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对科学感兴趣

  在采访快结束时,刘慈欣突然两次向我郑重声明:“你不要以为你总结的‘科幻是为人类应对大灾难而存在的’,就是我的科幻观。不,我对人不感兴趣。我研究他们仅仅是因为科幻小说必须写故事,而编故事必须写人!”

  你还干过什么坏事?一件也没干过。不过,为了体验坏人干坏事的感觉,真还……不说了,不说了,不是说还没到说的时候嘛!忍不住说出来了,你也别写。

  好人干好事,你如何体验?刘慈欣不用刻意体验,他的朋友中有一大帮理想主义者,一帮超人,他自己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不仅关心着人类的命运,还对宇宙有着很深的终极关怀情结,他就是一个大超人。

  那刘慈欣对什么感兴趣呢?他“大声武器”地对我吼道:“科学,我只对科学感兴趣!”

  刘慈欣是一个对技术、对工业文化很崇拜的人,觉得那是一种很神圣、很精致、很严格和很大气的东西。他说,量子力学、生命进化的神奇和美,理论物理、数学的诡异,是任何描写人性美的文学作品无法比拟的。科学大气磅礴,人性小气猥琐。他还说,对科学,特别是对理论物理学的崇拜,对发掘科学中美的向往,对解开宇宙之谜的渴望,是他献身科幻事业的根本原因。

  刘慈欣还说,将科学的美用文学展示出来,我至今还没见到有哪部作品真正可以做到,包括我自己也没有做到。

  在我结束采访,走出大门的时候,刘慈欣对着我的背影再一次郑重声明:“我对人不感兴趣,我只对科学感兴趣!这才是我的科幻观!”

  本文摘选自《中国百年科幻史话》,董仁威 著,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版