教授围绕“十四五”规划论证、创新生态评估、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重大创新平台建设、现代农业发展高地打造、“双一流”高校学科建设、重点临床医学专科建设、生态修复治理和污染防治、人才强省战略实施等9个方面内容展开咨询服务,带来了一场为转型发展赋能增势的人才“及时雨”。

  国产大飞机C919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要以开放态度融入全球航空产业链之中

  伴随着国产大飞机C919试飞成功,其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也进入大家的视野。去年底,吴光辉受聘太原理工大学航空航天学院成为该院的名誉院长。从事航空航天事业四十载,让首架国产大飞机冲上云霄,这背后必然有创新的力量在驱动。在吴光辉的眼里,飞机发展从传统走向现代,整个过程都在创新。正是创新驱动人类研制出越来越好的飞机,或者说在市场竞争中,创新是发展的源泉。

  以通航产业为例,山西应该如何打造创新生态的技术体系?吴光辉认为,应该建立一条全产业链。有机场、飞机、航空运动学校,这些远远不够。打造完整的创新链,包括从飞机研发到运营到客户的培养再到服务,甚至整个过程中的人才的培养。所以对山西来讲,通航的发展应该是一个全产业链的发展。国家要求山西成为通航示范省,就得以通航强省的标准引领整个通航产业的发展,这就需要通过创新的手段来促使山西在通航产业中形成一套可复制、可借鉴、可推广的经验。

  飞机的原料、辅料可采购,把原料按照自己的思路做成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菜,山西该如何借鉴国内外的先进技术来实现自己的技术创新?吴光辉以C919的研制为例阐述:“我们要借助国际的力量,以一种开放的态度,融入全球的航空产业链之中,并且把全球的力量尽快运用到自己的航空产业上,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才可以更强大。对山西通航来讲,我觉得也应该是这样,能把好的技术、好的东西,把所需的人才、设备,甚至制造企业引进来,吸收、消化、创新,会对产业发展有很大的帮助。科技创新的竞争本质是创新生态的竞争,按照生态的重塑性架构,山西还应该有短板要补。”

  吴光辉认为,创新生态与科技应该是相辅相成。山西要补人才短板,让科学家能够安心做科研,就要营造出良好的科技环境。他特别指出,打造优质创新生态一定要建立容错机制,允许犯错,甚至有时候要鼓励科研试错,在无数次试错过程中可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蔡荣根:以强化基础研究助推高质量转型发展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需要一些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蔡荣根就是这样一个立志要仰望星空的人。在他看来,要了解诸如暴胀、暗物质、暗能量、引力波等等这些宇宙学中的大学问,就必须先进行基础研究,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头,是推动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的主引擎。

  在长期从事基础研究的蔡荣根眼里,山西是资源大省,要从资源大省变身创新大省,科技的支撑作用不可或缺。科技创新包罗万象,就像一个生态链环环相扣。基础研究是创新之本,不光是产生知识,也会催生许多新的方法,如果将这些新的知识、新的方法应用到各行各业,必将推进经济社会发展。他认为,山西加强基础研究必须要结合地方特色,山西作为能源大省,跟煤有关的碳基材料、清洁能源研究就应该加强投入,蓄力攻关;地方的优势要结合国家站位,必须通过加大投入、建设平台、引进人才,在国家创新体系里面占据自己的位置。

  目前,山西正在筹划建立以国家级省级重点实验室关键核心的技术创新平台体系,力争建成一到两个重大科学装置。多年大学任教经历是蔡荣根难舍的情怀,眼下院士团队选择与山西大学在前沿科学引力波研究上开展紧密合作。他说,“大学是基础研究的源头,是新兴技术或者产业的一个孵化器。从基础研究到应用基础研究再到成果转化,各个节点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一个创新链就能完成。”

  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崔继文:把一流学科优势转换为一流人才培养优势

  中北大学仪器与电子学院是以科研为特色的品牌学院,2017年入列为省“1331”工程“一流学科”建设,该院的相关研究成果已服务于神舟系列、嫦娥系列等国家重大航天工程。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崔继文教授与中北大学仪电学院有着相似的研究领域,曾多次带领团队攻克国家级、国际性重大项目。近年来,仪电学院承担国家级重大项目的能力已经跻身全国一流水平。

  如何把一流的学科优势转换为一流人才培养优势,崔继文深有感触。他认为,首先要有人才,一个团队需要有不同梯度的层次,既有学术带头人,也要有中坚的力量和后备的力量。其次,要有大的平台,国家级、省部级平台是科研工作的基础。在这两个的支持之下,根据国家的战略需求申领重大的项目,在大项目实施过程中再进行对人才的提升、培养,对后备人才的发展,最终才能形成大的成果。

  高校在培养人才方面应该承担起怎样的责任?崔继文认为,高校在培养人才时应给予相应的任务,让他们能实实在在为国家需求做出努力;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则要建立容错机制,让他们大胆去做,放开约束,用创新的想法大胆解决难题;加强合作,特别是加强和国外的知名机构、知名学者的合作关系。给年轻人任务,让他们在任务当中成长,最终完成任务,这是一个双赢的过程。

  近年来,哈工大与中北大学仪电学院交流互通由来已久,中北大学有很多的学生本科毕业后选择到哈工大进一步深造。科研上,双方互相合作,当一方出现困难的时候,另一方则全开放、无死角、毫无保留互通给对方,以合作和交流的方式实现相互促进、相互提高。

  高层次人才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证。“十四五”是新发展阶段的起步期,也是山西“转型出雏型”的关键期,山西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需要创新、渴求人才。院士专家的真知灼见号准了我们的脉,打开了我们的思路,充分发挥了高层次人才“思想库”和“智囊库”的作用。借助这次“院士专家山西行”活动,也再次丰富了山西的人才生态圈,将为山西高质量转型发展赋能增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