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吕梁两大山区曾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的2个,山西58个贫困县曾占全省县级行政区的“半壁江山”。脱贫之后,乡村振兴怎么干?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来自山西农村的几位代表打开了“话匣子”。

  来自山西省汾阳市贾家庄村的邢利民代表说:“中央把巩固脱贫成果与乡村振兴结合起来的要求,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邢利民认为,当前农村关键要抓住“三力”。“乡村振兴的根本是激发乡村‘自身活力’。发展好产业是抓手,有了收入和前景,就不愁吸引不了人、留不住人;用好‘国家外力’也很重要,要主动融入国家发展战略;还要汇聚‘社会合力’,盘活农村资源,真正让农村的热土热起来。”

  要引入社会资源,首先要解答好“投资困惑”。

  山西省右玉县张千户岭村村委会主任、张千户岭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宏祥代表说:“我所在的晋北地区,相对地广人稀,有广阔的农牧交错带,畜牧业发展空间大。当农民有土地流转意愿,专业人士也看中自然条件时,如何做好双方对接,解决好投资者的后顾之忧显得十分重要。”

  “我们合作社现在的智能生态牧场,土地都是从一家一户流转来的,我希望能探索形成一套更便利的机制,让投资者放心将生产要素投入农业一线,让农业高质量发展、农民持续增收的动力更足,后劲更持久,农业现代化、智能化得到加速。”张宏祥说。

  脱贫攻坚的过程已经表明,人才是形成农村发展“带动力”的关键要素。推动乡村振兴过程中,如何让人才愿意来、留得住?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东下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建国代表说:“目前来看,给确有才干、能出成绩的村干部以‘出路’,有助于人才向乡村流动。比如,可以畅通农村干部向公职部门‘流动’的渠道,到期考核不必通过考试,而是考察工作实绩和才干,让‘不擅考试擅干事’的人也有机会。”

  张建国接着说,还可以继续鼓励退休干部回村担任村干部,这也有助于解决农村人才“单向流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