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时期是山西新旧动能转换力度最大、成效最为显著的一个时期。但山西碳排放总量仍居全国前列,10年内完成碳达峰任务异常艰巨。”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山西省发展改革委主任刘锋代表的一席话,引发了代表们的思考。

  是一条“煤路”走到底,还是“八柱擎天”促转型?高质量发展成为山西代表团讨论的焦点。

  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吕春祥代表认为,发展高性能碳材料产业,对山西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山西是我国高性能碳材料的重要研发和产业基地。未来,要把新一代高性能碳纤维及其复合材料、高性能石墨等高性能碳材料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建设高技术攻关、产业、应用的项目集群。”

  “十三五”期间,山西以风电、光伏为主的清洁能源装机容量较“十二五”增长2.4倍,新能源利用率达到97%以上,相当于每年节约标煤2100万吨。

  山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武宏文代表表示:“聆听了政府工作报告,我有坐不住、等不起、慢不得的感觉。今年我们还将推进200个数字经济领域牵引项目建设,建成1000个智能化采掘工作面,建设10座智能化示范煤矿,培育200个智能工厂和数字化车间,以数字化智能化推动高质量发展。”

  转型怎么转?山西另一张亮眼名片——有机旱作农业,正成为农业高质量发展的一大引擎。

  在山西农业大学副校长王娟玲代表看来,科教与产业面对面,政产学研用贯通,科技经济一体化是其中的要诀。“农大拆掉了‘围墙’,科研人员、专家教授走出象牙塔,创新创业学院、基因研究所像珍珠一样散落在‘农谷’,一大批抗旱种业、生物肥药、降解地膜、功能食品等企业集聚在周围。这样的改革布局,产生了从物理到化学的反应。”

  转型往哪儿转?除了传统产业改造提升,还要打造可持续的生态产业体系。

  “近年来我们把建设绿水青山的过程变为贫困群众增收致富的过程,深切感受到不负绿水青山,方得金山银山。”忻州市委书记郑连生代表说,以岢岚县推进以沙棘为主导的特色林产业建设为例,全县人工和野生沙棘林达49万余亩,可以生产沙棘果汁饮料、凉茶等七大系列30余种产品,打造出一条“种植沙棘、固土保沙、改善生态、发展生产、农民增收”良性发展的循环产业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